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14章 鬼神问灵媒
    自从发现到了陌生空间后,安宁的神通就一直开着。

    在他的眼中,这亭子是由五根参天白骨幻化而成。

    白骨上以及白骨间有无数黑褐色线条在蜿蜒游动,不时的有稀奇古怪的白骨骷髅在线条间空隙处出现,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嘴巴张到了最大,似乎在痛苦的嚎叫。

    何谓鬼神?

    《易·系辞上》“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

    唐大儒孔颖达道:“鬼谓形体,神谓精灵。”

    说白了,鬼神只是天地间自我诞生意识的某种存在的统称。

    “鬼神,阴阳之名也。阴气逆物而归,故谓之鬼;阳气导物而生,故谓之神。”

    国人对鬼神的态度很独特:敬仰鬼神,却不崇拜鬼神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圣经》

    西方信奉上帝,认为是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上帝无处不在,同时又无所不能,西方信奉上帝的教徒们一直以来都虔诚无比,没有怀疑过上帝是否真实存在。

    ***教这边也是,他们认为真主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是至高无上的造物主

    那么我们呢?

    “神,天神引出万物者也。”——《说文》

    也就是说,在我们的认知中,万物均可成神。

    而成神的方式很多,生前做好事积累功德可为功德神,皇帝下诏书可以封神,自家先祖享受子孙香火供奉也可成神,以及万物有灵皆可成神。

    正是这种认知,以至于我们的神灵满天飞舞。

    灶神、桥神、树神、土地神、山神、江神……而且我们认为每一个神明的作用都是不一样的,遇到什么事,就去祭拜哪位神。

    比如,爱情婚姻求月老帮忙、想要发财就拜财神爷,甚至财神还分“四面八方一个中”的九路财神阵容。

    总之就是各司其职,各受香火。

    这个也是凡俗对神的认知,但在安宁得到的传承记忆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阴阳变化玄妙莫测,鬼神没有善恶观念,只凭本能喜好行事。

    打个比方,某位鬼神或许上一刻还普降甘霖滋润农田万物,下一刻就可能放一把火将农田给烧成白灰,回头看到在田头嚎啕大哭的农民又会慈悲心大发从别处摄来食物供其裹腹,却全然不顾那些丢失食物的人们死活。

    于是,在人族成为天地主宰后,这些喜怒无常、行事鲁莽的鬼神就成为了破坏人境稳定的不稳定因素,大能们就对这些鬼神大打出手,诛杀了一大批鬼神。

    鬼神毕竟是天地灵物,杀戮的因果太大而引发了人族大能之间的矛盾,引发了封神量劫。

    大劫当前,人族修士们就无瑕继续对付鬼神,于是大批原本为人族诛杀对象的鬼神逃脱、蛰伏。

    封神量劫后,一些性格稳定且亲善人类的鬼神便被人族帝王正儿八经的封了神职,被称为正神。

    而那些性格危险、暴戾、不稳定或者喜好[爱尚小说 www.asdushu.co]不符合普世价值观的鬼神就成了邪神、野神或者秽神……“鬼神”就变成了它们的统称。

    没错,就是人类帝王敕封神灵。

    说白了,就是帮我的就是正神,可享受人族供奉;

    不帮我反而对我有害的就是鬼神,人人得而诛之。

    这个因果直接导致了鬼神对人族态度的变化,最终形成了人族与鬼神的对立局面,映照在修真界,就是正邪两道对立。

    如此诡异危险的情形,安宁笃定自己碰到了鬼神,怎么可能自投罗网!

    在识海中,安宁的神识正努力追逐着一个铭文。

    这个铭文看起来蜿蜒曲折如S型,两端分叉,各包住一个正不停变化形状却始终保持着无缺的环形,环形内隐隐有电光闪烁。

    “雷”,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般,不停的闪烁着,每一次闪烁,就会出现在小鼎上不同的位置。

    而它每一次出现,都会引起周边铭文的动荡。

    说来话长,实则瞬间。

    小鼎上的铭文除了稳重的土属性区域的铭文外,其他四大属性的铭文已经乱成一团糟。甚至安宁刚刚已经引的“兵”、“禁”、“焱”、“湮”“符”也出现了不稳定。

    安宁一边努力追逐着雷文,一边努力稳住眉心的几道铭文之力,心中暗自叫苦。

    这就是他还没突破筑基大圆满前最大的弱点——五行不稳!

