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56章 回归,筛选安保
    帝都安宅上空,安宁拉着苏云的手从空气中走出,停在了半空中。

    苏云低头看过脚下熟悉的院落,有些不满意的嘟囔道:“不是逛街吗,怎么直接回家了?”

    “逛街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们先看看房子!”

    安宁松开苏云的手低头向下看去,尽管胡欢已经说过了相关信息,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完整的看到实景。

    安宅东西宽130米,南北长100米,是一座由五座四合院并联而成的大宅院,划归安宁前的那部分院子原本是四合院花园式国宾馆,如今整体腾空交给安宁,倒也是省了安宁的事。

    从西往东,第一套五进院是安宁原本住的院子,第二套五进院子是主宅院也是以后安宁的主要活动区域,胡欢已经将东西全部搬进了这里。

    第三套院主体为花园,错落有致的分布着花厅、凉亭、水榭、荷塘、花木翠竹以及鱼道、若干木制雅舍。

    前院正厅为五开间硬山建筑,体量较大带耳房与游廊。后院正房也是五开间硬山带耳房、游廊,前出三开间歇山抱厦。

    第4、5套院是四进院,北面内缩了20米当做停车场与地下车库出入口,4号院前院与3号院花园一体,后两进院为客房。

    5号院是工作人员居住生活的院子,房间多空间小,靠东墙还多了一排南北向的单坡顶厢房,现在属于护卫的宿舍。

    安宁指了指第三套院子,“第四、第五套院子是客房还有工作人员住,我也不想委屈你。我住2号院,你住3号院也就是花园的后正房,五间房子随便你挑!”

    苏云摇了摇头,有些挑衅意味的对着安宁挑了挑眉毛,“环境是很漂亮,可你知道我不怎么喜欢穿衣服哦,以后家里来客人时一定会逛花园,你不怕我被人看光光……”

    安宁捏了捏眉心,“你为什么一定想要我原来住的院子?”

    苏云故作惊讶的向后跳了半步,“嘻嘻,你看出来了!”

    安宁得意的笑了笑,“欲擒故纵,老把戏!”

    苏云挥手在空气中画出安宅的平面图,指了指最西也就是安宁原来住的院子。

    “你住在2号院,3号花园的正房与2号院倒座房平行,住这里就像失宠了的小老婆,人家才不干哩。1号的四进院正房与你住的正房连在一起,一看就是当家大妇住的房子。我不哭也不闹,也不搞乱你对整个院子的安排,把你原来住的房间给我……”

    安宁想了想也没觉得什么大不了,就胡乱的应了下来,“好,好,整个院子都给你!”

    “弟弟真好!”

    苏云嘟着嘴巴刚想印章,却被早有防备的安宁躲开,“别闹,下去看看吧!”

    一间装修为办公室的厢房,正端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的胡欢耳朵微微一动,将文件倒扣在桌面便快步走出了房间,一步迈出人已经到了3号院荷塘小石桥上。

    然后就看到安宁、苏云两人正笑眯眯的看着站在两人面前的安保人员,似乎对他的反应速度很满意。

    胡欢对站在安宁身前垂手而立的青年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少爷,苏小姐,欢迎回来!”

    安宁点头示意后指了指苏云,“胡欢,她以后住在咱们原来的那套院,你问下她的喜好,把那里重新布置一下。”

    苏云知道安宁故意支开自己,便很识趣的口称要实地看房讲解,拉着胡欢离开了小石桥。

    安宁看着正面对着自己的男青年,有些打趣意味的开口道:“小古,明天晚上叫你爷爷来家吃顿饭,我想问问他怎么想的,干嘛送你来我家当安保呢?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分了!”

    他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古逸轩尽管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但第一次接触到传说中的安先生就被问及有些敏感的话题,一时也被问住有些不知所措,还好他反应比较快,马上脚跟碰脚跟打了个立正。

    “首长要求我们务必保障安宅不受打扰。让先生的居住、出行免受打扰也是为国做贡献!”

    安宁随意的挥了挥手,笑道:“这话说的……教的不错!嗯,你们都学了两仪武宗的体术?”

    古逸轩心中一激灵,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了,急忙大吼道:“是!”

    安宁摆摆手示意古逸轩跟着自己,两人就很随意的走下石桥,走进绿竹夹道的斜径中。

    安宁随手揪了片竹叶在手指中拨弄着,开口说了一通令古逸轩出了一身冷汗的话。

    “我知道你们领导的想法,派你们来的目的是想让我教你们修炼,最好再搭上点修炼资源,对不对?”

    古逸轩不好接这个话,只好嘿嘿笑而不语。

    “教你们这四十来号人没什么,修炼资源也不会缺了你们的,但你们轮换、调动的事情要好好说一说。我不同意你们入驻文件中列出的条款!你待会儿就跟你们领导讲清楚,每年最多轮换三分之一,人员进出的最终决定权在我这里,如果同意就留下否则全撤走!”

