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26章 冰肌美肤膏
    叶城医院,外科病房。

    和阿桑可怜兮兮的举着如猪蹄子般的右手,“陈主任,你确定缝合的时候用的零号线吗?千万别落疤……拜托拜托!”

    陈沪生,叶城医院外科主任苦笑不得看着和阿桑,“和老板,不落疤这事我可不敢答应……”

    和阿桑连连摇头,将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不行,我是做珠宝首饰生意的,经常要给客人展示珠宝,这手要是落了疤,我把手往人家眼前一伸……”

    和阿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到陈沪生眼前晃了一下马上又缩回,“你看看,歪七斜八的像给狗啃了几口,这怎么见人啊!”

    这时,一个三十来岁看起来很精干的青年走进病房,来到和阿桑面前伸手握住她的小臂轻轻用力将手压低,“陈主任别理她,她就是矫情!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大不了伤好了弄个纹身好了,我看伤口的走势和分布,纹一朵花正合适!”

    和阿桑顿时不乐意,眼睛一瞪就要发火,那青年一板脸,“别闹!”

    和阿桑眼圈一红,咬牙切齿地吐出冷冷几个字,“我不想看到你,滚!”

    那青年脸上露出一丝讪笑,“阿桑……”

    和阿桑从喉咙间发出一声低吼,虽然声音不大却透着和阿桑无穷的委屈与怒火。

    “叶海波,你给我滚!”

    叶海波见和阿桑真的发怒只得尴尬的举手在胸前,“好,好,你先冷静下!”说完就狼狈的走出了病房。

    一名带着黑边眼镜看起来温文儒雅很有气质的中年人便走到他身侧,叶海波咬牙切齿的道,“怎么伤得这么重?”

    那中年人尴尬的舔了舔嘴唇,“是我们大意了。那些人也只是想吓唬吓唬阿桑,没想到阿桑反击时下手太狠,结果那帮小混混打红了眼,还好我们的人出来的快……”

    “警方定的什么调子?”

    “鼓励正当竞争,打击欺行霸市恶势力,除恶务尽!”

    “梭恩与貌昂奈温失踪了那么久了,怎么突然冒出来伤人呢?而且受伤的都是与阿桑这次受伤有关的人,伤势也是手指粉碎性骨折,只不过加了倍……我怎么觉得有帮阿桑报仇的味道?”

    叶海波说着说着突然住嘴,因为他看到戴着口罩的安宁双目含霜的走了过来,手中还捧着一束鲜花。

    叶海波心中大吃一惊,急忙笑吟吟地迎上前,“安宁啊,好久不见,我听说你现在住的院子准备租出去?”

    虽然心中的火气已经发泄了许多,但安宁见叶海波一见面不谈女朋友的伤势而是关心房子的事情,心中不由一阵腻歪便没好气的瞪了叶海波一眼。

    “管你什么事?”

    叶海波没想到安宁脾气突然这么暴躁,微微一愣神,安宁已经绕过他进了病房。随后就听到和阿桑先是惊呼了一声,然后便是抽泣声以及安宁柔声安慰的话语传出。

    叶海波黑着脸靠在墙壁上,仰面朝天不知在想什么。

    病房内,和阿桑的情绪慢慢地平复了下来,左手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不好意思的对安宁笑了下,“现在心里舒服了,就是手疼!”

    安宁认真地点头道:“这就是女人平均寿命超过男人的原因,眼泪排心火!”

    和阿桑噗嗤笑了出来,随后便听到安宁轻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哭累了就睡会吧,醒来手就不疼了!”

    一阵强烈的困意袭入了和阿桑的大脑,她只来得及喃喃地说了句“是啊,我困了……”,然后就闭上了眼睛,而空气中似乎有一双无形大手托住了她,缓缓地将她托到了病床上。

    安宁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滑腻如脂的白色药膏,随后那药膏如果冻般颤抖了几下消失不见,而此时熟睡中的和阿桑却下意识的甩了几下伤手,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几句“好凉……好舒服……”

    “肯定舒服啦,冰肌美肤膏可是上古女修士们最喜欢的美肤祛疤良药啊!”

    安宁神识从和阿桑的伤口上扫过,见伤口上的白色药膏已经全部渗入了皮肤下,得意的笑了几声便起身走到了病房门口突然拉开了病房门。

    将耳朵贴在房门上的叶海波猝不及防下被安宁逮了个正着,颇有些恼羞成怒的问道:“你们在里面做什么?”

    “做你想的事情啊!”

    安宁鄙夷的瞄了他一眼,抬脚先前走了一步,上臂肌肉与叶海波肩头碰触的瞬间突然抖动了一下,叶海波感到一股庞大的力量在他肩头上狠狠地推了一把,向后踉跄了几步后狼狈的跌到在地。

    安宁向前走了几步,俯身盯住叶海波的眼睛,悄声说道:“阿桑姐看人的眼光真一般,居然会喜欢上你这个心比厕所还脏的人?”

    叶海波还想毫不示弱的与安宁对视,结果他的眼睛刚接触到安宁的视线,便感到一阵寒意如小刀般划在了他的眼球上,便下意识的避开了安宁的注视。

    随后,他感觉腋下突然出现两道力量,然后他就像个被大人托在腋下举高高的小朋友般被安宁拎起,又被重重地放在了地上。

    安宁在医院安保人员的注视下,笑眯眯的伸手在叶海波衣服上拍了几下,“那么大人了,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一名安保看了看安宁,试探的对叶海波问道,“先生,你没事吧?”

    我能说有事吗?

    叶海波目光转动,恰好看到自己下属投来的带有浓浓担忧的目光,心中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没事,不小心撞到了!”

    安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算尽职尽责,尽管叶海波说没事,但他还是站在了原地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安宁笑着在叶海波肩头拍了几下,迈开大长腿快步离开了这里。

    古城汽车站停车场,安宁刚刚停好车便苦笑一声,飞快地从空间中取出一个物体放在后座上。

    钱邦云走到安宁面前,“你去哪里了,关机这么久也不跟所里通报行程?”

    安宁没搭理他,绕过他后打开后车门抱出一个整理箱,从一堆泡沫中拎出一件根雕在他眼前晃了晃,“找地儿闭关雕刻去了,这是你想看的那个根雕……来,看看吧,待会就见不到了!”

    钱邦云的视线刚落在那根雕上便脸色大变,“你居然把它刻出来了,你见过它?”

    安宁瞥了瞥嘴,“真稀罕,知道网上有句话叫好人一生平安吗?”

    钱邦云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来之前的一些怀疑被安宁手中的根雕削弱了很多。

    闭关雕琢出神韵十足的作品,似乎也说的过去啊!

    随后,他警惕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上次说过了,我现在要交作业,找人给老师带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