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昆仑包了一座山 > 121章 【爱人】
    屋子里终于安静了。

    刘小梅带着张爱华母女离开,只剩下仁央马大哈似的在客厅里追逐黄喉蜂虎鸟。

    领主趴在它的狗窝眯着眼睛。

    德庆卓玛洗完澡,穿了件棉睡袍下楼。

    刚洗过头发,脸蛋红扑扑的闪着健康的光泽,头发半干,人未近,杜普就闻到一股好闻的发香。

    她很坦然地坐在他的身边,笑看仁央笨拙的追着小鸟跑,“黄喉蜂虎鸟。”

    “你认识?”杜普话一出口,笑了笑,“你好像没有什么不知道的。”

    德庆卓玛不置可否,“走的路越多,越感觉自己的渺小。没有人无所不知……”

    “走得太远,身边没有同路人,是不是会感觉孤独?”

    德庆卓玛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说对了?”杜普很想和她聊聊未来,但仁央真的很闹腾,旋风般从两人身边跑过,嘴里高声喊叫,“我抓到你了……”

    黄喉蜂虎鸟最近已经被养得半熟了,它偶尔还会在杜普的肩头停留一下,但面对仁央这个陌生人,小鸟从杜普脑袋越过,飞落在窗帘拉杆上。

    仁央举着手里的水果忽悠小鸟下来。

    杜普干咳一声,“仁央,你们第一次见面,它不会信任你,多等几天,也许它就会陪你玩儿。”

    “是吗?你叫它下来试试?”仁央一惊一乍的。

    “仁央,你是不是该去洗个澡,让小鸟也休息下。”

    “仁央,你不累吗?”

    “仁央……”

    德庆卓玛似笑非笑的看了杜普一眼,轻声说:“仁央,让我和杜普单独说说话。”

    “哦……”仁央依依不舍的看着黄喉蜂虎鸟,听话的走上二楼。

    德庆卓玛如此大方,杜普也很坦诚,“我初二要去乌市拜年。”

    德庆卓玛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爸妈相中的儿媳妇……”杜普移开视线,“上次给你发消息,你没有回复我。”

    德庆卓玛神色依然,语气平静,“你对她感觉如何?”

    杜普沉默半分钟,“感觉不错,是个好女孩。”

    德庆卓玛笑,目光直视杜普,低声说:“对不起!我不能给你答复。是我的问题。”

    杜普抬头,“是因为你家族的原因?还是?”

    德庆卓玛没有避开他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含笑道:“我这辈子不会结婚,我发过誓。”

    “为什么?”杜普扬眉。

    德庆卓玛摇头,“几句话说不清楚。”

    杜普看了她半晌,掏出香烟,点燃一支。

    德庆卓玛忽然起身,“我要去休息了。”

    目送她上楼,杜普抽完一支烟,揉了揉领主的脑袋,关灯,上楼。

    来到二楼,看到仁央的房间半开,他略一犹豫,走过去,轻敲了敲门,“仁央,我方便进来吗?”

    仁央打开房门,“方便,进来吧。”

    杜普站在门口,低声问,“卓玛说一辈子不结婚?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仁央的眼眸略显慌乱,连连摆手,“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肯定知道,只是不愿意告诉我。”杜普向前走了几步,“仁央,我对你好不好?”

    仁央狠狠点头。

    “我们是朋友吗?”

    仁央再次点头。

    “朋友之间是不是需要真诚?”

    仁央如小鸡吃米般点头。

    “那你为什么瞒着我?”

    仁央可怜兮兮道:“我不能说,我答应小姐的……我真不能说……”

    “那换个方式,你不告诉我,你自言自语,我顶多算偷听,如何?”

    仁央瞪大眼睛,一副这样也行的表情。

    “关于卓玛不结婚的誓言,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这个应该不算秘密吧。”

    仁央马上开口,“上个月,上个月发生的,小姐家里逼小姐结婚……小姐不愿意当众发誓……”

    杜普失声道:“上个月的事情,是不是和我有关?”

    仁央犹豫着点头,又马上摇头,捂着嘴巴,“我什么都没说,我不能说……”说着推杜普出门,然后“咔嚓”关上房门。

    杜普默默无语地静立三分钟,看了看德庆卓玛紧闭的房门,走过去,举手,却又放了下来,她既然当众发誓,那么,注定无法挽回。

    他不是太了解X藏,但知道在那么一个恶劣环境下生存的人们,心中如果没有一个信仰作为精神支柱的话,很难生存下去的,那么,誓言,对德庆卓玛来说,是深入灵魂深处的……

    后退,再后退,默默转身,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来到三楼卧室门前时,他看到卧室的门缝露出灯光,而且传来德庆卓玛的声音。

    他悄悄走近一看。

    德庆卓玛表情严肃的站在窗前,拿着手机,“你告诉阿爸,我答应接手超级渔场,后续的费用全部由我承担,是的,我放弃其它家产……我希望你们别再逼迫我,否则,我会提起财产诉讼……”

    几分钟后,德庆卓玛结束通话,杜普推门而入。

    她就像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笑迎上前。

    杜普也不问她为什么在他房间,而是很自然的问,“刚才听到你在打电话?”

    德庆卓玛坦然点头,“家里来的电话。你洗澡了吗?”

    杜普摇头,刚要继续电话的问题。她走近,低头在他胸口闻了闻,“一股子烟味,去洗澡,记得刷牙。”

    说完,打开他的衣柜,拿出一套内衣和睡衣,递给他。

    “哦……我很快的……”杜普抓起换洗衣物走进卫生间。

    十几分钟后,出来。

    房间的大灯关闭,留下两盏昏黄的廊灯。

    窗帘没有关闭,能看到花园以及人工山星星点点的景观灯。辉映在房间的墙壁上,光华乱颤。

    德庆卓玛已经钻进被窝里。他能看到被窝下妙曼的肢体曲线。

    杜普丢人现眼的站着没动,心中意念斗争。

    还是德庆卓玛开口,“你不上来吗?”

    “哦,来,就来……”杜普掀开被窝钻了进去,但没敢贴近她。

    他的粗重呼吸声清晰可闻。

    德庆卓玛忽然笑了,“你的心跳加快,呼吸都沉重起来。”

    杜普心想,废话,换任何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不都这样。

    德庆卓玛一个转身,依在他怀里,拉扯他的手臂,环抱在她的脖颈上,轻轻道:“舒服!”

    杜普无语,又有些迷惑,直言道:“你不是不能嫁人吗?”

    德庆卓玛的手掌抚摸上了他的额头,“不能嫁人,但不意味着不能有爱人。”

    “爱人……”杜普心中既失落又惊喜。

    “不许瞎想,睡觉。”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卓玛……”

    “嗯,有话明天再说。”

    “卓玛,我想问你……”

    德庆卓玛捂住他的嘴巴,温柔道:“我困了。”

    杜普不情不愿哦了一声,搂紧她,轻拍她的背,“睡吧,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承担。”

    很快,她的呼吸声逐渐平稳。

    他的脑子里却一团浆糊。

    她发誓不嫁。

    她腊月28离开家人来到他家。

    她主动来到他的房间。这不是世外桃源,只剩一个睡袋。

    仁央的话。

    她的电话。

    她说不嫁人,但却可以有爱人……

    这……很猥琐的想,是不是意味着情人的意思?

    而且,他之前很坦诚的告诉过她,他初二要去丈母娘加拜年,她神情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