    只有将精、气、神凝练到化虚为实后,安宁才能催动“阴”、“阳”之力稳固五行。

    否则,每次试图引动像雷文这种熟练度一般且不怎么稳重的铭文,安宁都会费好大的功夫才能成功。

    安宁性格沉稳,一般不会做任何冒险的事情。

    只是当那只自称冯南的鬼无声无息中将安宁引入临时开辟的空间后,安宁就知道他绝非自己能战胜的。

    更何况,冯南一直在说“我们”而不是“我”,也就是说,安宁有很大几率对抗的是一群鬼。

    若想全身而退,要么期望冯南或他背后的那群鬼没有恶意,要么依靠铭文之力拼一把。

    可惜舞的术法才刚刚开始练习,如果……安宁突然意识到,或许就是因为自己修炼了舞的术法才招来冯南的注意,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合!

    安宁从来不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所以他决定赌一把。

    先引动常用的铭文保持基本面,然后引动正阳之力也就是“雷”对付阴魂,也只有这样,安宁才能做到以弱克强。

    冯南一直安静的看着安宁,或许他能看到安宁气息有些不稳,竟然微微一笑,抬脚跨出,便出现在距离安宁六步远的位置上。

    有恃无恐啊!

    安宁心中一凛,面色如常的开口问道,“谈什么?”

    冯南未语先笑,呵呵几声后,“我们想问贵客能否答应成为吾等的灵媒。”

    灵媒?

    安宁听到后顿时怒火中生。

    舞的道是祝之道,以舞或音的律动、节奏沟通大道,在最大限度降低己身消耗的前提下,拨动天道规则之力或役使鬼神为其所用,或赐福、或调和、或战斗。

    所以,舞从未允诺成为任何鬼神的灵媒,甚至她一生中都在不遗余力的诛杀甘愿成为灵媒的巫,以及引诱巫成为灵媒的鬼神。

    因为,在舞的观念中,巫是鬼神的主人或朋友而非鬼神的奴隶。而成为灵媒,实质上就是将自己的身体甚至灵魂祭献给鬼神,成为他们在人间的容器。

    这种要求,别说没有舞在上古的坚持,就算舞曾经是灵媒,面对鬼神的这种要求时,安宁也会坚决的拒绝。

    谁会同意让自己的身体让渡给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作为栖身之所?

    这是,跳脱的雷文出现在了土行区域,这一次,他出现的位置让安宁精神为之一振,因为“雷”碰到了“负”。

    土载四行,为万物之母。所有的土行法则都具有生化、承载、受纳的特性。

    而负,从刀从贝,本就是一道流氓法则,抢劫、劫持、掠夺一切承载在自身。

    于是,雷刚刚出现,“负”文流光一闪,雷虽然同时闪烁着大道之力想挣脱负的束缚,但在负的牵引劫持之下,雷文依然停在了原地。

    安宁那肯放过机会,瞬间,安宁已放弃了除“兵”之外的所有铭文,汇聚了全部力量的神识在雷文再次闪烁的瞬间点在了雷文上。

    雷文,安静下来,乖乖地回到了火行区,停在了它自己的位置上。

    而此时,冯南见安宁迟迟没有回应,身体周边化出无数张牙舞爪的阴影,再次发问,“可否?”

    “不可!”

    下一刻,安宁右手中弹出一把闪烁着电花的长刀。

    刀身振动,一声声清脆的雷爆声响起,冯南刚刚化出的阴影顿时发出声声嚎叫声,如雪遇滚水般消融了大半。

    下一刻,安宁眼前的空间瞬间出现一股股的波动、景象开始扭曲不定,似曾相识的气息在冯南身后蜂拥而出。

    一群蠢货!

    安宁毫不迟疑地持雷刀斩向前方,缠绕着电花雷鸣的庚金白光,一往无前地撞向新出现的气息。

    兵属金行,刀为庚金为阳,带煞,主天地肃杀。

    雷属火行,火生金。

    雷文之力附着在庚金刀气,增加了刀气的威力。

    一刀斩出,刀芒刚刚激出便暴涨为一道光练,横向撞入对面刚刚汇聚在一起的气息中。

    刀光所至,白色的、蓝色的电光如无数龙蛇狂舞,将那一道道鬼神气息包围、切割,爆裂,雷声滚滚,如无数车轮在空间内反复碾轧般,所到之处,惨嚎声四起,刚刚聚在一起的鬼神气息如烈日融雪般消退。

    冯南作为首当其冲者,此时再也无法维持住西装绅士的形象,已重新化为人形黑雾,而且这黑雾与刚遇到时相比,不仅仅体积小了颜色也淡了许多,甚至人形腹部位置上还出现了一截虚空。

    “你激怒了我们!”

    冯南的声音虽然很虚弱,但语气却愈发的凶狠。

    说话间,他的一只手五指成爪探向身后虚空。

    虚空中突然想起一个虚弱的中年女人的惊恐的喊叫声,不过这个声音刚刚传出便戛然而止。随后安宁看到冯南探向虚空的手抽回,指缝间有一道鬼魂在拼命的挣扎着。

    “他要吞噬其他鬼魂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