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也太危险了 > 第五十二章 万万没想到
    人不是神,人的思维是有局限性的。

    他只能根据自己的认知,对事物产生判断。

    一旦事物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认知,或者偏离了自己的预料之外,那结局往往就会不受控制。

    之前吴金生就是这样,他先是根据董晓晓等人的情报,误认为荒原红区有一处秘境,这是基于联盟内,对于大多数秘境的描述所建立的推断。

    而莫氏父子在得到这个情报之后,也没有产生怀疑,他们也是基于这一点。

    然后包括后来的洪天硕、萧振起等人,他们都认可了这一判断。

    之所以没有人怀疑,其中眼界是一方面,其二也都是因为对于自身实力的自信,当惯了人类巨头的他们,都站在人类的最顶端。

    能够真正对他们生命造成威胁的东西已经少之又少。

    久而久之,那种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的心态,就越发的占据内心的上风。

    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他们都选择了奋力一搏。

    也是,俗话说的好,人生能有几回搏?

    可结局又是怎样?

    看着频频举杯豪饮的赵山河,莫听雨心中一片灰暗。

    但又不得不强颜欢笑。

    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他是谁?

    他曾经是万众瞩目的人类英雄!

    是备受爱戴的人类基地城【军工城】的城主。

    在他的城中,他是当之无愧的霸主,他不需要对任何人是以颜色,反倒是巴结他的人成群结队。

    可是,这就是现实,背后五个黑洞的觉醒者,让他提不起反抗的心思,只能暂时的虚与委蛇,静待时机。

    即便不甘心,他也要显得服服帖帖。

    三十年来积攒的尊严,在这一晚,似乎都被莫听雨扔进了垃圾堆,他努力的讨好着赵山河,也在不经意的套话,想要了解一下,这样强大的神秘高手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一个如此强大之人,怎么就会无声无息的出现,而又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这种实力横扫一个基地城也不是不可能,甚至自己开辟一个基地城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可他为什么在这里按兵不动?

    从他看到自己等人的兴奋劲,就能看得出来,这不是一个能够耐得住寂寞的人……

    谜一样的强者啊!

    可惜,无论莫听雨怎么旁敲侧击,赵山河总是诉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让莫氏父子都有些不太能听得懂。

    宴会在赵山河的自说自话之下逐渐的落下了帷幕,赵山河似乎喝多了,外表邋遢狂放的强者,在酒量方面似乎不是太行。

    喝了一会儿之后就逐渐有些醉意,最后踉跄着回自己的寝宫休息去了。

    莫凡认为这是难得的机会,几次暗示自己的父亲,想要开溜,而莫听雨却没敢轻举妄动。

    天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装醉?

    从他对吴金生的态度来看,这人表面看似豪爽,脾气却又乖戾,性格不是很稳定,何况,这个洞窟之中,并非只有一个赵山河。

    神秘黑袍人,被控魂了的吴金生,还有那宛如山岳的强悍巨兽。

    这些强者对于他们父子来说,都是一道道天堑。

    一不小心,真的激怒了这个赵山河,他们父子二人的小命可能就会就此终结!

    自己身死事小,自己的宝贝儿子,才二十几岁的大好人生也会就此终结!

    莫听雨舍不得!

    “尊敬的大人,请跟我来,主上特意给你们准备了休息的房间!”一个浑身裹在黑袍下的亡灵生物来到了莫氏父子面前指引道。

    “好!请带路!”莫听雨观察着这个亡灵生物,不知道这种生命还算不算人,不过显然,这家伙的智慧与正常的人似乎没有太大区别。

    两人无声的跟在那个亡灵生物的身后,拐了几个弯之后,来到了一处偏殿,在这里,他们停下了脚步。

    “大人,这里面的所有房间都可以自由使用,我在就在外面,随时恭候您的吩咐,明天一早,还请二位大人去大殿议事!”亡灵生物说完恭敬的将二人让了进去,而它自己,则站在了偏殿的门口。

    在外面父子二人都没有说话,可一进大殿,莫凡就压低了声音,抱怨道:“父亲,刚刚那家伙喝醉了,咱们还不溜走,以后哪还有机会离开啊?”

    莫听雨的声音压得更低,“儿子,咱们冒不起险,眼下这个赵山河似乎想要招揽咱们,所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你要知道,咱们现在至少还是活人,虽然不知道赵山河的目的,但我判断,他们是想要用你我二人活人的身份做点什么,因为我发现,赵山河虽然强横,身边全是亡灵生物!可这是基于你我二人肯听他摆布的前提下!如果不听话……”

    莫听雨后面的话没说。

    莫凡也没有问,因为答案已经非常明显了,赵山河有控魂的能力,自己要是活着不听话,那大可以让自己变成一个听话的死人!

    想到吴金生那副行尸走肉的样子,莫凡就一阵阵脊背发凉。

    可他还是不太甘心,又小心低声的道:“那父亲,咱们就只能乖乖的在这里等着吗?那咱们要熬到什么时候啊!”

