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23章 宿营遇袭
    安宁从大道顿悟中醒来已经深夜。

    在摸到了节奏与律动的大门后,可以说,他的修为虽然没有太大进步,但对力量的控制以及对祝之道的感悟都有了突飞猛进。

    细心地收好物品,将冰洞内一切痕迹清理干净,安宁从万仞冰川上一跃而下。

    伴随着口中发出的欢快呢喃声,山体上传出一道道波动,犹如在山与山之间搭起了一座无形的滑梯,将安宁平稳地送出了群山,送到了金沙江大拐弯观景台旁的马路边。

    清洁如新的牛头车出现在马路边,一路向西。

    安宁专心开着车,神识以及神通护体,足以让他在夜晚行走在滇藏线上而不用担心行车安全。

    魂鼓漂浮在车顶,对沿途大山、森林、江河发出呼唤。

    群山无言、江河默默、森林幽幽,但在安宁的神识中,这些都是可以交流的对象。而寂寞了很久后的山河终于遇到了可以交流的对象后,将它们所知道的一切都悉数讲出。

    或许是这里的自然环境过于苛刻不足与滋养出蛮兽,也或许安宁的修为不能发现更为隐秘的神异之处,总之,他一路走走停停,一直到快天亮时都没有发现第二个值得出手的目标。

    不过安宁也有意外惊喜。

    因为他在路过普达措时找到了安致远夫妇的位置,彼时他们在一座位于山腹内的基地实验室内做着实验,安宁没有想着去打扰他们。

    或许以前的心结在于失联,既然知道父母过得很好且很安全,安宁反而希望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下去。

    天空开始发亮,安宁趁着路上无人将车收好,迅速登上旁边的山峰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山洞。

    简单吃过东西,安宁双脚微分站立,再度进入了修炼状态。

    他这几天都是这样度过的,白天修炼晚上行路。

    只是,这一次安宁大意了。

    刚刚进入修炼状态没多久,安宁全身一颤,随后额头皱起、脸上出现挣扎的神色,鼻尖缓缓地浮出汗水,随后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似乎在修炼中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安宁感觉自己被无数人包围着,无数只手不停的推搡着自己,又有无数人在同时向自己说话。

    恳求声、辱骂声、呵斥声、哭诉声……无数声音汇聚成一股股巨大的音浪向自己扑来,口鼻已经无法呼吸,有许多双手拽住自己的双腿、双脚向地下拉去。

    无穷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现,迅速的向安宁扑来,似乎下一刻就将他彻底吞噬。

    安宁心中一紧。因为这一幕与翌传承记忆中的一幕何其相似,同样的无尽黑暗,同样的无力与无奈!

    我要死了吗?

    不,我要光明!

    安宁虽然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的场面,也知道这种情形非常不妙,但他绝不甘心落得与翌一样的结局。

    随着他心底发出的怒吼声,识海中小鼎悄然出现在半空中,开始滴溜溜的转动,随着小鼎的动作,一道庞大的、精粹的精神力从小鼎口上空汹涌而下,浇在“祝”纹上,又顺着鼎身注入安宁的识海。

    祝文得到精神力支撑,光彩流转,安宁看到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条通道,通道另一端是射出灿烂白光的小鼎。

    即使通道两侧伸出无数双手意图抓住自己,但安宁还是坚定的顺着通道向另一方冲去。

    他越跑越快,但他看到小鼎出现在眼前时,纵身一跃冲入小鼎中,恰恰踩在“祝”文之上,随后他双手过顶,口中连呼两声。

    魂鼓来!

    魄铃来!

    外界,手鼓以及一口透明的小铃从安宁的眉心浮出,随后他口中喷出一道血液洒在手鼓及小铃上。

    下一刻,随着鼓铃蕴含的力量被安宁激发,两道有形的光幕将他护住,随后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显出原形,无数黑点组成的朵朵乌云已将小小的山洞塞满,与鼓铃守护之力碰撞后激起密集的朵朵黑色火花。

    密集且威力无穷的爆炸让安宁的情形变得岌岌可危,随着一道道震荡波冲击,他的鼻孔、嘴角中缓缓地流出鲜血。

    更为不妙的是安宁识海,一尊全身缭绕着金光的八臂尊者突然跃出,手持吉祥结、妙莲、宝伞、右旋海螺、金轮、胜利幢、宝瓶、金鱼八宝,八宝佛光萦绕,散出一道道带着威光赫奕的佛光将安宁的识海变成一片金色。

    同时,一声声梵唱在安宁识海中响起。

    梵音声声,在安宁识海中激荡不停,梵音刚出现时,安宁并没有感到异常,因为那梵音配合着佛光,带给他平静、祥和的感觉,这几日连续作战残留下来的疲倦也似乎得到了极大的舒缓。

    但就在安宁享受这难道的舒缓时,激荡不已的梵音越来越多,他发现自己像是被镇在了一口大钟内,钟外却又无数人在撞响大钟,钟声被钟体禁锢在钟内不断的轰击着自己。

    每一声钟声响起,安宁的识海中就会兴起一道波浪,同时安宁感觉到自己精神力被消融掉一分。

    精神力消耗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已经超过了小鼎补充的速度。

    而精神力的快速消耗也带来了另一个严重后果:安宁体内的灵气也有了失控迹象。

    这个时候,安宁体内的灵气不再如往常般柔顺,而是出现了不时的突然暴动,每一次暴动,大股大股的灵气时而胡乱地撞击经脉内壁,时而突然停顿甚至意图逆行,而后来的灵力继续向前,两者相互作用下赫然在经脉中形成了一处处激荡着的漩涡。

    小鼎呢,怎么还不镇压灵气暴动?

    安宁疯狂催动功法,小鼎却只是按部就班的引动天地能量供安宁修炼,却对器体内的灵气暴动无动于衷。

    安宁只能努力维持功法运行,同时维持着识海清明不使自己陷入慌乱中。

    终于,安宁的识海变得只剩下浅浅一层,小鼎的顶盖此时也露出了水面。

    梵音突然变得更加响亮了,节奏变化也明显在加快。

    只是,奇怪的情况出现了。

    无论梵唱的速度如何变化,如何在识海上空激荡,但安宁的识海却诡异的恢复了平静,甚至不再消融。

    而这时,那位尊者似乎也感觉到情况发生了变化,张口发出一声怒吼,手中八宝金光大作,识海中的金色似乎化为有形之物,不断堆积进而变得粘稠起来。

    安宁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关注这里,因为他体内的大麻烦真正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