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50章 关系定位
    半个多小时后,帝都再次发来联络请求。

    当刘鹏与岳志强两人的即时影像在帝都会议室显示区出现时,现场传来一阵惊呼声。

    那位对安宁提出安排孩子锻炼需求的清瘦老人甚至从座椅上站起,探着身子细细看向岳志强已经恢复如初的胳膊,随后用带着颤抖的声音问道,“岳志强,你的手……这是好了?”

    岳志强起身挺胸,大声喊道:“报告首长……”

    这时,清瘦老者脸上的表情顿时变的极为难看。他连连摆手道:“都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嘛,以后我们以同志称呼彼此……呵呵,你的手什么感觉?”

    “有些无力感,安宁说两三天后就会恢复完好!”

    清瘦老者的深情顿时变得有些激动,甚至身体都有了些轻微地颤抖,一两个呼吸后他方才恢复了一些,开口问:“怎么没有看到安先生?”

    岳志强闻声后抽了抽鼻子,声音也变得低沉下来,“安宁……先生的伤势很重,给我治疗时还吐了血,胡管家扶他去调息疗伤,就在旁边的小房间。”

    “有没有说什么时间出来?”

    岳志强摇了摇头,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的抗拒、不认可以及些许的不以为然。

    清瘦老者肯定注意到了岳志强的表情变化,心中暗叹再次开口却找到刘鹏,“刘鹏同志,你和安宁先生的关系不错,一定要与安先生耐心沟通、传递我们的困难与想法,请他理解和配合……”

    刘鹏起身,默默地听着。

    小石窟内,苏云狡黠的笑了下,执起面前的小壶给安宁续了茶,“大少爷,刚刚我已经解释过了,归根结底是你说话伤人心,人家才赌气回娘家的,对吧?”

    女人都是文学大师,最擅长咬文嚼字!

    安宁身上的肌肉抽了下,站在他背后涂药的胡欢下意识的停下手,“少爷,是不是弄痛你了?”

    “没事!”安宁温和地笑了下,“原以为天香膏早已失传,没想到你藏的这么深……多给我几罐吧!”

    “好啊,不过只能给再你一罐,我自己也要留一罐备用!”

    苏云取出一个儿童拳头大小的白玉圆罐放在青玉茶海上面,“我就一个条件,帝都家里有我一间房子!”

    安宁的手本已经伸到了圆罐上方,听到苏云的条件后微微顿了一下,随即收起圆罐,“行!”

    苏云开心的拍了拍掌,随后眼睛一转,突然拉着长音娇喘一声,“嗯~~呐~~你床头给我留个枕头啦!”

    混蛋,胡欢这一旁听着呢!

    安宁顿时对苏云怒目而视,而苏云却笑嘻嘻地嘟起嘴巴发出个啵音,随后隐入了虚空。

    胡欢却有些纠结的开口道:“少爷,我需要您明确对苏云小姐的态度!”

    安宁笑道:“怎么,怕得罪她?”

    胡欢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是怕,而是家里以后会有许多工作人员,我不想让少爷以后为难。”

    “我和她有些传承渊源,可彼此立场不同各有小算计,所以可以合作且可以有限的信任。至于她一直表现出的暧昧不用当真,她只是……只是想配种!”

    安宁对某件事并非不懂,被苏云撩拨时也会有正常的生理冲动,但越是这样安宁心中就越不爽快,甚至可以归到羞恼。

    可以因爱而撩拨,也可以单纯馋身体而撩拨,这些因占有欲而衍生的行为属于本能,安宁能理解且已经习惯。

    但是,突然有一个妩媚妖娆之极的女人闯入了他的生活,对他百般撩拨的目的却是为了配种,而且观其言行还属于用后即抛的那种,这种感觉委实让安宁开心不起来。

    胡欢认真的点了点头,“非敌非友,属于有一定默契的对手且未来有发展为跑友的可能,所以归到特殊类朋友,这种理解可以吗?”

    安宁有些不爽的道:“可以委婉一些吗?”

    胡欢此时已经完成了涂药工作,认真地收好药罐后走到安宁面前,用一种正式劝谏的语气道。

    “天狐族尤其是王族狐女的花冠内蕴含的力量很奇特,与她交配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建议少爷考虑接受。”

    “你是说纯阴之气吗?确实有一些好处但并非必需,而且……”

    安宁回忆了一番后摇了摇头。

    “若是儿子还好,儿子跟随父亲种族形体。但你也知道天狐族的德性,下一代十有八九会是狐狸形体的女儿,你能想象出几个小狐狸在你身上爬来爬去叫爸爸时的感觉吗?”

    胡欢嘴角抽搐了下,“很温馨!”

    “你……去忙吧,不用太注意礼貌,关键在于立场清晰明确!”

    安宁黑着脸指了指石门,胡欢讪讪地退了出去。

    充当客厅的石室内,岳志强与刘鹏二人正垂首而立接受教诲中。

    胡欢走到两人面前,微微躬身,“两位,少爷需要绝对安静的疗伤环境,所以……”

    胡欢指了指通讯器后再次躬身,“请立即着手构建临时宿营地,明天午时我会封闭此处!”

    “呃,好的,抱歉!”

    岳志强急忙表示歉意,而刘鹏则隐蔽的翻了个白眼。

    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位管家的做派与安宁一样,礼节上无可挑剔但说出的话却能噎死人。

    岂料,胡欢却转身看向刘鹏,“胡欢不想冒犯刘先生,可是情况特殊,只好无礼了!”

    刘鹏懵懵地看着胡欢,心头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升起。

    “因为要分心控制那道镇压大妖的雷暴,少爷的伤势已有加重的趋势。所以请刘先生抓紧时间与四头大妖沟通,您现在一直在浪费少爷用生命换来的时间!”

    “另外,因为少爷控制力下降的同时雷暴力量却持续增长,所以雷暴力量有随时失控的风险,请做好紧急撤离的准备。”

    胡欢毫不客气的指责让刘鹏如五雷轰顶般脸色顿时变成一片惨白,踉跄了一步后眼睛不由的看向影像显示区。

    而帝都那边的人们脸色也非常难看,事情怎么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也难怪安宁的管家出来赶人了!

    胡欢转身看向摄像头,以手抚胸微微躬身。

    “关于安宅工作人员的选择纯属家事私事,不劳挂念。另外提醒姜先生及在座诸位,安宅是与鬼神作战的主战场并非净土桃源,一些重要人士请远离以免意外。”

    胡欢说道这里后挺直了腰板,“以上为转述少爷的话。作为少爷的管家,本人有几句话请姜先生斟酌。”

    姜先生脸色一紧,急忙开口道:“胡先生请讲!”

    胡欢面无表情的看着摄像头,双眼中不时闪现出道道绿光,这一景象被摄像头忠实的传递到另一端,令所有人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尤其是在场的军人们,他们对这种感觉最为敏感。

    什么事情让这一位动了杀心呢?

    “某商汤年间闭关不出三千五百年有余,游历红尘时遇到少爷,如今忝为安宅管家。所以,某与今世无任何因果牵连,姜先生是否认可?”

    没有因果牵连就代表着没有任何顾忌,也就代表着……

    姜先生眼睛猛的一眯随后骤然张大,“是的,认可!”

    胡欢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拱了拱手,“某曾有言安宅无意世俗事务,可记得?”

    姜先生缓缓地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由地琢磨胡欢这番杀气腾腾地话仅为个人态度,还是代表着安宁的态度。

    胡欢笑着点了下头,“得罪了,或是我多虑。请姜先生理解少爷用心之纯粹,并珍惜彼此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