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34章 打埋伏
    一个人表现出羞耻、尴尬、挫败等情绪时,他的磁场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因为缺乏样本,安宁也无法给出答案。

    但是,绝无可能会出现深蓝色与银白色,前者代表冷静,后者代表谋划。

    苏云一定是在说谎,但她的目的是什么?

    安宁心念一转,对小鼎发出了召唤,“小鼎,我在感悟大道时遇到了一道力量,是你吗?”

    小鼎无言,不过与以往保持沉默不同,这一次他主动分享了两段记忆给安宁。

    一段是红狐现身,说了句不解风情的鲁汉子后发晃动九尾束缚住自己。

    一段是红狐讲解大道,留下大道感悟烙印以及她与小鼎的最后一句对话。

    某……将为我族续结传承……就此别过!

    安宁:和青丘雕像是同一人,她就是涂灵吗?

    鼎灵:是涂灵分身。她帮了我,作为条件我承载她的分身直到她主动离开。

    安宁:为什么要屏蔽关键对话?

    鼎灵:涉及造化,不可说、不能说!

    安宁还想继续问时,却感到手上一紧,随后便看到苏云那张似羞似啧的俏脸。

    “不许再想了,再想就……就不给你摸了!”

    姑娘,我没想,是你想多了!

    安宁温和地点了点头,随后便看到苏云纤手一挥,隐约间大道锁链闪现,刚刚消失的奇幻美景随着苏云空间之力的延展而一帧帧的再现。

    这一次与前两次有所不同。

    前两次是苏云在外界破开空间屏障进入高维空间,而这一次是在空间内催动空间法则。

    也就是说,安宁第一次看到了空间之力从零到有的过程。

    这一次,安宁莫名的懂了。

    不是跳跃,而是折叠!

    那些点不是力场平衡点,而是一个个的坐标点。

    苏云在她空间之力能覆盖范围内选中目标方向上任一点,然后如折纸一般将两点重叠再打开,人便瞬间跨越距离到达了刚刚选定的坐标点。

    距离越远需要动用的空间之力就越多。

    距离越远需穿透的空间力场就越多,对空间法则感悟程度的要求也越高。

    同时,就像超音速战机在身后留下的湍流干扰到了周边空气,两身后也留下了一条弧形的涵道。

    涵道在各种力场排斥、牵引下在极短时间内扭曲变形,最终停留在达到力场平衡点时的状态。

    如果暂时忽略扭曲力场造成的种种困扰,或者不去参悟空间力场相互作用对应的大道法则,仅仅从折叠空间这一个点来讲,恰恰是安宁在纪录片《优雅的宇宙》中看过的知识点。

    宇宙之弦、黑洞与白洞。

    ……

    八月底的春城,傍晚的温度已经有了凉意。

    安宁独自漫步在翠湖边,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惬意自在。

    果然如安宁猜测的一样,两人刚降临在春城苏云便毫无征兆的躲进了高维空间内,溜了。

    不想我介入你的计划就直说多好,非得搞这么多花样!

    如果是青丘之前的安宁,他一定会偷偷的跟在苏云身后。

    苏云的计划顺利实施,则摘桃子;如果出了问题,则趁火打劫。

    不过,青丘一行使安宁得到了天大好处,安宁没好意思坑苏云,索性跑到翠湖边一个人闲逛打发时间。

    不知不觉,安宁来到了青云街的东口。

    在经过一家叫翠珍轩的店铺门口时,安宁的余光不经意的看到了店内的一样东西,心中一喜便毫不犹豫地走进店内。

    翠珍轩是个五开间的大店,里面玻璃柜台内摆着琳琅满目的翡翠制品,两位中年人正愁眉苦脸的看着面前一块翡翠。

    这块翡翠整体呈梯形,六十几公分高,重约九十公斤,一面已经全擦开,另一面也擦出了好几个大窗,能看出是老坑种冰糯种。

    但这块翡翠明显垮了!

