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11章 小冲突
    安宁什么都好,又高又帅,学习好又有一手好手艺,但唯独其性格让刘鹏格外头疼。

    高冷、直言不讳这些低情商表现也就罢了,刘鹏觉得做个安宁做个禁欲系男生也不错,至少不用担心他滥情。否则以他的外形条件,不知要伤了多少女孩的身心。

    刘鹏主要担忧安宁性格中的另一面。

    因为最近一年多来,安宁变得越来越敏感,在面对不喜欢的人和事的时候越来越缺乏耐心,有时还流露出傲世轻物、睚眦必报的倾向。

    刘鹏能看得出安宁也在极力克制这些东西,所以平时只是按照心理专家的建议加强疏导这些负面情绪,并没有过多的干涉。

    但是,安宁眯眼睛就代表着他心中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睚眦必报就算了,可今天千万别傲世轻物啊!

    安宁不清楚钱邦云的来历,但刘鹏清楚啊。

    在这种严肃的场景下,安宁但凡说错一句话,后果可能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比如,我不喜欢你,所以你赶紧从我身边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比如,你说我犯罪了?

    对啊,这事就是我干的,怎么着?有证据就来抓我啊!

    所以,见安宁一脸不爽的看向钱邦云,刘鹏正准备开口缓解一下,结果听到安宁冰冷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

    “我会什么、做什么违法?”

    这孩子怎么什么都不顾忌啊!

    刘鹏心中虽然心中有些恼火,但他也不想安宁与钱邦云撕破脸面,急忙开口帮安宁解释。

    “老钱,大家都知道安宁的祖父是帝都有名的玉雕大师,外祖父是省里的金银细工大师,却很少人知道安宁的外婆是剑川木雕传承人之一。

    安宁参加过省、市青少年木雕大赛并多次获奖,其中有一次金奖作品就是根雕。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安宁在那次获奖后再也没公开展示过根雕作品,所以人们就渐渐忘记了。”

    钱邦云诧异的看向刘鹏。

    他当然知道安宁的这些信息,也知道可能会触碰到安宁内心中比较敏感的地方。

    可这是话术、是技巧,刘鹏突然插话甚至代替回答直接打乱了他的谈话节奏。

    你也是老政工了,想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不追究你的错误?

    “安宁,你应该懂得,这个问题必须回答!”

    钱邦云虽然不满意刘鹏的表现,但也只能事后再处理这事。于是他瞪了一眼刘鹏后继续向安宁发问。

    刘鹏懂得钱邦云眼中的意思,只好对钱邦云做了一个回头解释的手势。

    而安宁此时却突然变的冷静下来,甚至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我确实懂一点根雕。另外,不能公开展示作品的原因并不复杂。

    我处理一个根雕时有些轻浮,结果圈子里的长辈们给了我一个教训。他们要求我在拿出让他们认可的正统根雕作品前,不得对外展示所有的竹木雕刻作品。

    这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没什么不能说的。”

    钱邦云惊讶地看向安宁。

    你不是因这件事抑郁了很久么?

    你明明已经有些生气了,怎么突然又变得心平气和了?

    钱邦云只好继续追问,“你能记得今天在山里行走的路线吗?

    “你问我进山路线?”

    安宁突然笑了,很不礼貌手指交叉手心向外伸了个懒腰。手指看似随意交叉实则掐了一个法决,将一道晦涩的气息打入钱邦云的体内。

    “这些年玩根雕的人越来越多,要想找到合适的材料只能往偏僻的地方钻,越是没路的地方越要往里走。很多时候,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走哪里去了。

    所以我只能说记得大概,具体路线必须到了地方能想起来。怎么,要我去确认犯罪现场?

    那树根朽的朽,干的干,乱砍滥伐的帽子别扣给我!”

    “你……你……”

    钱邦云并不满意安宁的回答,只是就在他准备继续发问时突然感觉头脑一片混乱,张口结舌了好久后便愣住了。

    安宁眼睛一眯,坐直了身体且头微微向前摆出一副进攻的架势,冷冷地的看着钱邦云,“我怎么了?

