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10章 隔空教学
    信息社会,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网友们的火眼金睛。

    安宁手中拎着一根造型奇特的树根走出森林时,赫然看到森林公园停车场、古城外的空地上站满了兴奋异常的人们。

    诸如“渡天劫”、“全息激光”“史前金雕”之类的词语频繁在每个人口中出现,“神鸟出没”也凭空降临,成为热搜第一。

    安宁拉低了帽檐匆匆地从人群中穿过,等人群中几位有心人注意到他时,安宁已经拎着树根离开了这里。

    人证有了,回去整理收获!

    回到家中将树根放好,安宁终于想起了那颗差点出了乱子的芥子空间。

    小鼎内,芥子空间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留下两块玉简,

    不过玉简内的内容非常有意思了。

    第一块玉简内除了一门上清太上无极功前两层的功法外,还有一本类似上清门弟子入门百科的书籍,记载着诸如门规、上清门史、门内各脉介绍、出入山门以及禁制的法决等等内容。

    另一块玉简相对简单一些,只录入的两本书——《连山》、《归藏》。

    不明觉厉!

    内事不决问度娘!

    安宁打开网页,发现网上竟然没有了关于巨雕的只言片语,显然是神兽发威。

    《连山》,“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两千年来历代典籍鲜有记载,学术界无不认为其已失传,已成定论。

    《归藏》,学术界原定失传,后2008年在一商代古墓发现失传的《归藏易》,引发学术界的疯狂,甚至将这一发现成为可以改变历史的发现。

    只是,安宁进一步搜索后发现,学术界居然没有针对这一发现的学术报告。

    安宁顿时提高了对《归藏》的重视程度!

    发现《归藏》就能让学术界狂欢,那么与《归藏》同级别的《连山》就不能随便扔掉了,因为安宁确定密藏中的竹简中没有这两部书,但是,怎么处理这两本书呢?

    直接将这块玉简扔给官方。

    喏,这里面有好东西,你们找个精神方面有天赋的人试下哈!

    想了很久后,安宁只能将玉简先收入小鼎内。

    安宁觉得对官方而言,那份入门百科的重要性甚至更甚于《连山》与《归藏》,因为得到它就相当于拿到了世俗界通往修真界的钥匙。

    这件事过于敏感,安宁觉得只能让官方处理。

    有官方身份且又能让安宁愿意给的人除了他父母外只有一人——刘鹏。

    等再见面吧!

    算了算时间,安宁抬手在空中一抹,“显!”空气中一阵波动传出,最后浮现出一块光幕,光幕内赫然就是那处密藏内的情形。

    此时,密藏内,上百名身穿白色防护衣的人正轻手轻脚的忙碌着。

    有人拿着式样古怪的相机在拍照,有人谨慎地在竹木简上涂抹药水、有人将藏品放入内有泡沫的带有编号的合金箱子内,每装好一个箱子,都会在三人护送下抬出密藏。

    安宁有些失望,取出一块灵符。

    这是修真物品,怎么能用普通文物的手段处理呢?

    “喂,丹药放真空瓶里会加快药力流失的!”

    一道清脆好听却难分雌雄的声音骤然在密藏空间内响起,密藏内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个半死,一时间密藏内响起了各种物品掉落在地的声音。

    岳志强端着枪飞一般冲进了密室,大吼一声:“都不许动!”

    随后,岳志强手持钢枪原地转了一圈后高声说道:“请问您是谁,能见面谈谈吗?”

    “武夫走开,换个读书人过来!”

    岳志强懵了,但他不敢触怒这声音的主人,只好转头看向门外。

    一位带着金丝眼镜,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人走了进来,与岳志强交换过眼神后,面向安宁留下的传音符方向站好,稳稳地开口道:“晚辈姓关名月,忝为本朝太史令,可入前辈法眼否?”

    现场一片寂静,关月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却迟迟未听到那道声音说话。

    安宁此时却在问度娘何谓太史令,可始终没搞明白太史令在现今属于什么样的部门或者职务。

    “太史令……可!”

    “谢!”

    研究了那么就史前文明却始终不得其法,关月不止一次梦到有史前高人现身指点,可惜醒来后却什么都不记得。

    如今,终于见到活的了!

    关月毕恭毕敬地长揖到地。而这时,关月听到了一句话,让他差点闪了自己的腰。

    “记好了,要考的!”

    忍住!

    关月此时尽管百般滋味上心头,尽管现场有录音、摄像,可他依然恭恭敬敬地找来一个笔记本,执笔在手。

    “恭请前辈教诲!”

    “竹木等典籍书册都是处理过的,现代药水抹上去反而破坏了保护层!”

    关月心中如受重击,急忙拱手问道:“敢问如何分辨是否处理过?”

    “有没有常识啊,拿页封皮到外面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所有人:……

    “丹药药力会外溢,所以放入有符文的玉瓶内养护,不吃就别拿出来!”

    关月顿时惊喜往外,“这丹药还有用?”

    “没用干嘛留给你们,放心吃,吃不坏肚子的!”

    关月无语,拱了拱手还想问个清楚,比如这些丹药的功效以及用法禁忌。

    谁知他还没开口,空间内突然响起了悦耳的电子音乐声声。

    叮咚、叮咚、叮咚!

    岳志强心中一惊,这是家家户户最常见的电子门铃声!

    “嗯……那些剑还不错,拿出去砍人绝对没问题,不过那些金属珠子是剑丸不是金属球,柳叶大的小剑也不是饰品是飞剑……嗯,不懂去网上看仙侠小说开开脑洞去!”

    “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虽然你们用不上,但它们不是工艺品是法宝……就这样,走了!”

    安宁飞快的结束教学,因为家里就来了客人。

    刘鹏又来了。

    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位表情异常严肃的陌生人与他一起出现在安宁面前。

    实际上,安宁对现在的局面早有预见。因为他的手机一直处于被定位状态,并不允许随意关机。

    这一点,军方早就告知了安宁,甚至还对安宁以及其他大院孩子进行了多次反跟踪、防绑架以及被绑架后保护自己生命安全的训练。

    安宁是非常聪明的,这些科目一直是小伙伴中最优秀的。

    “为什么关机?”

    “手机在没有信号的时候特别耗电,在深山老林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出事,所以关掉手机,到需要用的时候才走到高处开机!”

    “为什么去山里?”

    “我的下一个作品是根雕,去山里是为了找材料!”安宁非常认真的解释道。

    那位叫钱邦云的中年人似乎并没有接受安宁的解释,语气反而严厉了许多,“你什么时候学的根雕,跟谁学的,为什么下个作品选择根雕而不是你最擅长的玉雕?”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这人是故意的,太坏了!

    安宁眼睛眯了一下,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火气。

    刘鹏从坐下后便一直保持沉默,不过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安宁身上,见安宁突然眯了下眼睛,心知不好。

    男生从14岁到18岁这个阶段是一个很复杂的阶段,成人通常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将其定义为叛逆期。

    但是,真的是叛逆吗?

    在这个阶段,男生开始学会了思考,尤其是抽象思维。

    由此,他学会了批判分析自己、他人以及身边的世界,当他发现父母、社会在他少年时期灌输的价值观与现实不符时,他便开始了不断的自行探索。

    安宁在15岁时是严重缺乏安全感的。

    忙于工作的父母动辄失联,祖父、外祖父先后去世,他还拥有了成为修者的秘密。

    而这个时候,刘鹏出现了,用他的真诚以及多年政工工作经验很好的陪伴着安宁渡过了人生最关键的三年。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刘鹏更懂安宁了。

    安宁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