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林涛楚梦雪 >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守坟老人
    已经完全被自己这一掌几乎给瞎懵的朱强,就在林涛几乎腐蚀掉他整条手臂的时候,眼看要拍到胸口位置。

    朱强的身体,却以一种让林涛头皮发麻的速度。

    唰!几乎零点一秒都不到,就倒退了三十多米。

    这是什么身法?

    这是什么速度?

    “想跑?”

    感受着维持不了太久的假真元,已经开始波动了起来,林涛几乎在顷刻间,脚尖狠狠一拧地面。

    身体速度,达到一个恐怖的极致,迅速追击而上。

    但这一次,朱强没有再退。

    可林涛也没有直接将朱强一掌灭杀。

    因为,一个黑乎乎宛如匕首的一样的物体,突然横亘在林涛面前。

    是的,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

    “什么东西?”

    冷不丁,林涛都被吓得一身冷汗。

    不过,毕竟是凡物。

    在林涛一掌之下,焉有存活之理?

    只是,这匕首一样黑乎乎阻拦之物,虽然看上去只是普通物件,但其上所覆盖的真气,却在触碰的瞬间,让林涛心脏狠狠抽搐。

    “好强!”

    心头惊呼一声。

    同一时间,一道雷霆般的冷哼在林涛耳边炸响。

    “哼!”

    像是威胁,像是警告,又像是一种不满的情绪表达。

    林涛没有再追上去。

    因为,他不仅感受到一股压抑程度,远超年江一的恐怖真气锁定了自己,同时,朱强再次后退。

    同样是那让林涛内心发颤的恐怖速度。

    几乎就在冷哼落下的同时,林涛根本就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朱强已经诡异的再退三十多米距离。

    直接出现在了阴阳囚大阵范围之外。

    与此同时,当林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闪烁不定,坚持不到一秒,便随之熄灭的假真元后,也抬头,用一种极其忌惮的目光,看向朱强身侧。

    是的,不是朱强。

    假如说,朱强有什么宝物,能够让他达到那种恐怖的速度后退的话。

    那么拦住自己的黑色匕首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那可怕的真气锁定;那雷霆冷哼又是什么?

    答案,显然不是朱强本人。

    而是站在他身旁,一个脸上带着几分阴沉的老者。

    一身宽松的黑色长衫,宛如古人一样,黑白驳杂的长发被简单用布条竖起,年纪看着倒是不大。

    可是,他的现身,却让无数旁观,一脸愕然。

    要知道,是他,将朱强从林涛手中,活生生给救了下来。

    这份实力,该有多么恐怖?

    “咕噜~~~”“这,这林涛,太可怕了?”

    “那泛着白光的一掌,是什么招式?”

    “从未见过,指不定就是他的道德传承。”

    “也许吧,太狠了!”

    “是啊,雪兰骑士,一掌直接就洞穿胸口,朱强前辈,直接整条右臂报废……”“啧,若非那黑衫老者现身,就朱强的实力,怕是比雪兰骑士好不了多少。”

    “对了,你们谁认识这黑衫老者?”

    “实力这么恐怖,怎么从未听说过?”

    震撼,惊悚!一片鸦雀无声的注视下,很快,上百名旁观武者,便面色骇然,口齿发干的艰难从那被洞穿胸口,瞬间毙命的雪兰骑士身体上收回了目光。

    转而惊疑不定的看向整条右臂报废的朱强,以及他身旁那个来历极其神秘的黑衫老者。

    当然,还有更多的人,则是瞠目结舌,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那表情阴沉而凝重的林涛。

    一掌,雪兰骑士毙命。

    一掌,朱强哪怕是被神秘高手挽救,却仍然右臂报废。

    那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实力,实在看得让心惊肉跳。

    这特么是什么实力?

    这一下,可不止那迷迷糊糊的后天境,看不出其中门道。

    一群宗师境,无不是被吓得心肝狂跳。

    “二阶也没有这么恐怖吧?”

    “指不定是三阶……”“怎么可能,林涛才多大年纪?”

    “是不可能,不过现在不要关注这些,接下来,啧,不虚此行。”

    “守坟老人,多少年都没出现了!”

    “是啊……”正所谓境界不同,关注点自然不同。

    那是因为他们视野,所能看清的东西不同。

    在要命的危急关头,挽救朱强的那神秘黑衫老者,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只是本能的感觉非常厉害。

    但实际上,哪怕在场如此之多的宗师境,能够认出这黑衫老者的,却也寥寥无几。

    当然了,真的认出来,也没有人顾得上惊骇于林涛之前一掌灭杀雪兰骑士的震撼场面,而是心情无比复杂而唏嘘的感慨着之前的景象。

    “啧啧,这林涛,这牛逼,敢对守坟老人出手。”

    “谁还记得上一次,守坟老人,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错,你应该回忆一下,上一次,三阶大佬,是什么那年那月公开出手的。”

    “这个不用猜,肯定是暴脾气的黄泉陛下……”……寂静的森林之中。

    宗问突然低声开口道:“还不动手?”

    一旁霍雄,目光死死看着黑衫老者,正在给朱强那血肉模糊的断臂止血动作飞快止血道:“你有我这实力?”

    “什么意思?”

    “你若是有我这实力,咱俩出去联手林涛,怕是还能与那守坟老人对峙一下,否则,一旦动手……”霍雄唏嘘的摇了摇头道:“别以为我胆小,我是为你着想。”

    “嗯?”

    “一旦咱俩出去,相信我,身为最弱的一个,你被守坟老人杀死的概率,很高的。”

    听着霍雄独特的关切提醒。

    宗问翻着白眼,撇了撇嘴。

    说我弱就弱,至于找那么多理由吗?

    “不过来的来了,不出手也说不过去,如若这样,以后怕是林涛可不会给咱俩好脸色看啊。”

    听着宗问低声嘀咕。

    霍雄无所谓道:“再看看局面,说不定,打不起来……”“你确信?”

    宗问瞳孔骤然一缩,看向那距离林涛四十多米外,结束了给朱强治疗伤势的守坟老人,反问道。

    不过,这一下霍雄可没有回击。

    实际上,几乎所有旁观者,看到这一幕,都精神一震,瞪大双眼,一秒也不敢松懈的看向那黑衫老人与朱强。

    “师傅?”

    鲜血止住了,真气也不再紊乱了。

    可朱强更加暴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