    古逸轩松了一口气,这个标准比预估的情况要好,于是他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首长说一切以您的意见为准!”

    安宁停下脚转头看向古逸轩,竹林景观灯照耀在翠绿的竹叶上有反射到安宁眼中,耀的他的眼睛绿油油地像一匹狼,看到古逸轩心中阵阵发毛。

    “先生……”

    安宁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感慨道:“听你心跳就知道我上当了!记得跟你领导讲清楚,以后别搞这些花样!我不喜欢这种算计而且事后恼羞成怒掀桌子的脾气是有的……这是第一次,下不为例!”

    “我一定转达!”

    古逸轩右手用力按着心脏部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刚安宁沉默不语的那几秒钟太吓人,让他甚至有一种心脏骤停的濒死感觉。

    好可怕的威压,我该不该说那件事?

    按照安保条例,古逸轩本应该早早地避开安宁的行走路线,可他在发现安宁后不顾安宁身边有人依然决然的踏上了小石桥,目的就是想找安宁求情。

    只是,他现在突然犹豫了。

    安宁却感应到古逸轩的气场变化有些剧烈,便好奇的转身看向古逸轩,“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

    古逸轩见安宁主动开口,心中一横便将来意讲出,讲完后忐忑不安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安宁。

    安宁听后笑了下,“曾军与欧阳两个人的关系极好,考核表现与最终考核得分也不分伯仲,只是曾军考虑到战友情就在第二次考核项目占优的情况下主动退出,可以说是把名额让给了司徒。而你现在想为曾军争取一个名额,对吗?”

    “是,我认为具有这种奉献精神的同志……”

    古逸轩说着说着发现安宁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而且他的眼睛越来越亮,原本心中那股萦绕了很久的感动与斟酌了不知多少遍说辞也似乎被这道目光驱散,最后他突然有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他停了下来手足无措的看着安宁。

    “不说了?”

    安宁面无表情的用手指了指前院宽敞的正厅,“听起来挺感动的,这样吧,你召集所有人去那里集合!”

    要出事!

    古逸轩心中一跳,急忙抬头看向安宁张口想解释,却看到安宁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无比,语气也变得异常冰冷。

    “怎么,有想法?”

    在安宁身边时,你唯一的上级只有安宁一人,千万别犯傻!

    就在古逸轩硬着头皮想出声时,爷爷在他来安宅之前百般叮嘱的话跳出心头,顿时如一盆冷水浇在了他头上令他有些发热的头脑重新冷静下来。

    “没有,我马上召集!”

    安宁冷笑一声说了句算你聪明就转身去了2号院。

    古逸轩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再冷静一些,先是发出了召集令,然后拿出了手机。

    会议室内,老古看到来电提示后眉头一挑,拉着姜先生、魏院长去了会议室旁的小休息室并打开了免提。

    听完古逸轩急促并言简意赅的汇报后,姜先生右手握拳击在左手手心上,“要坏!”

    老古也顿时大急,“小轩,你们不许触怒安先生,我马上就到!”

    姜先生补充了一句:“我也去!”

    魏院长一听就急了,“你们都走,妖境使团的事情怎么办?”

    姜先生一边与老古匆匆向外走,一边低声解释道:“安宁给温宁三人玉佩的目的是什么啊,其他人看不清,你还看不清?领导班子不变,补充相关专家进去!”

    魏院长呵呵一笑,道:“这可是你这个班子拍的板哦,军部如果有意见我就让他们找你!”

    姜先生用手拍了下老搭档的胳膊,“原来你在这里等我……性质不一样,军部想摸清楚敌情所以他们想多派侦查员,你这边的人自己斟酌吧,该踩刹车的时候别脚软!”

    魏院长郑重的点了点头,与姜先生、老古分手进了大会议室。

    红宫与安宅距离很近,也就几分钟的车程。

    胡欢开门后看到姜古二位并没有表现出惊讶而是一副就等你们的表情,在赶往3号院正厅途中,胡欢在老古耳边低声说道:“少爷对小古打电话给家长的表现很不满意,你仔细点,没有下次了!”

