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19章 冰霜女鬼
    安宁古怪的一笑,抬头看向青铜铸就的殿顶。

    下一刻,安宁的神识泉涌而出将殿顶覆盖,在确定大鼎内只有各种阵法禁制而无任何生命气息或灵力波动后,一道巨大的力量从安宁眉心散出,青铜殿顶发出一阵轰鸣声,无数光华乱舞,却是在抵抗小鼎收取。

    无声无息中,小鼎内晶石山出现了一个巨大豁口,大量的灵气被安宁汲取又转化为精神力源源不断的驱动小鼎吸纳之力。

    双方对峙了足足十几分钟后,大殿的力量终于不低小鼎吸纳之力,一声哀鸣,殿顶消失不见。

    安宁恢复片刻后再次引动小鼎之力。

    大殿灵玉外墙、支柱、家具、摆件、秘籍书画……

    甚至安宁挖土三尺,将大殿的地基、地下密室统统收入小鼎之内。

    最后,安宁手中握着两块灵晶恢复了好久方才将最后一个地下密室收取,而此时,地下骤然出现了一道带着死气的微弱波动。

    因为那鬼丹修士的存在,安宁原以为危险全在铜殿内的禁制和机关而不是人或者其他活物,比如麒麟、玄龟啊,真心没想到一个宗门最核心的区域居然会封印着鬼物。

    不过短暂的惊讶后安宁就想通了。

    如果没有鬼物,一个以正阳属性的青铜殿为宗门根基的正派宗门,他的高层甚至是掌门人从哪里学的鬼道功法呢?”

    安宁摇了摇头,一边尽可能的多恢复些实力,一边向铜殿原址变成的深坑底部望去。

    此时,坑底已经有了些细微变化,无数细如牛毛的幽冥之气带着寒气从坑底各处逸出,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坑底便被一层白霜覆盖。

    坑底的冷气骤然如泉喷涌。

    白霜愈来愈厚。

    渐渐地,一张由白霜凝成的一张脸出现在坑底。

    这张脸上五官栩栩如生,若是忽略惨白的颜色而只看其柳眉丹凤,琼鼻樱口,两个小巧的酒窝,圆润的下巴上还有一颗美人痣,好一个俊俏的小娘子。

    白霜继续堆积,脖子、肩膀、胸脯、双臂、柳腰……她呈现出的身体越来越多,渐渐地,她从白霜中拔出脚,盈盈地向前迈了一步后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手中幻化出一面铜镜,自顾自怜一番后,从口中幽幽地发出一声感慨。

    “好久了,久到奴奴都忘了时间,终于能走出来了!”

    “有多久?”

    女鬼的话音刚落,坑口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把这女鬼吓了一跳,等她抬头看到安宁的那张脸后,女鬼顿时忘记了一切。

    只见她一手捂胸一手遮住下体摆出一副惊恐羞涩的样子,但她的腰身却在款款摇动着,摆出各种挑逗姿势的同时口中发出嘤嘤娇喘声。

    “你改减肥了!”

    安宁嘴里说着戏谑的话,心中飞快的琢磨着此时的情形。

    “哎呦,郎君伤到奴奴的心了……好冷!”女鬼抬手揉心借机抖出了波涛涌动。

    多少年了,这小郎君是碰到的最俊俏的可人儿了,天啊,鬼母啊,奴奴心动了!

    “呵呵,温暖来了!”

    安宁手一挥,十几块灵符如闪电般射入坑底,紧跟着的是一道白色雷龙摇头摆尾的直冲而下。

    随着安宁心念引动,灵符刚射入泥土中便化为一片红色雷电海洋,一条条红色雷龙如被触怒般疯狂的卷向那女鬼。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能煅庚金,为十天干中阳中阳,乃太阳之火。

    女鬼这种冰霜之体遇到丙火阳雷之力就等于冰棍遇到了融化了的钢水,几乎在瞬间,女鬼甚至连一声惊呼都没有发出便化为一缕青烟消散。

    安宁并没有就此罢休,心念催动,刚刚降临坑底的庚金劫雷瞬间引爆。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坑底响起一道充满愤怒的女人尖叫声,“小子,你怎敢?”

    安宁又弹出一道庚金劫雷在坑底引爆,戏谑的道“你看,我又敢了!”

    坑底之人似乎被安宁彻底激怒。

    巨大的诅咒声、哭喊声、尖叫声不断响起,伴随着持续不断的音杀攻击而来的是坑底泥土发出的巨大撞击声。

    安宁并没有他嘴上表现出来的轻松。

    此时他面如止水的站在坑口,也不再挑衅而是严守灵台,一手持刀,一手扣着几块灵符,神识全力发动,监视着坑底的任何细微波动。

    因为刚刚瞬间,一股阴冷之气从坑底如喷泉般涌出,若非他当时非常谨慎,在炎爆灵符后又打出一道庚金劫雷,那躲在后面的黑手搞不好已经趁机逃出地下。

    终于,伴随着一声巨响,坑底泥土高高拱起,紧跟着又一声巨响,无数泥土从坑底激射而上,泥土中还夹杂着一道道凝练如实体的黑烟。

    而这时,安宁也跟着动了。

    一道道灵符组成的一条三尺符龙凭空出现,发出一声龙啸后化为一团将巨坑填满的雷火,雷火中隐约有龙脊隐现。

    那激射而出的泥土、黑烟遇到这团雷火后顿时如无数雪花落入钢水般消融,随着安宁的催动,雷火内又一声龙啸响起,迅速的下降,所经之处,泥土、岩石全部消融。

    而此时,坑底之人再度发出一声戾啸,召出无穷无尽的黑雾护住全身,赫然不顾一切的冲入雷火之中。

    安宁心中一突,双手持刀,目光炯炯的看着在雷火中左突右闯的一点黑光。

    一般修士遇到这种情况大多会选择尽可能的撑起防御,让伤害远离自己本体。可这坑底之人却反其道而行,竟然将全身力量凝聚在一点,构成更坚固的防御想强行穿透雷电领域。

    安宁知道单位面积越小密度越大,他也想将雷火扩散的范围缩小,强大单位面积的伤害力,可问题是他只能勉强约束雷劫之力在一定范围内,却不能指挥这些暴躁的小家伙彼此靠近抱团。

    本能的,安宁又发出一道符龙冲入坑内。

    两团雷火相遇,雷火暴涨后将更多泥土融化,几乎在瞬间,雷火与坑壁间出现了极大的缝隙。

    “不好,中计了!”

    安宁几乎在瞬间便放弃了填补缝隙的想法,双脚一点,身体爆射而退,同时指尖弹射出一道法决,“爆!”

    随着法决打出,坑洞内雷火瞬间膨胀。

    只是,也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黑影已经顶着雷火余威惨叫着冲进缝隙。

    刚刚的缝隙一现即逝,那黑影在付出大半截身体被消融的代价后终于冲出了坑洞。

    它在空中停顿了下后,如闪电般射向安宁,口中还发出尖锐的哭喊声,“郎君好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