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神话将临 > 第32章 世交连家
    两人又交流了一阵,分头去忙各自的事情。

    胡欢找老东家办理辞职手续去了,安宁则背着包去了美术馆。

    事情倒是出奇的顺利。

    毕竟作品会说话!

    无论舆情如何,也无论美术馆的专家们最初是如何想的,当安宁将作品摆在桌面上说出“欢迎各位专家品鉴与指点”这句话后,所有的质疑、疑虑在美轮美奂巧夺天工的作品前全部烟消云散。

    至于舆情……

    安宁看到美术馆官微发布了收录公告后,按约定也发了一条微博权当互动。

    @中央工艺美术馆,一器半生缘,往后余生请多关照。

    中央工艺美术馆秒回:@匠师安宁请常来看我!

    安宁对身侧的美术馆宣传人员微微一笑,顺手关闭了评论区。

    眼不见心为净。

    那些因羡而怨因妒而恨的无脑怨恨理它作甚,不管它、不看它,且看它能喷多久!

    挥手告别美术馆的领导与专家,安宁便打车到了燕园东门附近的一个小巷子内推开了一座四合院的大门。

    这是一座有些年头的二进四合院,带着岁月沧桑气息的斑驳青砖地面,沿着游廊挖掘了一条环形水道中一群群痴肥的锦鳞慵懒的游着。

    院内有一颗石榴树枝叶繁盛,因为已经是七月,柿花败落,果实初结,星星点点的藏在绿叶中,微风吹来,乍隐乍现,煞是漂亮。

    而院内屋墙上爬满了的爬山虎却正是花期,一片片叶尖朝下的嫩绿的叶平平的铺在墙壁,随风起伏,像一片绿色海洋微波荡漾,而满目绿色中有一朵朵绿色的小花颤颤巍巍的摆动,就像是在大海中航行的小舢板。

    刚到堂屋门口,安宁伸头往里一看。

    好家伙!连家在世的五代人全在,三十多口人将原本宽敞明亮的堂屋变的非常拥挤。

    安宁没管这么多,先给已经百岁高龄的连老行礼,再跟几位七八十岁的老哥哥、老姐姐、老嫂子打招呼。

    之后就男的叫名字女的一通姐姐、妹妹乱叫全然不顾什么辈分,还不断的从他那个小背包中“掏出”好多件玉器作为赠礼。

    男的是玉佩、镇纸,女的是簪头、玉训,清一水的隋唐古玉如流水般从安宁手中递出,看的连老的大儿子今年八十二岁的连忠德眼皮直跳。

    别人不懂,连忠德可是隋唐期的考古专家。

    安宁那些玉刚出手便认出这些玉器都是隋唐古玉,而且一个个包浆完美没有一丝土沁色,也就是说这些玉器全是传世玉器而非出土文物。

    老安家世代玩玉,安宁不可能出手赝品,那么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隋唐古玉器?

    带着这个疑惑,连忠德几次想开口,但看到家里女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只得住嘴。

    惹不起!

    最后,安宁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一枚样子奇特的古玉佩捧到连老面前,“连伯伯,这是我捡到的小玩意儿,您老没事就当个消遣。”

    这块玉佩三厘米高、两厘米宽,分上下两层,为两长方柱相连为工字形,横腰环一个凹槽。顶部是一个小玉勺置于一个小盘之上,小勺柄处有一个横穿的小孔,一条红绳穿过小孔,用吉祥结编了一条系腕绳。

    连忠德看到这玉佩后终于忍不住了,还没等老父亲开口,他上前一步从安宁手中近乎抢一般拿起玉佩,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开口问,“这可是东汉司南玉佩?阿宁,你从哪儿弄到这么多古玉?”

    安宁摇了摇头,“不知道,捡到的,看着漂亮就拿给伯伯玩呗!”

    安宁真的没有说谎,这些玉器都是在两仪武宗捡到的,且他也不好跟连忠德说其中实情,只得含含糊糊的向敷衍过去。

    只是,安宁敷衍的态度落在连老爷子眼中就不由得老爷子多想了。

    是啊,凭着两家几代人交情,一些不是特别私密的事情可以聊一聊,但像刚刚那般直接询问安宁的家底就有些过了。

    于是,老爷子毫不客气的用手中的拐杖在老儿子大腿上捅了一下,高声训斥道:“多嘴,回去!”