    老古脚下一软,幸亏胡欢伸手扶住方才没有跌倒,不过老古也不愧是历经沙场的大佬,也就是这电花火石间便想通了个中缘由。

    接到电话时没有多想,如今才反应过来古逸轩将安宅内部事务的事情汇报给自己是犯了忌讳,也违背了给安宁的承诺。

    安宁让胡欢透出不满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安宁却将这件事归于孙子打电话找爷爷求教,也就等于抬抬手放过了古逸轩这一次,顺手还让自己欠下了人情。

    想想他不经意中用三块玉佩稳住了温和三人在与妖族沟通中的领导地位,老古心中对安宁的认知再次刷新。

    明明是条老狐狸却装成了小白兔,谁再跟我说安宁不懂人情世故我跟谁急!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老古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情自己还得接下来,毕竟古逸轩这件事处理的非常不妥当。

    “谢谢胡先生,也谢谢安先生,万事开头难,磨合过程中我们需要多沟通、多换位思考,当然,今天这事情我们也会引以为戒!”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安宁召集安保会议的地方。

    安宁背着手站在安保队伍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一张张同龄人的面孔。

    毋庸置疑,都是精英,且体修术修炼都进入了练气中期,一个个气血旺盛远超常人。

    外表也不错,身高都在178到183公分之间,面容俊朗,不愧是出自天下第一团的精英。

    可是,这些人都僵化了!

    安宁心中暗叹一声,缓缓地开口,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一位安保队员都能清晰的听到。

    “刚刚你们古队长已经表述了事情经过,那么,欧阳出列,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最真实的想法!”

    一个面无表情眼神中却带着倔强光芒的青年迈着无可挑剔步伐走上前,“报告,我不会输!”

    安宁嘴里啧啧有声围着他转了一圈,不阴不阳的说了句,“你这样讲是不是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呢?”

    欧阳的腰背挺得愈发直,怒吼一声,“我不同意让,再比一次,输了也心服口服!”

    安宁哈了一声,“对哦,你似乎是拒绝过,不过你其他队友投票认可了曾军的做法……少数服从多数,哈!”

    安宁说到这里,抬头看向欧阳吼完后气势有些受挫的安保队列,“当时投票支持继续比下去的人出列,站在我右手边!”

    刷刷!

    包括古逸轩在内共21人重新列队站在了安宁右手。

    安宁似乎有些奇怪古逸轩的选择,“小古,不支持曾军的是你,现在又替他争取机会的也是你,怎么回事?”

    “报告!我作为参选人员不支持曾军当时的做法,但现在作为他的前队长,我有必要为他争取机会!”

    安宁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哦,理解,不错!”

    老古与姜先生此时同时松了一口气,知道古逸轩终于逃过一劫平安落地。

    而安宁此时已再度将视线投向已热泪盈眶的欧阳,“怎么,还哭了?是不是觉得被朋友侮辱了?”

    欧阳吸了吸鼻子,大声吼道:“是,我不想戴上被人让的帽子,凭什么啊?我不服!”

    欧阳最后我不服三字已经有些声嘶力竭,安宁听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看向留在原地的大多数人,突然一笑,而老古却被这笑容惊的有些心惊胆战。

    怎么有一种看着人向悬崖迈步的感觉?

    “现在承认自己做错了的人出列,站在我左手边!”

    刷刷!

    队列中走出了19人。

    安宁走到他们面前,挥手甩出白纸与笔到每个人手中,“把各自的认识写在纸上,十秒钟计时,开始!”

    十秒钟,一张不方便书写的白纸与一支笔,几乎是没有留下任何思考的时间,刚刚站出的19人不敢怠慢,急忙以手心为支撑,挥笔疾书。

    十秒钟刚到,安宁便离开挥手抽回了笔,“念!”

    “输赢未定,没考虑欧阳的想法!”

    “两强相遇,必分输赢!”

    “不怕输就应先比再让!”

    “……”

    随着每个人将自己的理由念出,留在原地的7位脸上渐渐地失去了最初的坚定。

    等最后一人念完后,他们中有2人低吼一声,毫不犹豫的迈步走到安宁左手侧,虽然没有入列,但也离开了原地。

    安宁也没有阻拦他们,而是将视线投向依然留在原地满脸纠结举棋不定的5位。

    姜先生与老古见状不妙,急忙快走几步走到安宁正厅口,对安宁拱了拱手,虽然没有说话但求情之意已经溢于言表。

    安宁没有理他们,而是环顾身前身侧三列队伍。

    “所谓修士,与天争运,与地争命,与万物争机缘,安身立命不外乎一个争字。曾军不管出于什么想法放弃了就是放弃了,我这里没有重来的机会说不定他另有机缘。所以,他以及你们在这件事中的立场无法以是非对错评价。”

    “欧阳从未放弃,也无需再次比过,我取的就是这个不服气,他可以留下。”

    “修士修真修的是一个真字。按现代人的说法,感悟天地之奥妙是换位思考,你换位怎么能融入并沉浸其中,第一次出列的人能冷静地站在欧阳的角度思考,可以留下。”

    “感悟后必有所得,此时需要自我剖析,也就是自醒。人都会困与迷障中不得自觉,此时需要放下自我去观察与学习。所以第二次出列以及最后醒悟并立即行动作出选择的2位可以留下。”

    安宁说完后看着最后的5位,他们之中或者面有不服、或后悔莫及、或迷茫、或哀求,但这个时候却晚了。

    安宁对胡欢点了点头,“每人补三个月的工资,送他们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