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3章 异常发现
    后面的事情便有些无聊了,无非是完成交易。

    张老通知汇款,安宁确认到账,双方签交易契约,等这些流程走完,张老便捧着菩萨起身告辞。

    没过多久,刘鹏便急火火的打来电话,“你干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有了那么多钱?”

    “帮阿桑姐的忙,卖了件翡翠啊,我还能做什么?”

    “怎么这么值钱?”

    “这两年,所有的翡翠价格都发了疯,连我们这些行内人都看不懂。不过我卖的那件也就是材料值钱,加上手工才赚了一个亿!”

    刘鹏无语,沉默了一会儿就挂了电话。

    安宁拿出手机再次看过账户余额后开心的笑了。

    他的生活很单调,完成繁重学业的同时还必须打磨家传手艺、修炼……以至于安宁从未享受过所谓幸福快乐的童年及雨季少年生活。

    这一次,他想把所有失去的全部补回来,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个花花世界。

    既然是花花世界,那么首先必须有钱,而且是巨额的钱,否则只能在家臆想。

    都说拉菲好喝,什么有花的香味,矿石的味道,入口橡木的味道非常浓重,口感如天鹅绒般细腻柔顺,结构完整,风味丰富,优雅绵长等等很多赞誉。

    但你不亲口尝尝怎么知道真正的滋味?

    20亿,足够奢侈一阵了!

    如果以后缺钱再卖翡翠呗,小鼎的存在,就是安宁最大的底气!

    夜幕徐徐拉开。

    二楼卧室,安宁赤脚而立。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是安宁雷打不动的练功时间。

    安宁两目微闭,双手伸过头顶如同托着一块巨石般,胸腹如同波浪般起伏。

    鼻吸,气如丝悠长,连绵不绝毫无声息。

    口吐,气如瀑布倾泻,短而急。

    安宁修炼的功法很直接、很狂野、很霸道,就一个简单的方法:掠夺。

    灵气、死气、阴煞、阳煞、星之力、地脉之力……

    不管什么,只要是能量全部纳为己用,绝不挑食且无任何不适感。

    吐纳中,呵、嘘、呼、吹、嘻、呬六音在安宁口鼻中出现。慢慢地,安宁找到了节奏,也忘却了外界、自身的一切。

    深吸长呼的声音变得微不可闻,安宁的体内却响起了一道非常微弱的风雷声,却是他体内的气血已如同大潮,汹涌澎湃、此起彼伏。

    麻、涨,缩、张……

    奇妙无比的体验感让安宁慢慢沉迷,不知不觉间已彻底忘记了“己“的存在,仿佛化身一个巨人傲立于茫茫宇宙中。

    巨人吸气,无数星辰崩塌,点点烟火一闪即逝。巨人吸气,无数星辰从巨人口中吐出,迅速的在宇宙力场下找到了各自的位置与运行轨道。

    星辰旋转、明灭,一道道蕴含大道的气息在安宁眼前演示着生与灭的奥妙。

    虽不明,但安宁心中却有所悟。

    欲记下,却又恍然若失,不可形容……

    安宁并没有因为各种异样感觉而产生杂念,而是将除了将守在眉心一点灵光外的所有意念全部放空。

    呼、吸……

    心脏部位的本命精血开始加速,一缕缕暖流循着安宁意念开始融入血液,进而流向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小鼎轻轻振动。

    一线无比玄奥、晦涩难名,虽微乎极微却又蕴含着无穷伟力的力量于须弥间被小鼎引动,穿过无数维度空间降临在安宁头顶,普一接触到安宁身体便遁入其体内,化为三种颜色的力量,各行其事。

    一种,至阳金色。

    融入身体、融入心中精血,滋养着安宁的全身肌膜、筋骨,并引动地脉之气由脚心上行,两气与丹田相交,激荡、旋转为旋涡后汇聚成螺旋气息,经丹田下沉会阴、尾闾,沿夹脊棘突中上行,达头顶百会穴,再下颜面,过喉,由胸腹正中线入丹田中形成一个循环。

    气息流转,仿佛一股股潮水一次次的冲刷着脊柱,脊髓似乎在冲刷中变得洁净,脊椎关节一次次的拉伸、复位,联动周身十二大筋浮于体表。

    气息激荡,大筋如琴弦被拨动,引起安宁全身肌肉激烈的高频震荡,一缕缕细若游丝的污血、污垢从毛孔中喷出……

    安宁刚刚膨胀的身体慢慢地缩小,缩小,肌肉、筋膜、骨骼的密度也在飞速的加大,变的愈发的坚韧、结实,尤其是安宁的骨骼慢慢地出现了一层淡淡地金色……

    洗骨伐髓,炼精!

