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20章 毋论对错,只分敌友
    安宁没有出声,迎接黑影的是一道迎面而来的带着雷劫之力的刀光。

    似乎那黑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似乎没有她没想到想到安宁居然没有被音波攻击影响到,反而还一声不响的发动攻击。

    饶是它反应够快,在刀光劈到自己前凝结出一块黑色的护盾挡住了这道攻击,但它前冲的身形也被这道攻击劈停,又在两道力量相互作用下由前冲变为向斜后方高高弹起。

    安宁可不愿意放过先手,见黑影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双脚用力蹬地,整个人向黑影落地方向冲去,同时一道道炎爆灵符被弹出,在黑影身前身后引爆,一团团青色的火焰将黑影包围,烧的她再次发出声声惨叫。

    安宁应该感谢小鼎内无数远古大能的传承记忆,否则凭小鼎只传功法不传战法的做法,安宁此时那懂得什么江湖险恶,那懂得先下手为强。

    安宁从一位在和平时代成长起来的少年,在极短时间内变为一个身经百战、出手狠辣的战士,全赖他继承了各位远古时代大能在血雨腥风中磨炼出来的战法、技巧、意识。

    尤其是翌,哪怕是遇到实力远超他的对手,他也是一旦发起攻击不死不休。

    这一刻,安宁根本不等炎爆威力消退,而是不声不响的冲到火焰前,刀光闪烁,毫不停歇的斩出了无数刀,斩的那黑影全身处处冒出黑烟。

    因为安宁的攻击,黑影陷入了顾此失彼的境地,就在它双手拍在安宁刀身挡住了安宁一刀时,一道电光劈中了它的后背,让它不由向前晃了一下。

    趁你病要你命!

    安宁视线一顿,手腕旋转,刀光由右下向左上撩去,目标赫然是它的头胸部。

    只是,安宁没有想到,那黑影居然如此腰身一扭,将后背露在安宁这一刀的攻击路线上,然后在刀光击中它的瞬间,双脚用力后瞪同时一个黑气护盾紧紧地贴在它后背上。

    伴随着一声轰鸣,它惨叫着向远离安宁的方向飞射而出,这一刻安宁方才意识到,这鬼居然借着攻击力量逃出了火海。

    安宁没有继续发出攻击,而是双脚微分,双手持刀摆出一副防御的姿势。

    先机已失,加上他毕竟只是一个筑基中期的菜鸟,连续引动大道规则之力让他的神识近乎消耗殆尽,只能尽快恢复力量。

    但是安宁也相信,在连续承受了那么多次雷火攻击后,那黑影肯定实力大跌,就是不知道它还有多少力量。

    黑影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

    身体还在半空中不断冒着黑烟,口中却发出一阵娇笑声,“小郎君是不是累了,可要奴奴侍奉郎君休息片刻,奴奴可有满腹委屈与郎君诉说呢……”

    安宁手中握着灵晶汲取灵力,嘴里却冷冷的说,“是敌非友,人鬼殊途,有什么好说的!”

    那黑影此时已双脚落地,顺势做了一个旋转动作,再度转过身来时,已变成一位黑色古装美女。

    只见她以手扶心,腰身微屈摆出一个婀娜娇柔的弱女子造型,“奴奴是被负心人害成这样子的,郎君听后若心生怜惜饶过奴奴,奴奴愿洗心革面,侍奉郎君及夫人!”

    既然女鬼想拖延时间,安宁也不介意跟她多聊几句。

    安宁没有说话,双眼精光闪烁望向那女鬼。

    识海中,小鼎正源源不断地将灵力提供给他,经过连续输出后,安宁发现对雷之道的领悟又多了几分,这种状况让安宁心中多了些底气。

    “负心人,哪个负心人?”

    那女鬼用如若柔夷的手抹去根本不存在的眼泪,顺便送上秋波一枚后,一边讲述着自己的遭遇,一边缓缓移动脚步向安宁走来。

    在她刻意而为下,每一步都恰到好处的将女性最有魅力的一面展现出来,真是柳腰轻摆摇曳生姿,轻移莲步如弱柳惊风,在配合着娇艳欲滴楚楚可人的面容,怀中惊兔。

    只是,没等她迈出几步,安宁便发现她身上的气息出现了不稳定。

    就在她再一次侧身展现腰身柔软时,安宁敏锐的看到,她后背居然无法保持刚刚的娇嫩肌肤,反而是大团的灰色雾气,雾气翻腾,脊柱时隐时现,赫然是她再也无法维持人形,甚至连力量都变淡了。

    原来你的耐久也不行啊!

    女鬼依然讲述着故事,无非女修遭遇不公叛出师门后遇到知心爱人,岂料爱人是敌对宗门之人,她在饱受凌辱后屈服了,泄露了宗门护宗阵法的秘密导致宗门倾覆,而她也随之失去价值被永镇铜殿之下。

    故事很凄凉、也很香艳,但安宁也就听听而已。

    在他看来,自己即不是法官又不是判官,哪有闲心去分辨罪恶是非。

    不过,其中有一条信息却让他心中一动。

    “你们好端端地为何要迁徙?”

    女鬼摆了一个无比幽怨的西子捧心造型,“僧多粥少灵力不够用了呗!”

    “按你说的,你的修为已经满足了迁徙条件啊,为什么要你留守?”

    “死老头子想我留下陪他那个废物儿子!郎君,你评评理,奴奴是否冤枉?”

    女鬼已经走到了安宁身前,说话间刻意挺胸逼近,几根青葱玉指柔柔地抚向安宁的眼角。

    “我从不论对错,只分敌我!”、

    伴随着安宁清冷的话语,刀光如练,一道白光爆闪而出。

    岂料这鬼女也是狠心,知道在屡遭重创后这是最后击败对手的机会,竟然双腿一并用白色腿骨将长刀夹住,咬牙任由刀光携裹着雷电将她大半骨架斩断震碎,手指却稳稳地按在了安宁的太阳穴上。

    只是,就在她忍痛准备将凝聚了全身力量的指尖刺入敌人太阳穴时惊讶的发现,她的指尖竟然触碰到一层坚韧的薄膜,所有的攻击之力竟然被反弹,将她的整条手臂震为粉末。

    完了!

    已经精疲力尽的女鬼大吃一惊,双眼幽幽绿光闪烁准备逃离,这是她却看到一道细如蚕丝、闪烁着白色电花的光芒从敌人眉心闪出。

    眉心一痛,然后她看到无穷无尽的雷光将自己淹没。

    安宁看着眼前女鬼花容凝固、退化,露出深深白骨头颅,随后一朵雷花在头骨内爆闪,伴随着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叫声,一具只保留了腋部以上部位的骨骸直挺挺的跌落在地。

    安宁双腿一软,身体狼狈地坐在了泥地上。

    刚刚勉力一击确实是他体内最后的灵力,几乎同归于尽啊,下次再也不这么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