    老爷子百岁高龄也没多少力气,但连忠德毕竟也八十高龄了,冷不丁被老父亲捅了一下顿时一个踉跄,幸亏安宁反应快一把扶住,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做到下手椅子上。

    连老可能刚刚情绪过激,捅完连忠德后便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几秒种过后突然身体一软靠在了椅背上,手中的拐杖也跌倒在地。

    热热闹闹的客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连家人似乎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力,只能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坐在最上方的老人。

    天塌了!

    一直在老人身边看护着的连知行毕竟年轻反应快,也就稍稍一愣神后他便反应过来。

    一边高呼着祖爷爷,一边慌乱地从裤兜里取出速效救心丸,哆嗦着打开瓶盖倒出几粒小药丸就要往连老口中塞。

    安宁不知何时出现在连老面前,伸手接过连知行手中的救心丸,口中喊着“别动”手中已经捏着一道回春灵纹按在了连老的心窝。

    随后神识扫过了连老的身体,那糟糕的心脏与血管让安宁也不由的暗叹一声。

    连忠德眼泪哗哗流着,在六十岁儿子连正理的搀扶下蹒跚的走到老父亲身前,此时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安宁。

    他身后是已经反应过来的连家众人,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循着老风俗放声哭喊着连老,希望能用亲人的悲伤让老人留下。

    安宁小心翼翼地护持住老人的心脉,一手捏开老人的嘴,飞快地将手中的速效救心丸以及一粒精气丸送入连老口中。

    安宁前年来帝时连家已经准备给老爷子办后事了,还是安宁跑到同仁堂配了药酒硬是把老爷子给拉了回来,去年春节时又根据老人家身体情况专门为他调配了方子。

    连忠德也是天天喝药酒的人,他一开始时他还以为安宁是得到了某个苗疆秘方,但去年春节后就不这么认为了。

    不懂医药之人这么可能因人而异的调整药方呢?

    所以,连忠德放手任由安宁施为。

    凭两家的交情,安宁若是能救必救,若是不能救求无论说什么都会伤了两家情分。

    连老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安宁查看过他的气血运行后松开了手对连忠德点了点头,“连伯伯没事了,送他老人家回房休息吧!”

    连忠德听到后心中一松,下一刻却双腿一软,带着六十几岁的连正理一并滚坐在了地板上。

    连忠德却不管这些而是低头将脸埋在双手中,眼泪如泉涌般从指缝流下,“阿宁啊,老爷子这两年多亏用了你的药酒……”

    安宁面无表情的将一丝灵气送入连忠德体内。

    毕竟也是八十有余的老人了,大悲和大喜对这个年龄的人都是一种伤害。

    鲁迅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安宁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在翌的记忆中,不知有多少父子、爷孙、师徒、夫妻、兄弟为了生存、权利、利益而大打出手、干出了一出出伦理沦丧之事。

    人心本就是贪婪的,只不过人们能够用情感、道德甚至对法律的敬畏之心等等克制贪欲罢了。

    所以,安宁在看,他想看看连忠德的态度。

    连家五代同堂,老爷子百过二、二代老大连忠德八十二、三代老大连正理六十三,三代人都已步入老年,这个时候,连忠德对生死的看法会直接决定安宁对连家帮助的力度。

    这时,连忠德继续说道,“只是……药石总有罔效时,就算今天老爷子走了……五代同堂、百岁无疾寿终是喜丧!阿宁啊,多亏了你的手段……老哥哥代表连家谢谢你啦,剩下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得了,明白人……和连家的交情还能继续维持下去!

    老人身体不好,即便给他服下了精气丸但安宁还是尽心尽力的重新配置了药酒,一来多个滋养的手段,二来老人家身体变化也需要一个明面上的手段。

    等忙完这些,安宁将连知行拉到一边,一开口就是“跟女朋友上床了?”

    此时,连知行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好多,听到安宁这么直接的问话后顿时脸色通红,做贼般左右看了一番见无人注意自己,才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呵呵,年轻人要懂得节制……”安宁拍了拍连知行的肩头,用不容置辩的语气道:“明天下午带她来我家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