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8章 鹏蟒对峙
    人的一生会面临很多分叉口,有时候选择比努力还重要。这句话,安宁不记得是谁说的,反正不是鲁讯。

    不过安宁此时想的却是鲁迅说的另一句话: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于是,安宁很快就动了。

    一块手机大小薄如纸牌的红色火属性灵晶出现在他手中,小鼎之力在神识牵引下将一道道带着玄奥气息的灵纹烙印在灵晶内部。随着灵纹的出现,灵晶内灵力被调动,庞大的火属性灵力顺着灵纹高速流动,最终汇聚在一点。

    一道又一道灵纹逐渐叠加,灵力的汇聚速度也越来越快,慢慢地,灵晶开始缩小,而灵晶内的红色也越来越浓,越来越艳,最终,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圆球落在安宁手心中。

    远古时代基础灵纹——炎爆符跨越无数纪年重现与世。

    安宁在心中仔细盘算一番后,向左侧的山峰高处看了一眼。

    “这里是中国,湿婆大神可能没办法保佑你们,自求多福吧!”

    安宁迅速的低头,脚下用力,人如离弦之箭般冲到巨蟒所在的石壁下,高高弹起到洞口前,将手中的一块圆牌射入山洞内。

    做完这些后,安宁右脚在洞口石壁上重重的一跺,借着反弹力,拉出了一个高高的抛物线,向那些人藏身的山峰滑落。

    神念中,那灵符滴溜溜转动着已经靠近白色巨蟒的头部,而那巨蟒似乎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圆球,正以一个非常拟人的歪头动作看着灵符。

    爆!

    随着安宁心念引动,炎爆符被引爆,一声巨响从山洞内传出,紧跟着是那巨蟒暴怒的嘶吼声传出。

    我去!

    安宁刚想察看灵符的效果,心中警兆狂生。

    不及多想,催动小鼎的防护力量,化为一层淡淡的黄色光罩护住全身。

    一团红色的气团携裹着大块大块的碎石从洞内喷射而出,顺着来时的山谷疾射而出,狠狠地撞击在对面的山坡上,所经之处,草丛、树木、巨石,一切的一切统统化为粉末。

    轰!

    还没等安宁落地,又一声巨响爆发。

    洞口所在的那道足有几百米高的峭壁突然猛地向上一跳,随即,巨大的峭壁如烟花般炸裂,无数巨石、泥土向四处溅射,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

    洞内几人此时已经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只能趴在山洞的石壁上,双手努力扣住凸起的岩石、石缝,幸运的是他们的位置避免了泥石的正面撞击,但高空中纷纷坠下的泥土、砂石依然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安宁最倒霉,因为他距离山洞最近,受到的冲击也最大。

    虽然他第一时间后撤且开启了防护,但是,当巨大的气浪带着无数泥沙碎石重重地撞击在防护罩后,还在空中滑行的安宁再也无法保持重心,只能任由这股巨大力量将自己高高抛起,不由自主的旋转着、翻滚着,重重地撞进了对面山峰的森林中,在撞倒了几十颗巨树后方才停下。

    还没等安宁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一道巨大的白练腾空而起,笔直的冲进乌云中,当冲势消失,白练还在半空中悬停了几分钟,最后才不甘心的发出一声厉啸,重重地砸在群山中,将还没回复平静的几座大山砸的山体乱抖。

    又一声厉啸响起。

    这一次,巨蟒没有继续向上弹射,而是紧紧缠绕在一座高峰上,有大片血肉露出的蟒首向高空探出近百米,摆出一副防范空中敌人的样子。

    天空中乌云突然快速旋转,云层中电光如群蛇乱舞,炸雷声声震耳欲聋,也就是几个呼吸后,旋涡已经进化为风暴眼,高速卷动的风仿佛从天空垂下的妖精尾巴,将地面树木、泥石卷起到高空,又重重地抛射而出。

    终于摆脱了眩晕困扰的安宁,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惊呆了。

    天威赫赫,众生皆为蝼蚁。

    那么,翌以及比翌还有厉害的那些远古圣人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一定要修炼,心无旁骛的修炼,早晚有一点,我能让这天……呃,我能挥手破天!

    就在安宁浮想联翩时,高空中风云突然一顿。

    一声仿佛从九天传来的厉啸在空中响起。

    呖~!

    一道道波动声纹犹如涟漪般出现在天空,电光火石间,已经冲击至地面。

    音波攻击!

    安宁毕竟缺乏实战经验,等他明白那一道道涟漪中带着危险时,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反应,软踏踏地倒在地上。

    剧痛,难以描述的剧痛从头部瞬间蔓延到脚底,肌肉痉挛不止,无数细如牛毛的血雾从毛孔中喷射而出。

    他的识海内已掀起惊涛骇浪,道道裂纹如闪电般在识海壁上蔓延,安宁仿佛听到了密集的玻璃碎裂声。

    人生就是一场戏!

    安宁自从开始修炼的那一刻起,潜意识中就多了一种超脱世俗之上的优越感,尤其是接触到传承记忆后,安宁不可避免的沾染了些翌我行我素、无法无天的性子。

    所以,安宁可以毫不犹豫的对特勤局的行动做出截胡的决定,也可以为了达到目的故意误导父母,甚至不惜顶撞关心他的刘鹏。

    这一切,都是基于一个前提:末法时代,修者无敌!

    然而,一直以为自己世间无敌的安宁却感到了死亡的威胁,对力量、对生命重新有了认知。

    可是,晚了!

    就在安宁以为即将步入死亡时,一直没有动静的小鼎从识海深处冲出。

    就在小鼎冲出的瞬间,仿佛时间被冻结,识海内滔天的巨浪、炸裂的裂纹,以及那道在识海中兴风作浪地声波全部静止一个时间点上,甚至,安宁觉得身上的痛感也在瞬间停滞。

    鼎身微动,识海顿时发生了惊人变化。

    如同一只大手将时间的指针向后拨动般,声波消散、巨浪消退、裂痕愈合,一切都重归风平浪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只是多了一只小鼎在识海上空悬浮不动。

    现实中的安宁可没有这般轻松。

    此时,他的眼、鼻、口、耳七窍中鲜血依然在不断流出,每一条肌肉纤维都在颤抖,以至于他只能无力的躺在泥土中,一边吐血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不时还会剧烈的咳嗽一阵,咳出大团大团带着血沫的血块。

    呖~!

    又一声厉啸响起,不过这一次它并没有给安宁带来伤害,仿佛有一层能过滤伤害的滤网将安宁护住般,厉啸声传入耳中后,只是一声音调高亢、音色清脆的鸟啼声。

    连续两次音波攻击彻底激怒了巨蟒,它此时摆出张嘴欲噬的架势,蛇首朝天,上半身犹如一张拉倒极致的长弓,随时能将庞大的身体化为一支利箭射入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