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心理化学师 > 第451章 品尝恐惧
    最诱人处,最危险。

    虚怀山,黑夜,四人,狼群包围。

    于凡、郭钠、曹苯、一瑞做梦也想不到,危险竟然来得如此之快。

    狼群们缓缓逼近,在离四个人大约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它们一个个目露凶光,跃跃欲试。

    曹苯对着狼群骂道:“都踏马活腻歪了?你们看看老子手上是什么?枪!专门干你们这些狼崽子的!我警告你们!这把枪下可有几十头你们这种狼的亡魂!”曹苯一边虚张声势,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枪。

    可是这些狼竟然毫不退缩,反而显得更加生气,似乎在为那些死去的狼同伴愤慨,吱吱吱地发出着磨牙的声音。似乎是曹苯的话激怒了它们!

    曹苯看见他的虚张声势竟然起了反作用,连忙又说:“各位狼爷,我得给你们解释一下,这把猎枪可能的确伤害过你们,但是用枪的并不是我们,希望你们明白这个道理!”狼群们显得更加暴躁,身后的几只狼摩擦着地面,准备扑了过来。

    挡在路中间的那只狼突然“呜呜”了两声,周围的狼群又冷静了下来。

    一瑞小声说:“那个挡在路中间的,可能是它们的狼王,这些狼似乎听它的指挥。”

    曹苯:“这些狼是不是能听懂人话啊?它们不会真的想吃了咱们吧?”

    于凡:“别想那么多,枪上膛了吗?”

    曹苯摸摸枪:“已经上膛了,等你一声令下,我就突突了这帮狼崽子。”

    郭钠:“别轻举妄动,这枪只有七颗子弹,吓吓它们还可以,要是吓不住它们,那就麻烦了。”

    于凡一直死死地盯住那只狼王的眼睛,这双眼非常地熟悉,充满了仇恨和屈辱,就像……被关在狼圈里的那一只。

    对于狼来说,比死亡更不能忍受的便是被圈养的屈辱。这是狼族与生俱来的骄傲。

    一瑞颤抖地小声问:“它们怎么还不下手?”

    于凡:“它们在咀嚼我们的‘恐惧’,这匹狼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把我们杀死,更是要在我们身上报复,它要一雪前耻,这也是它苟活到现在的目的。”

    一瑞:“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等于凡回答。狼王向前迈了一步,其他的狼也跟着向前迈了一步,咄咄逼人,场面异常紧张。

    曹苯心态崩溃,拿起枪对着道路中央的狼王就是一枪。

    砰!一声剧烈的枪响!

    周围的狼被枪声吓得惊慌而逃。可是道路上的那只狼王竟然纹丝不动,稳稳站在那里,两只眼睛像是要冒出火焰一般,狠狠盯住猎物。曹苯这一枪打飘了,子弹都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曹苯:“这不科学?它竟然不怕枪?这不符合生物的本能!”曹苯一边吃惊地说,一边不忘换弹药。

    于凡:“这只狼之前或许是经历过枪响,见怪不怪了,或许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让它的本能恐惧被战胜了。这下可麻烦了!”

    这一枪鸣枪示警对狼王没起什么作用,周围那些本已经逃窜的狼又回来了。场面和刚才一样,甚至可以说,更加不利了……

    少了一发子弹,枪响也起不到警示作用,这一下,于凡他们的底牌一下全部用光了。

    郭钠问一瑞:“一瑞,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这些野狼吗?”

    一瑞:“我听爷爷说,野狼怕火,用火可以把狼赶走。”

    于凡:“谁有打火机?”

    曹苯:“麻蛋,早知道就不戒烟了!这是我唯一一次觉得抽烟有好处。”

    看来四个人都没有打火机,这可麻烦了。

    这时,狼王突然用左脚在地上呲了一下,身后的狼突然开始有所行动。它们俯下身子,眼看就要扑了过来。

    砰!

    曹苯又开一枪,这一次,可能是因为距离比较近,竟然打中了其中一只狼的狼腿,这只狼屁股尿流地向后在地上打滚。周围的狼也感到了恐惧,后退了很多步。

    曹苯一边再一次填充着子弹,一边大喝:“看到了吧?知道劳资的厉害了吧?还有谁!!来啊!!!”曹苯一副天神下凡的气势。

    于凡夸赞曹苯:“老曹,好样的,就这样,咱们还有五颗子弹,一会你朝狼王打,打死它们领头的,它们自然就散了。”

    曹苯:“三颗。”曹苯咽了一下口水。

    “什么?”于凡吃惊。

    曹苯:“我说,只有三颗子弹了。刚才我上弹的时候才发现,踏马的,其他子弹是蛋壳,空的。”

    于凡:“我去,不是吧……”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雪上加霜!

    曹苯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吐槽一瑞:“一瑞,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可不可以好好请教一下你爷爷,为什么要把蛋壳和子弹放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瑞一副无辜的表情。

    “曹苯,小心!”郭钠惊呼!

    左边的狼扑了过来,曹苯眼疾手快,又是一枪,这一枪直接打中了狼的要害,这只狼倒地不起,让大家惊出了一声冷汗!

    狼王在路中间冷眼看着这一切,它似乎知道了于凡他们的子弹有限,它正在指挥狼群不断地试探。正如席宏利所说,狼,真是一种阴狠而狡猾的生物。它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

    只剩两颗子弹了,狼群们似乎找到了对付于凡他们的办法了,就是一个字——耗。

    而子弹每少一颗,四个人心中的恐惧就加深一点。

    狼是天生的读心师,它们能读出猎物心中的恐惧,当猎物的恐惧到达了顶点,它们便会丧失抵抗的欲望,到时候自然变成了一盘美餐。现在,四个人身上的恐惧正在蚕食他们求生的欲望。

    “右边!”一瑞呐喊。

    右边的狼咄咄逼人,开始向前逼近,眼看就要,猛扑过来。

    嘣!曹苯又是一枪,这枪打偏了,但是却暂时震慑住了右方突进的狼群。

    现在只有一颗子弹了!情况越来越糟糕……

    狼王此时对着天空一声怒吼:“嗷呜~~~~”

    所有狼开始一齐逼近!四人腹背受敌。

    四个人本靠背挤在一起,每个人都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一瑞大喊示威:“飞花令警告!!!”一瑞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狼群自是不予理会。

    恐惧渐渐蚕食了大家的理智,死神披着夜幕的披风即将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