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21章 人多,怕羞
    天亮了,难得的晴天。

    雪山被朝阳的光辉染上了一层金色,这是一年中难得遇到的盛景,只是人们都无心欣赏反而一脸紧张的看向冰桥,看向冰桥口那两列笔直的身影,以及冰桥尽头的那片虚空。

    昨晚,所有人都渡过了无眠之夜。

    空间内能量出现了好多次峰值,急剧的能量波动如跳楼机般直上直下,最后以烧坏了好多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设备告终。

    更为奇怪的是古首长,这位特勤局最高指挥官昨晚连续下了几条让人摸不到头脑的命令。

    比如,检查便携式设备状态,发出只有在进入遗址前才会发出的动员令。

    比如,召集全国各地行动队骨干连夜乘战机赶到这边,他们到达后接到的第一条命令却不是检查武器装备,而是换上礼服、整理仪容。

    比如,撤回了冰桥上所有哨兵,而他本人却换上了一身礼服、率领同样一身礼服的近百名校官冒着严寒笔直的站成两列,守在冰桥口,似乎在列队欢迎里面走出的人。

    此时,安宁一脸纠结的站在洞天门户前,隔着洞天屏障,一位脸色冻到发青、眉毛甚至眼睫毛都有了冰花的戎装老人以毫无挑剔的军姿战立在最前,他的身后是同样一脸肃穆的刘鹏叔叔,再之后两列一身戎装以最威严军姿树立的铁血校官,岳志强叔叔也在其中。

    这可怎么出去啊?

    安宁不想受到束缚并不代表他对军方心怀不满。

    相反,因为父母都是军人的缘故,他自小便对军人报以极大的尊重,如今外面这老首长摆出如此隆重的仪式,安宁反而不知该如何做了。

    悄悄地走?

    老首长摆出如此隆重的仪仗,就是挑明了一定要见面的态度,要是给冻感冒了了,回头再见面时这位老人一定会用今天这事讨要便宜。

    出去握握手?

    他可是领教过刘鹏搞思想教育的本事,这位的军衔可比刘鹏这个少校高了好多级,安宁可不想去领教一位首长的心理攻势。

    安宁伸手碰触到门户,微微用力后又如触电般缩了回去。

    不行,要见面也得是我主动邀请,这样被人逼着太被动!

    首长的眼睛从昨晚开始就一直盯着冰桥对面的虚空,唯恐一眨眼功夫,里面之人就会离开。

    就在安宁手碰触到门户时,首长第一时间注意到虚空浮现一道涟漪,顿时精神为之一振,气沉丹田,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吼道,“全体都有,敬礼!”

    刷!

    包括首长在内,所有军人的右手同时举起,放在帽檐出,带着热切、兴奋、好奇的目光投向冰桥的尽头。

    虚空中,涟漪再现。

    一只手,一只被白色光芒包裹着的手缓缓地从虚空中探出。

    首长心脏在急速跳动,甚至感觉到已经苍老的身躯中骤然新生出一道鲜活的力量,驱走了身上的疲惫与寒冷。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发现一个古代修士之墓起,首长便受命加入了如今的特勤局,虽然部门名称几经变更,军衔几度晋升,但特勤局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使命。

    只是,这么多年虽然也探索出一些门道。

    比如手持能量结晶修炼一些特定的吐纳功法就可以得到远超常人的力量,比如起获的一些冷兵器帮助国家材料科技突飞猛进。

    但是,国家最大的目的,能让人极限跨入修炼一道的大门却迟迟未能的打开。

    现如今虽然通过刘鹏得到了上清宗的修炼秘籍。

    但上清宗修炼需要资质、需要从儿童时间就开始奠基,颇有些远水不解近渴的感觉。

    如果说解渴,刘鹏算一个。

    此时的刘鹏可只手推到重型坦克,可跑出每百米3.2秒的非人速度,可掌心发出能击穿坦克装甲的雷电,军部已经刘鹏定义为战略性人形武器。

    如果刘鹏这么重要,那么,密藏教学的人以及让绝不符合上清宗修炼条件的刘鹏一夕跨入修炼大门的人算什么?

    首长对此只说了两个字:国师。

    于是,当昨晚看到那道人形后,首长决定以军中战场最高礼仪来表达他对那人的尊重。

    如今,人终于要出来了。

    是他吗?

    首长维持着敬礼动作,热切的等待着那人走出异空间。

    只是,下一刻,首长以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那只手稍稍摆动了一下,在两列队伍中间突然出现了四排长十米、宽4厘米、高1米,由无数4厘米宽、6厘米长、1厘米厚青铜牌堆成的墙。

    随后,那只手又摆动了一下,虚空中浮现了两排大字。

    一万铜牌为出入洞天修炼之凭证,认牌不认人。

    人多,怕羞!

    然后,一道刺眼的白光在那只手的手指尖绽放,哪怕首长等人违背生理特性始终睁着眼睛也无法看到任何东西,白光一闪即逝,首长等人诧异的发现居然视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虚空依旧,只是冰桥上多了用冰雪组合出的两个字,“走啦”

    还是不肯站出来!

    首长内心有些失落,不禁摇头叹息。

    随后他突然想到手下这群人平时的德行,首长甚至没来得及转身,直接发出一声怒吼:“立正!”

    果不其然,当首长转身看到眼前情形时不禁勃然大怒。

    因为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那条如一条直线般的铜牌墙已经有些歪斜,上面出现了好多缺口,再看向那帮手下,一个个怀里、大衣兜里都是鼓鼓的还能看到铜牌的棱角。

    首长视线飞快地在冰桥上扫过后方才松下一口气,铜牌墙没有倒且冰桥上没有发现铜牌,看样子这帮混蛋出手也是挺小心的。

    首长以前时还觉得手下这帮人抢着出任务、抢物资、抢人才甚至抢功劳是正常的,是战意盎然、是有战必胜、是重视即战力等诸多的优秀内在的外在表现。甚至他当年也会抢,并且还是抢的最凶的那个人。

    但是,首长现在突然觉得此风不可长。

    “混蛋!这是什么地方就敢哄抢?你们掉下去就算了,万一有铜牌掉下去怎么办?”

    呃!

    铁血校官们几乎同时长大了嘴巴,用万分诧异的眼神看向首长。

    这是人话吗?

    每次探索遗址前,您老人家挂在嘴边上的话可不是这个。

    人在就有希望!

    你们是我老古最重要的财富!

    什么都可以丢但命不可以……

    怎么今天变了?

    这铜牌……呃,下面是万丈冰封,每一块铜牌都代表着无数希望,这铜牌还真不能丢。

    首长发泄出怒火后便平静下来,见手下这帮混蛋一个个站在原地发呆,心中又生无名怒火。

    “你们傻啊,还不小心把牌子送到下面去。记住,你们可以先收好1块牌子,其他牌子由组织进行分配。”

    “是!”

    远处,安宁最初观察洞天的冰洞,安宁两人笑眯眯地看着首长训小朋友般训斥那群铁血军官的场景,尤其是安宁看到刘鹏此时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安宁便心中有一种你也有今天的快感。

    走,去清点收获去……这一次发大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