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背靠诸天当神棍 > 第二十五章 庚子事变提前(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
    这些列强的火枪手随着他们的战舰已经横行半个世界,洋枪之下,不管是非洲草原上惯于冲锋的猛士,还是原始丛林里神出鬼没的猎手都只是他们杀戮的对象,从他们的祖父辈,这些列强的火枪手已经习惯洋枪一举,所向无敌,此时骤然间遇到曹子夏这么一个能够无视洋枪的存在,这些列强的火枪手顿时慌乱起来。

    而随着他们的慌乱,射击的准确性更是再无法保持一开始的水准,对于曹子夏的威胁立即大幅度下降。

    眨眼之间,曹子夏连人带刀已经撞入这八十人中间,绚烂的刀芒顿时炸开,如同一枚落在杂草中间的炮仗,顿时将那些列强的火枪手好似杂草一般的朝着四周炸飞出去。

    “魔鬼……”

    “撤…………”

    ………………

    惊恐的声音响起,这一击彻底将本已经慌乱的列强火枪手们击溃,瞬息之间,在曹子夏绚烂一刀下幸存的列强火枪手崩溃的吼叫着四散开来。

    远处,康有为等人手上的望远镜径直落地,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一群戊戌君子们一个个脸色呆滞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

    呆滞的声音出口,变法,为何他们想变法,无非是觉得洋人的一切都已经远胜神州,只有学习洋人才是正确的,科技,文化,乃至于一切的一切。

    也因此,此时看着曹子夏以神州的功夫击败火枪,这简直是毁了这些人的三观。

    “他,他怕是也受了伤……我看过某本来自西方的医术,那上面说,人在绝境中会爆发潜力……就算他能一人敌八十,甚至敌数百,又能怎样,两军开战,动辄数以十万,单人之力如何又能做什么……”

    一个戊戌君子微微有点结巴的开口,一开始似乎是想用西方的医术找一个曹子夏能击败八十火枪手的理由,但话到一半又觉得这理由似乎有问题,随即话头一转,强调曹子夏再强也改变不了什么。

    而随着他的话,其余戊戌君子纷纷跟着点头。

    以一人之力,对抗千军万马,尤其是热兵器时代,这的的确确不太可能,这些戊戌君子说的却也没错。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这些戊戌君子却是似乎为的找到西方依旧无敌的理由而欣喜,这却是和之前谭嗣同发现的问题一般,神州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科技和政体,而是那口傲气已经再不复存在。

    “我们走……去复生那等他,以这些江湖人士的习性,定会去救复生,虽然以复生作为诱饵着实有点下作,但为的这国家,为的不给洋人开战的借口,这等下作的名声,我康有为,背了……”

    此时,已经收拾好情绪的康有为突然开口,说话之间也不等其他人回应,他已经转身大步的朝着楼阁下方而去。

    作为光绪帝的心腹之一,也是极为倚重的臣子,康有为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聪明。

    谭嗣同知道开普敦的事情,康有为也知道,而作为将三十六计等兵书战策都倒背如流的大文豪,让他们带兵打仗或许会存在纸上谈兵的事情,但,玩儿手段计谋,这些文豪哪一个不是西摩尔的祖宗级别。

    一开始,他们就大概能猜测出西摩尔的计划,甚至,康有为等也大致能够猜测出慈禧的计划。

    西摩尔想要搅乱山东,用义和拳牵制德国人的注意力,而慈禧则是同样想要对山东动手,从义和拳开始,逐渐覆盖天津地区的聂士成等将领,把忠于光绪的力量尽数覆灭掉。

    而这一切的关键都在曹子夏,谁让曹子夏在山东说要到北平找德国公使聊一聊。

    所以,作为光绪的臣子,康有为绝不能让曹子夏见到德国公使,甚至,不能让曹子夏进入北平后有离开公众视线的时间,否则的话,一切都将不可收拾。

    当然,这个时候,康有为绝不知道,在谋略外,还有一个东西,叫做无耻,或者叫做,莫须有。

    就在康有为返回谭嗣同所在府邸的时候,一封电报已经从北平传到天津,然后,大沽口外的海面上,一艘艘战舰开始准备炮击,而天津周围,西摩尔则已经集结英国人的大军。

    不远处,小站,某个后世的大总统则捏着来自北平的书信整个人在颤抖着。

    “不许接战,即便天津被占领,即便洋人大军前往北平也不许开战,即刻前往山东,待开战剿灭义和拳平息德国人的怒火……”

    一字一顿的念着手上的电报,这后世的大总统,此时心中还有些许热血的男人一张脸已经因为怒火涨的通红。

    “军门……”

    他旁边,几个早已经归心于他,誓死追随他的将领同样满是怒火的开口喊道,却是希望他能够冲动一把,且不论这些人日后如何,但,此时此刻,作为一个军人,面对着代表自己国家的帝都即将为人所进攻,谁又能漠然。

    “传令,集结……去山东……”

    那后世的大总统缓缓开口,前面四个字出口,他身边的将领眼睛瞪大,呼吸开始急促,然而,随即紧跟着最后三个字出口,他身边的将领猛的一愕,纷纷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后世的大总统。

    “执行命令……”

    看着麾下将领的样子,这后世的大总统怒吼起来。

    那些将领看到他愤怒顿时立即行礼快速离去,而等麾下那些将领离去,这后世的大总统愤愤的将手上的电报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地上。

    “这江山,爱新觉罗的,他们都不在乎,我袁慰亭有什么理由替他们在乎……”

    低沉的咆哮声响起,这后世大总统的眼中冲动,克制,愤怒,犹豫等情绪不断交错,最终一双通红的双眼终于彻底的冷漠下来。

    北平,此时曹子夏已经在李三的带领下到了谭嗣同所在的府邸外。

    府邸之内,康有为随着谭嗣同站在那儿。

    “复生,你想清楚,不给列强开战的理由和周全私人义气,哪一个更加重要……”

    低沉而肃然的声音从康有为口中缓缓吐出,他的神色凛然的看着谭嗣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