    一种,至高紫色。

    由口鼻处入体,在喉关与金色力量汇合,一路下行……

    所经之处,紫色力量不断渗入经脉、穴道之壁,使得经脉和穴道更加更宽广、更坚韧,甚至安宁的骨髓颜色也在慢慢地变浅。

    每逢经脉分叉处,总会分出一道分支进入歧途,如遇狭窄,则慢慢扩展;如遇障碍,则徐徐冲刷。

    通脉,化气!

    一种,神秘黑色。

    量极少,自动汇集与眉心,悄悄的隐入泥丸宫后消失不见。随着它的隐入,安宁识海内壁上浮现几道晦涩难明却又带着大道至理的纹路,一现既隐,忽而再现,明灭中,一道无形的力量正在孕育。

    蕴神!

    安宁从一开始便借助这股力量修炼,所以并没有分神,反而顺势入了无色、无形、无相的境界。

    吸,天地在膨胀,身,也在膨胀;

    呼,天地在塌陷,身,也在缩小!

    安宁仿佛回归于母体,无忧无虑,又仿佛置身于时间停止空间,无思无念。

    无三花聚顶,无五气蒸腾,更无金光护体。

    没有所谓行功路线,也不会考虑气归何处。

    身,渐渐的空幻为混沌,循着宇宙的节奏,膨胀、缩小……

    呼,亿万毛孔飘逸出丝丝灰色气息,旋即便被笼罩在安体外的玄奥力量分解;

    吸,无量混沌之气进入体内,滋养着所有的细胞、筋脉、经络……

    凌晨时分,安宁睁开眼睛,胡乱冲洗了下走到二楼游廊前。

    老宅院还是那个老宅院,一草一木无比的熟悉,只是多了许多色彩……

    黑色的水汽弥散在天地,庭院花坛中的那株百年茶花树树冠上散发着一层淡绿色的气息,在雨雾中,在黑色水汽中不断的变化着造型,似乎是花树精灵在雨中舞动。

    绿色、黑色,居然是如此的和谐!

    风突然大了一些,卷着雨水打在玻璃上,景色变得有些扭曲、有些迷幻……远处的高峰隐现,夜雨将小楼以及视线中的一方天地笼罩着白色的烟雾中,雨滴不大,如丝如纱,随着风四处飘荡,在天地间划出无数优美的弧线,最后淅沥沥落在地面、墙面……

    屋檐上一滴滴雨珠在瓦檐滴落,如电影慢镜头般变化着各种形状,最终击打在院内的石板上,溅起更细小的水珠,向四处飞溅……

    整个古城似乎化为一幅烟雨泼墨,又似一曲渺渺仙音,如仙境出尘,又如天地轻吟浅唱。

    这就是安宁刚开始修炼时觉醒的一个神通。

    破虚妄、洞纤毫、察隐微……谓之观幽。

    安宁眨了眨眼睛收起了观幽神通,一缕精神力无声无息的印在小鼎上。

    下一刻,一道雪白的光芒伴随着一声清鸣,安宁右手中瞬间出现一把长刀。

    刀刃长2米,刀柄约一尺,刀身直且狭长,刀尖处弯弧反刃。

    刀身轻轻震动,刀附近的空间突然浮现无数细微如蛛丝般的黑色裂纹。

    裂纹变化万千,上一刻出现的裂纹刚刚消失无数新的裂纹已经浮现,周而复始,直到刀身渐渐地恢复平静不再振动方才彻底消散。

    安宁心念连续转动,长刀随着其心念变化在极短时间内快速依次变幻出长斧、长枪、短刀、匕首、长弓等各式冷兵器,最后为一把刻刀飞快地在指尖旋转。

    刀光闪闪,如一轮发散着寒光的圆月在安宁指尖幽幽浮起,点点代表着灵气的白点凭空浮现,如归鸟入林般投入圆月,刀芒又凌冽了几分。

    突然,安宁的耳朵猛地动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从天空响起。

    安宁心中不由疑惑的抬头看向窗外。

    西方,乌云随风翻滚,一片巨大的旋涡状云团正缓缓旋转着,时而有电花在云缝间闪现,却又听不到雷声响起。

    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