    因为从窗口往里看就是大块的墨翡,墨绿色外则是一团团毫无规则混在在一起的红、褐、白、紫、绿等七八种颜色,显得格外混乱无序。

    更关键的是翡翠内有无数如蛛网般交织在一起的裂。

    有裂,就意味着这块料子出不了大块翡翠,而且看这么多裂的分布态势,估计这块料子内部已经破碎只能做些耳坠、耳钉等小东西。

    墨翡的行情就算这样,哪怕能出平安牌也能值钱。

    但这块料子别说平安牌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颜色混在一起连蛋面都做不了,完了!

    安宁直接走到那块杂色翡翠前,对旁边的两名面带苦涩的中年人轻声道:“老板,这块出不出?”

    魏龙是这块翡翠的主人,血本无归的他本来心情极其糟糕,冷不丁的听到有人询价不由心中一动,抬眼看去看清来人面貌后顿时有些喜出望外。

    “哈,安师傅!我关注你微博了,中央工艺美术馆啊,不得了……”

    说着话魏龙伸出了大拇指比了一下,随后小心的问道:“你看……我这翡翠还另有门道?”

    安宁也没有想到老板竟然会认识自己,更没想到老板竟然有了套话的心思。

    安宁笑着指了指翡翠,“从学会划线开始就天天对着青玉使劲儿,现在一想到青玉就恶心,见到你这料子就想无聊时练练手换换心情,老板想多了!”

    对哦,这位是玩青玉薄胎器的!

    魏龙顿时大失所望觉得自己算是白献殷勤了,然而就在魏龙想开口拒绝时却被蒋南重重地扭了一把。

    魏龙忍疼看向好友,他不明白为什么,“老蒋?”

    蒋南飞快的用土话告诉魏龙,“反正都这个样子了,是继续赌下去还是转手止损,你自己拿主意!”

    这块翡翠是冰糯种不错,杂色多也没有多大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那横七竖八的大裂以及那些陷入翡翠内部的脏色。

    如果没有高手能完美的避开这两大缺陷,这块翡翠最多做一批耳坠、胸针,也能收回千来万。

    当然,如果这些裂没完全进入深处说不定能开出两块镯子料和牌子料,总价值能到一千六七百万的样子。

    但这需要赌,说不定切开后情况更加糟糕。

    刚刚赌输了的魏龙有些心有余悸,不想再赌下去了。

    魏龙转头看向安宁,笑道:“您也是行里人,我赌这块料时花了两千六百万,您出个价吧,合适的话您就拿走!”

    “这料子还能出不少耳钉和碎翠,见面分一半,一千三百万行不行?”

    安宁的价格已经贴近了魏龙心理价位,且见面分一半这句话中透出的随意与漫不经心也让他吃不准安宁的真实想法。

    魏龙纠结了几分钟后见安宁脸上有些不耐烦,心中一急便狠狠地拍了下大腿,有些痛苦地道:“行,转给安师傅了!”

    目的达成,安宁赶紧付款走人。

    回到酒店,安宁便迫不及待的神识投入翡翠内部打起了腹稿。

    将那些脏色和混杂在一起的各色翡翠按部位剔除,裂与裂中间的翡翠全部挖空后稍作雕琢,三朵菊花赫然盛放。

    一朵,花管瓣荷花型,紫红色为主,白黄色相见。

    一朵,芍药型,舌状平瓣,粉红色花瓣上嵌着绿、黄、白三色。

    一朵,芍药型,红黄两色花瓣不规则分布,交错映照。

    “大乔、二乔,红衣绿裳!太不可思议了,太奇妙了……”

    安宁在识海中不断的调整着菊花的姿态,以求将大自然的意图最完美、最直观的展现出。

    这种上天馈赠的宝贝,如果不亲手雕琢就是亵渎,如果不能做到完美就是犯罪!

    只是,就在安宁拿出纸笔准备绘制设计图的时候,房间内传来一道波动,紧跟着嘴角挂着血丝的苏云狼狈地从半空中滚落在地。

    安宁大吃一惊,急忙冲到苏云面前焦急地问:“怎么回事?”

    苏云无比沮丧的摇了摇头,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被人出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