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22章 惊喜:上古体修宗门的财富
    杀人放火金腰带!

    冰洞内,安宁喜滋滋的将一幅幅字画、金银玉器从小鼎内取出,不时拿起一尊金银玉器或一副字帖放在眼前欣赏着,眼神中透出的无比的狂热。

    如果说中国战争史,那么战国、三国、南北朝、五代十国这四个时期是战乱最频繁、最惨烈的时期。

    诸侯兵器、军阀割据、外族入侵,可谓城头变幻大王旗,战火纷飞人命如草芥。

    战火让无数文化典籍、稀世珍品毁于战火之中,而这四个时期,有两个发生在汉唐两朝之间,一个发生在唐之后。

    所以,这个时期虽然有书法史号称钟王的“楷书之祖”的钟繇和书圣王羲之,还有胡昭、黄象、张僧繇、王僧虔、张旭、颜真卿、柳公权、怀素……但流传下来的大多是摹本、拓本或者刻石碑记,传世真迹却寥寥无几。

    比如王羲之,一位站在中国书法史巅峰的人物,《兰亭序》公认为“天下第一行书”,没有之一。

    但王羲之的真迹呢?

    桓玄投江的那一掷、梁元帝投降前的一把火以及唐太宗临时前的一句遗嘱,再加上靖康之乱时的那一掳,王羲之留给世人的只有摹本、拓本以及传说。

    比如颜真卿,国内存有其书写的碑记不少,但其传世真迹只有三幅,楷书《自书告身帖》收藏与RB,行书《祭侄文稿》、《刘中使帖》存于南故宫。

    现在,安宁手中就有了王羲之《黄庭经》、《佛垂般涅槃略说教诫经》和钟繇的《宣示表》、《贺捷表》共四幅钟王的作品。

    且不说其他人的作品,就这四幅作品,虽然被敌人逼到了同归于尽的险境,但安宁依然觉得值。

    玉器更不用说了。

    国人自古爱玉,稍有些钱财的人家总会陪葬几件玉器,所以国内玉器存世量非常大,尤其是作为中国玉器巅峰的汉玉存量更大。

    安宁经常去博物馆临摹玉器,原始时代的粗狂、汉代内涵、明清的细腻,每一次观摩都会带给安宁新的启迪。

    但安宁也有一个遗憾——不能上手。

    安宁总不能找到博物馆管理员,告诉人家我摸一摸不会损坏古董的,因为我会关闭手部汗孔,还会用灵气保养玉器……

    如今,这个遗憾也可以弥补了。

    安宁越看越激动,当他打开张旭的草书《心经》后,被其那落笔千钧、狂而不怪、奔放纵逸的韵味感染。

    兴之所至,安宁干脆从小鼎中取出一块银锭,化为银版,刻刀在手,稍稍凝神后,刻刀带着一道莫名的韵律向银版刻去。

    刀尖徐行,银丝卷动。

    安宁眼中似乎看到一位狂生一手执壶,一手执笔,挥毫若癫似狂,落纸如云烟。

    勾连回环,如侠客执剑醉酒当歌;纵横跌宕。顿挫起伏,犹若龙鸢飞腾,又如九天银河从天而泄。

    手如雨打芭蕉般挥舞着刻刀在银版上点、顿、削、旋……渐渐地,俯仰、疏密、向背、迎让,参差结构中透出的似颠还真的韵律出现在银版上,在银版上翩翩起舞。

    战法,本就是身体的律动;

    书法,尤其是草书,更为讲究律动有度;

    雕刻,也同样讲究线条、光暗韵动;

    大道归一,安宁的刻刀越来越癫狂,刻刀与银版相触的声音也越来越密集,叮叮声、滋滋声……往日被很多人感到嘈杂的金属摩擦声在安宁的耳中,却犹如山岳之钟在轰鸣,如江河之弦在拨动……

    渐渐地,安宁沉醉在对大道韵律的领悟中。

    而此时,古老也老夫聊发少年狂,丝毫不顾及其他人投向他奇怪眼神,如醉酒般挥动双臂,在几十本青铜所制的书册中飞奔、穿梭。

    在安排好一切后,古老亲自带队进入了洞天。

    如果说上清宗收获的功法是精英教育,那么两仪武宗修炼的体术却是可以普及到全国每一个人的基础教育。

    练气、炼皮、炼骨、炼髓、炼脏、炼血。

    一套完整的从“凡”人到“真”人的修炼传承,一套无需资质人人可修炼的传承。

    而这一套传承就纪录在青铜书册内,单页厚约2公分、长3米、宽2米,单本计99页,共19卷57本青铜书卷就放在洞天入口处。虽然还有用其他材质书写的体术文册,但古老就是喜欢这几十本青铜书透出的历史沧桑感与如山岳般的厚重、沉稳。

    至于两仪武宗另一套关于阵法的传承,至于为什么洞天内为什么没有其他遗址中常有的药田、为什么那些奢华的楼阁中少了许多许多东西甚至有的已经被拆迁只留地基……

    古老根本就不关心。

    有了体术修炼法,古老虽然不奢求人人如龙,但一想到几年后中国有可能会出数以亿计的举重冠军、拳击冠军、游泳冠军、短跑冠军、长跑冠军……

    一想到未来任何一支队伍中的普通战士就能打爆今日特勤局任何一支小分队,古老觉得生活在这个年代实在是太幸福了。

    不远处一座山丘,曾与安宁对过话的太史令关月摇着头从丘顶一座外观华丽的木楼中走出,远远看到古老在发疯后,带着火气小跑到古老面前,伸手示意古老停下。

    “古老,这件事还是要查一下,很多楼阁院落里明显曾经有过东西,结果现在全空荡荡地了……特别是书房的墙上留着很多悬挂字画的痕迹,这……”

    古老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说,“你跟我来!”

    “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中心广场那个巨大的深坑前,古老用手指了指深坑,“老关啊,你应该知道这里原本有一个占地近千亩的大型单体多层金属建筑,如今没了!”

    老关用手扶了扶金丝眼镜,没出声。

    古老还是指着那深坑,“你小心点靠近坑边向下看,看到这个坑壁都成玻璃结晶了吗?我们的专家说,这里相当于经历了一次百万吨当量的爆炸,还是清洁无辐射的电离爆炸,你知道是谁弄的吗?”

    老关手一抖,直接把眼镜腿给掰断了,扶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走到坑边向下看了一眼,如触电般收回了头,试探的问道,“你知道是谁?”

    古老狡猾地笑了笑,“我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是他虽然拿了一些东西,可留下的东西更为珍贵。”

    老关顿时气到连连顿足。

    “你这个武夫根本不懂!我走了几个院子给里面的东西粗略的断了代,都是汉末到永乐年间的东西。可里面偏偏没有字画与玉器。这怎么可能?肯定是被那人全拿走了!”

    古老顿时瞪大了眼睛,一把拉住老关的胳膊让他离开坑边,“小心点,别激动,掉下去可不得了,有一千多米深呢……”

    “摔死我算了!”

    老关气呼呼的离开坑口后一把甩开了古老的手。

    “还有后山仓库也全空了……哪怕让我从这里跳下去!只要他列出清单目录让我们知道究竟有什么东西,我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