    刘鹏见安宁的小脾气又将爆发,急忙笑呵呵的起身,“阿宁啊,好好说话!老钱对工作一贯非常认真负责,你要理解、配合工作嘛!尤其是你既然开始尝试着创业更要学会控制脾气,不能因为年轻气盛就放纵自己。”

    说完这些,刘鹏走到钱邦云的身侧,低声道:“老钱,几个关键问题都问过了,安宁的解释也合理。今天就到这里吧!自家的孩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孩子年龄小又是搞艺术的,有点个性很正常啊,总不好真生气啊!”

    刘鹏与钱邦云今天的目的很简单。

    安宁突然进山且很快关了手机,这种事情在安宁身上发生过好几次,本来负责定位的部门并没有重视这件事情,只是按惯例通报给了研究院刘鹏。

    只是,钱邦云在调阅资料时恰好看到了安宁关机的信息,进而关注到安宁一日暴富的内容。

    这怎么可能?

    这孩子身上会不会还有其他秘密?

    本着这个想法,钱邦云找到了研究院,要求与安宁聊聊。

    研究院恰好认为安宁转眼间入账二十亿的事情看似合理但又有些不通常理,所以也想借机敲打敲打安宁,让他知道组织一直在关注着呢,别乱来。

    既然有人主动出面,研究院也就顺水推舟,也就有了今天的问话。

    只是,钱邦云没想到,安宁这么漂亮的大男生骨子里居然这么桀骜,一言不合就想翻脸。

    还是他小时候好玩!!

    钱邦云很熟悉安宁。

    不仅仅是他紧急调阅了安宁的所有资料,而是,他妻子在怀孕的时候将刘鹏妻子提供的安宁照片贴满了家中每一处角落,当他提出抗议时还被妻子教训了一通。

    看漂亮宝宝的照片会潜移默化地提高胎儿的颜值!

    因为这句话,钱邦云差点哭了。

    如果生下孩子长的像安致远,这孩子是谁的?

    随后,钱邦云绝望地看到,几位女同志联袂到家慰问后,安宁那张蠢萌蠢萌的俊脸迅速的占领了单位女同志的电脑屏幕。

    幻想安致远是老公、安宁是自己儿子,多么好的爱豆套餐啊!

    想想都是泪!

    被刘鹏几次打断了节奏,钱邦云又感到头脑一片混乱甚至都无法组织语言,只好黑着脸起身拿出一张名片给安宁。

    “这是我的对外联络手机号码,希望早日能欣赏到你的根雕作品!”

    说完后伸手与安宁握了下,率先向门外走去。

    刘鹏跟在后面,只是在即将走出门口时突然转身,用手点了点坐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安宁,嘴巴张合,无声的说了几个字。

    安宁抬手擦了下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珠,刚刚刘鹏没说出口的话是“给我老实点!”。

    难道他看出什么破绽了?

    不对,这事没这么简单!

    从见到钱邦云的第一眼,安宁便高度警惕这个人。

    研究院有很多人,安宁虽不敢说都认识,但从院里出来的人身上一定有消毒液的味道。

    钱邦云身上没有!

    安宁也试过几次进山后关机,虽然院里也会派人询问原因,但注意力在强调安全上面。

    钱邦云没有,他的注意力在为什么去山里以及活动路线。

    也不是安全部门,否则他们会不断的询问诸如有没有被跟踪或遭遇袭击之类的问题。

    不是院里的人、这么快出现且关注点不同,那么钱邦云要么来自特勤局,要么是来自类似特勤局处理非自然事务的部门。

    我可是帮了你们大忙啊!

    安宁可是非常小气的,这也是为何安宁出手搅乱钱邦云意识的原因。

    懒得理你了!

    只是,刘鹏最后的表现让安宁意识到另一点。

    钱邦云这人明显就是个较真的人!

    如果是这样,刚刚刘叔叔明显干扰了他的工作,搞不好回去后会有麻烦。

    怎么办?

    有了!

    就现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