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33章 败家管家
    清晨,结束修炼的安宁微微一愣,拉开了房门。

    一身职业装打扮的胡欢刚刚站稳脚步,见安宁出现,急忙垂手而立,齐声说道:“主人、早安!”

    安宁看胡欢这种模样也有些不自在。

    如果有办法,他也不想用主奴契约,因为这样做会让他想起中学读书时老师对奴隶主的批判。

    但是,胡欢这头妖无论如何也不能任其自由活动。

    妖毕竟是妖,万一他兽性大发呢?

    “你以后别叫主人,叫……叫少爷吧!”

    “是,少爷!”

    胡欢干脆的改了口,却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留在原地。

    安宁皱了下眉,“有事?”

    胡欢神色自若的答道,“首先,我需要了解少爷您的个人喜好以便更好服务少爷,其次,少爷洗漱后请给我半个小时时间汇报工作,我昨晚对家里未来状态做了初步规划和预算,需要少爷过目。”

    惟器与名,不可以假人,君子所司也。

    安宁尽管非常讨厌这些事情,但他还是答应了胡欢的请求。

    胡欢跟着安宁进了卧室,刚一进门胡欢不由的抽了下鼻子,后退一步到室外嗅了下再度进了卧室。

    不过,他并没有对此发表意见。

    然而,安宁洗漱过程中,胡欢就化身唐僧,一直不停的询问和道歉。

    安宁刷牙,“少爷,建议您换用意大利‘Marvis’或者瑞士‘Curaprox’牙膏,它们的口感、气味、以及美白护齿功效都是我所知的顶级产品。

    如果您对‘中华’牙膏比较偏爱,建议您选用其高端中草药系列……

    “还有您的牙刷……”

    “闭嘴!”

    “抱歉,少爷,我需要最快了解您的喜好才能更好为您服务,这种方式也不是我喜欢的,保证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安宁洗脸,“少爷,您比较喜欢的什么样的水温?您应该适当使用护肤品,比如碧欧泉比较适合您这个年龄……或者‘La Prairie’、‘La Mer’也不错……”

    安宁擦脸,“少爷,您对毛巾的柔软度、绒的长度、密度、吸水度以及毛巾的大小、重量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如果没有,我推荐吸水性强且轻盈速干的葡国‘Abyss’品牌,以及国内‘最生活’品牌,后者是G20会议国宾专用巾……”

    “闭嘴!”

    “抱歉,……”

    胡欢如唐僧般喋喋不休的提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从洗漱、护肤、毛巾甚至到了内裤、袜子、皮带、床单、手表以及各种包……

    每当安宁给出选择后,胡欢就会通过手机上的某个据说是专为顶级富豪购物用的APP下单付款,随后就有电话与胡欢联系,商议好今天送货上门的时间。

    按他的说法,真正的顶级富豪买东西从不需要出门。

    安宁粗略的算了下账,还没出家门就已经消费了几千万。

    更让安宁感到惊讶的是自己的适应能力。

    当安宁换上了皮鞋,胡欢一如既往的推荐了两三个安宁从未听说过的皮鞋品牌。

    安宁居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Lattanzi(朗丹泽)量脚定制服务……

    之后,安宁看着每双单价十几万总计八双百多万的订单发出了灵魂之问:我堕落了?

    “胡欢,我一天一双皮鞋加运动鞋换着穿就可以,不用分通勤、休闲、车内、漫步……这么多场景用鞋吧,我们是不是节俭一些?”

    “少爷,每双鞋都有其特定的穿着场景,并且每双鞋穿过一天后至少要静置三天以便它恢复。

    我严格测算过您的收入,一切花费都在您可承受范围内。而起您的鞋子还没有考虑服饰颜色搭配,这一点我会在以后完善。”

    安宁吓的心中一突,急忙声明:“我只喜欢黑色皮鞋,其他颜色的鞋子一概不要!”

    安宁觉得自己策划了好久的奢侈消费计划与胡欢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此时他突然担心起自己的银行存款,按这个花钱的速度,岂不是很快就要缺钱了?

    果然,安宁的担忧是对的。

    等他坐下看到胡欢做出的预算规划,面对每月、季度固定采购红酒、茶叶的预算安宁跳了起来。

    “四五万一斤的龙井茶?这么贵的茶叶,我可不舍得喝!”

    “少爷,那些身家几十亿、数百亿的大富豪掏出上亿甚至十亿、二十亿现金购买您作品,您不能用家里这种百来块钱一斤的茶叶招待人家吧?我已经尽量节省了……”

    “呃……买吧!”

    胡欢见安宁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开心,惊惶的双膝跪地,“少爷,是不是惹您生气了?”

    “起来吧!”安宁无力的摆了摆手。

    “让我享受最惬意、最舒适的生活、让客人感受最贴心、最完美的接待是我昨晚给你的要求之一,咱们对惬意、舒适、贴心、完美的标准和理解不一样……这不是你的错,我需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说到这里,安宁索性不再翻看胡欢做的计划。

    怎么说呢,他此时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花吧,反正每年的租金收入那么多,随便花!

    不过,总不能让胡欢补贴自己吧……想到这里,安宁挥手拿出几十块顶级玉器和翡翠丢给胡欢。

    “这些玉和翡翠你先收着,如果钱不够就拿去卖了吧,总不能短了家里的开销,更不能让你自己掏腰包!”

    胡欢将这些顶尖玉器收入储物戒指后开口道,“房屋租赁收入稳定能够支撑全家消费,少爷的玉器雕件价值超凡但不宜频频出手。所以,建议家里再增加一个更稳定的收入渠道。”

    安宁眯了下眼睛。

    胡欢提醒的有道理。

    按常理,一个玉雕师每年出品的精品是有限的,自己短短一个月内已经出手好几件精品翡翠,至少今年内不适合再拿出新的作品。

    “你有什么建议?”

    胡欢指了指卧室方向,“少爷卧室内用的合香是自制的吗?”

    安宁笑道,“是啊,这香是远古配方,我琢磨了很久才找到对应的材料……你想拿去赚钱?没问题啊!”

    说话间,安宁通过契约给胡欢传了十几种远古香方和炼制手法,又取出了三种他炼制好的也是他最喜欢的线香给胡欢

    或许是得到了安宁的认可和信任,胡欢嘴角微微翘起。这一次不是那种矜持的职业脸,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

    “我想帮少爷建立一个手工古方香私房品牌,香道圈子与顶级翡翠玉器圈子的重合度非常高,翡翠玉器是保值增值的固定资产但香却是消耗品。

    我相信爱香人士、因压力过大睡眠不好的商务人士一旦接触到少爷的香,就一定会成为最忠实的消费者。”

    “配方保密问题如何解决呢?”

    胡欢挺了挺胸脯,“少爷,您的香方以后只在家里用或当做最顶级的限量品。

    我曾在制香堂工作了三百年多年,每个时辰可以炼制出百斤单一香品,不需要额外增加人手也不会耽搁为少爷服务。”

    安宁沉吟后摇了摇头,“这种钱来得太慢太琐碎,等回了叶城跟和阿桑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