    “唉!不要急躁!”莫听雨双手虚压了一下,继续道:“眼下咱们先虚与委蛇,千万不要激怒他,我猜这里太平不了多久!”

    “哦!父亲这话的意思是!?”莫凡不明所以。

    “倪震虽然受伤之后被赵信惊走,但见我们不回城,他早晚会卷土重来,我们打不过赵山河,难道倪震也打不过?再说了,那个赵信也是个神秘莫测的家伙,倪震都对他忌惮三分,想来也不是省油的灯!咱们就只要静静的等待水浑的时候吧!”吧希望寄托于别人,甚至是寄托于对手,这也是莫听雨无奈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了!

    莫凡点了点头,倪震的强大他看在眼里,对他还是有几分信心,毕竟他们也是合作的关系,心中的郁闷多少散开了一些,不过还是吐槽道:“这最近怎么神秘强者越来越多了呢?”

    “嗯!这是要变天了!”莫听雨似乎是在回答,也似乎是在感叹,在他前一段时间,第一次见到倪震的时候,他就感觉,这个世界要迎来灾变之后的再次变革。

    而这几天神秘强者纷纷粉墨登场,除了让他感觉一阵阵落差之外,也让他这种要变革的感觉更是深刻。

    ……

    洞窟之中发生的事情,赵信当然不知道。

    他迈开双腿,飞快的在荒野上驰骋,速度要比汽车快得多,当然他并没有摆脱地球引力的办法,无法飞起来。

    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赵五看押倪震的洞窟。

    洞窟里面的三个人,都早已经焦急万分。

    虽然他们能一直感知到赵信的存在,可是这并不能让他们停止担心。

    特别是董晓晓,她亲眼看到了那个巨兽,深知那巨兽有多可怕。

    所以在看到赵信的一刹那,就拥入了赵信的怀中,随即又仔细的检查了赵信一番,发现这个胖子并没有受伤,如释重负的泪水再也把持不住的流了下来。

    赵信温柔的拍打着董晓晓的后背,还玩笑道:“你看你,这才多大会儿,就沉迷于我的怀抱了!”

    而此时的董晓晓早已经泣不成声,没有理会赵信的玩笑,而是更加用力的抱紧了赵信,泪水逐渐的打湿了赵信的肩头。

    许久之后,董晓晓才止住了哭泣……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就这么简单,特别是男女关系。

    我觉得你好,你觉得我好,这就是交往的基础。

    本来就互有好感的两人,虽然没有经历过太长时间的交往,但却已经经历过好几次生死离别,患难与共。

    感情也随之迅速的升温……

    ……

    良久之后,两人才分开……

    发现赵五跟程墨已经进了洞窟。

    这两人想必是都不愿意在这里生吃狗粮。

    随即二人也进了洞窟。

    “你没事吧,我都要担心死了!”进了洞窟,董晓晓这才终于开口说话。

    “你看,我这不是全须全尾的站在这么!”赵信道。

    “那你是怎么赶走那个巨兽的?”董晓晓好奇道。

    “你也不看看你男人有多强,那巨兽吃了我一拳,就灰溜溜的逃走了!”赵信恬不知耻的道。

    “不害臊,谁说你是我男人啦,你就是吹牛,那巨兽那么大,那么可怕,你一拳就打跑了?”董晓晓显然不相信。

    “嘿嘿,还是我们家晓晓冰雪聪明!其实……我受了暗伤!”赵信忽然有些严肃的说道。

    “啊!?”董晓晓惊叫了一声,赶忙再一次来到赵信身前,一双小手在赵信的身上摸索,“伤在哪里了?严不严重?”一边说着话,眼泪止不住的又掉落了下来。

    赵信抓着董晓晓的小手,放在胸口:“伤在心里!”

    董晓晓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赵信给耍了,俏脸一红,小粉拳在赵信的胸口上一顿乱砸。

    这一闹,紧张的气氛也逐渐的消散,赵信笑道:“虽然那巨兽没打伤我,但是晓晓啊,你可是真让我受伤了!”

    “你可别胡说了,我这几拳还能打伤你赵老板?”

    “打是没打伤,但是你的字迹确是让我的眼睛眼中的受伤!”赵信调笑着拿出了笔记本。

    “字迹!?”董晓晓一愣,不明白赵信说的是什么。

    “没想到你人长的这么美,字却这么丑,果然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你这有余全都补在美貌上了!连带着把其他地方都弄不足了!”赵信调笑道。

    “胡说什么呢?”董晓晓更懵了。

    赵信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弄了一个乌龙,举着笔记本挥了一下说:“这笔记本不是你的?”

    “我带个笔记本干嘛啊!”

    “怪了!”赵信嘟囔了一句,因为自己跟巨兽对峙地方,除了董晓晓跟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经过,并且上面带着淡淡体温,明显就是刚刚落下的,所以他笃定这是董晓晓的日记。

    他也就没好意思翻看。

    可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测竟然是错的。

    于是下意识的打开了笔记本。

    字写的特别难看,不过却也是一笔一划。

    “灾变三十年十二月五日,重生第七天……我发现,我已经不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