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54章 用心良苦(下 )
    章节数没有错,下午会把前面的第57章拆成第52、53章

    -------------------

    阴阳五行大阵,共用320块烟盒大小的极品灵晶,消耗了不到四分之一的力量。

    给了也就给了,国家强也就少年强。

    安宁当时留下这些灵晶一方面是为了增强国家实力,另一方面也是用来堵住官方可能的诘问。

    安宁要告诉某些人。

    我不给,你不能要!

    我给了,你不能认为是理所应该的事情。

    三人又简单交流了一阵,姜先生与老古起身告辞,安宁送他们离开经过古逸轩时故意停下脚步。

    “小古啊,这两位客人要不要搜一下,说不定他们夹带了重要物资呢?”

    此言一出,古逸轩顿时委屈到眼圈通红,老古已羞到满脸通红,但姜先生却似乎没听到般继续向前走。

    刚刚那一沓文件中有一部分就是安宅的安保条例,里面出入管理条例中赫然写着重要物资未经上级部门批准不得带出安宅,收缴后由上级部门统一处理。

    这个文字上留尾巴的事情不是已经赔礼道歉了吗,有完没完啊?

    小气!

    睚眦必报!

    得理不饶人!

    果然如性格分析报告上说的一模一样。

    老古无奈,只得转身走到安宁与古逸轩之间,一脸无奈的道:“安先生,我带小古回去好好教育,这事就过去好不好?”

    安宁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呵呵,这话说的,你上次大冷天站在雪地里我却不辞而别,现在想想都有些不好意思……”

    老古一阵气恼,原来在这里等着呢,可他没办法只得摆摆手,“呵呵,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安先生帮了这么大的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安宁笑了笑,快走几步追上姜先生。

    “安先生,见笑了!”

    姜先生似乎心胸间压着一块巨石般,说出的话无比的凝重。

    “没什么!”

    安宁摇了摇头,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真佩服那几位的胆子,一介凡人居然敢跟修士玩文字游戏,这也是遇到我,如果不及时纠正,以后遇到别的修士搞不好就会出事!”

    “都是因为资源匮乏闹的!不过,有了你留下的那几百块极品灵晶应该够用一阵子了!”

    “不可能!修炼资源永远都不够用,不信你回去问问,我保证军部的将军们会告诉你再来三万块或许够用一年!”

    姜先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安宁这句话真没说错,就在刚刚的会议上,军部几员大将还在嚷嚷着修炼资源不够,至少需要5万块极品灵晶才够用。

    这人啊,欲望是无穷无尽的!

    姜先生突然有些理解安宁今次折腾一番的用意了。

    有些话提前挑明了也好,省的到最后闹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反而难为。

    “我会提醒并约束他们,另外,听你的意思还会有其他修士降临?”

    安宁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无垠星空。

    “天地重开灵气复苏应该算是一场量劫吧,地球虽然不是主战场,但天道算计就这样,有矛必有盾。妖族既然已经现身说不定修士宗门也快出来了。万古岁月,天知道地球还藏着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能不能说说去妖境谈判的事情?地球虽大却也很小……”

    姜先生看着就要走出安宅,而起安宁似乎有些触景生情,心知这次机会难得便试探这开口问道。

    “我一个人能保住家宅平安就谢天谢地了,积怨千年,总归给他们一个发泄的途径吧!”

    安宁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更何况人家不是有特斯拉、绿巨人和队长吗?拯救地球的时候到了……哈!”

    安宅侧门就在眼前,姜先生停下脚步,问道:“你估计能争取多久的时间?”

    “全球范围不好说,我们至少有5年的安稳日子。不过也有一个风险,我就怕修士宗门降临后主动挑起战争,说不定那些人还会给我扣一个私通妖族的帽子呢……哈,谁知道呢?”

    安宁说完,笑嘻嘻的站在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就不送出门了,请!”

    姜先生停下脚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安宁看了很久,最后他抬起手在安宁肩头上拍了几下,“让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承担这些事情,我们……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那我们就是同犯!”

    说老实话,安宁这一刻心里蛮感动的,不管事情如何发展,至少情感上得到了认可与抚慰。

    “哈,也不至于这么沉重!三五年……呵呵,修士之间虽然会耍嘴皮子,但到最后还要看谁拳头硬!”

    姜先生拱了拱手,“那么,耍嘴皮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安宁哈哈大笑着拱手回礼,“请!”

    本来氛围挺融洽,颇有些君臣两相知或者英雄相惜的情怀在其中,结果姜先生与老古两人先后迈出门槛后,古逸轩却冷不丁的冒了一句,“我不服,我服从命令严格执行安保条例有什么错?”

    安宁不由呻·吟了一声,以手抚额,满眼同情的看向老古。

    能把他养这么大,真是辛苦了!

    老古则眼前一阵发黑,哆嗦着手就往腰间摸,吓得姜先生一把抱住了他的手。

    天知道老古有没有带家伙,可别闹出个人伦惨剧出来

    安宁看老古的样子是真的气坏了,只得叹了一口气,一脸严厉的看向古逸轩道:“我是不是你的上级或者领导?”

    古逸轩这次没有犯错,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是!”

    “我的命令你是否无条件执行?”

    “是!”

    “好吧!”安宁指了指人影绰绰的胡同口,“去,走出巷口前行20米,站在栏杆上撒泡尿!”

    安宁家独占了一条胡同,从侧门走出胡同就是后海。

    此时正是游客最多的时候,虽然不至于摩肩擦踵,但用川流不息四个字形容人多并不离谱。

    让一个大小伙子站在人来人往的后海栏杆上撒尿,也亏安宁想得出来。

    此言一出,别说姜先生、胡欢以及两边的安保人员了,就连晕乎乎的老古此时也惊得一塌糊涂,一个个的都站在原地表情各异的看着安宁。

    古逸轩也气到满脸涨红,怒吼道:“上级不会下这种命令,你这是侮辱我!”

    “关系切身感受时就知道分辨对错,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还美名为执行命令?你这算不算推卸责任?”

    安宁一把揪住古逸轩往门外一丢,“滚,认识不到错误就别进这个门!”

    安宁转身就走,胡欢紧跟着挥手关上了大门。

    啊!

    古逸轩重重地甩在地上后并没有爬起来,而是四仰八叉的躺在地面上对天空发出一声怒吼。

    今晚对他而言是一场折磨,他至今没有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为什么安宁会这样对待他。

    老古此时却反而平静下来。

    他知道安宁应该对古逸轩有期望才用重锤敲打,否则以安宁的性子管你是谁,理都不理任古逸轩自生自灭就是了。

    这头犟驴啊,怎么就磨不过弯呢?

    姜先生也反应过来,站在一旁不停的摇头。

    古逸轩只不过是适当其冲赶上了。

    就算今天是王逸轩、孙逸轩……都不会比古逸轩好到哪里去。

    独立思考、审时度势、因势利导与坚决服从、坚决执行并不矛盾,可是能将两种思维融汇贯通的有几人?

    算了!

    姜先生挥了挥手,示意随行的工作人员将古逸轩扶到另一辆车上,随后将他与老古送回了家。

    只能希望他能尽快想通。

    想不通就只能是兵,想通了至少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