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小无量天
    这一幕来得极其突兀。

    几人都没反应过来,马某人已经惨叫一声闭上了双目,有鲜血自眼中流淌而出。

    不过他反应也不慢,第一时间手中便出现了一抹绿色的晶莹光芒,涂抹在了自己的眼皮上。

    “老马,你没事吧?”唐东有些紧张的问道,谢远也是皱眉。

    马某人摆了摆手,又过了好一会,他方才抬起头睁开了眼睛。

    血色被元力洗刷,表面来看马某人的眼睛又恢复了正常,但若仔细看去,却发现他的瞳孔有些涣散,双目也不再如刚才一般有神。

    “六长老可伤到了根本?”谢远出声问道。

    “倒也不至于。”马某人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模样,一笑道:“修养几日即可。”

    谢远微微点头,正在酝酿着该如何开口,唐东却是憋不住了。

    “老马,刚才到底发生了何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相面的时候受伤……”

    马某人略微沉默了一会,方才摇头道:“不可说。”

    “不可说?”唐东一怔,“为何?”

    “不可说便是不可说,天机一道,便是如此。”

    “这……好吧。”

    唐东无奈摇头,见马某人气息并无异样,也就不再追问。

    谢远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同样有着万般疑惑和好奇。

    只是见马某人绝口不提的坚决模样,他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了。

    “青州城内现在情况如何?”

    或许是为了打破这诡异的寂静,马某人主动笑着问道。

    谢远简略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么说来季有德果真不在城内了……”

    唐东喃喃道,随即一笑,“这老鬼回来的时候,看到至少筹谋了数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却不知道作何感受?”

    “你还要折回青州城?”

    马某人没有接话,只是看向谢远。

    “是,烦请两位长老照顾一下清浅和唐师妹。”

    “我与四长老在此,本就是为了接应而来,分内之事,何须请求?”

    马某人敏锐的察觉到谢远对林清浅的称呼不太一样,不过并未表现出来,只是笑道。

    林清浅和唐世嫣对此都无异议,一个是没有心情,一个是碍于实力不足,知道自己去只会拖后腿。

    至于李晟,谢远本来也不想带他? 不过一看这货亮晶晶的眼神? 他也就懒得开口了。

    “四长老,六长老? 弟子还有最后一事想要请教。”

    临行之前? 谢远忽的开口道。

    ……

    浅坡之上,唐世嫣和林清浅在一旁休憩? 唐东和马某人则是并肩而立,注视着谢远两人离去的身影? 面色各异。

    “老马? 你说他问那个做什么?”唐东有些疑惑的说道。

    “我又不是神,怎可能事事皆知?”马某人抚须一笑,“不过……他回青州城,恐怕不只是为了抢夺灵脉那么简单。”

    “随便吧? 反正门主让我等不要干涉他? 他总不至于杀上小无量天吧?”唐东开了个玩笑,随即又忍不住问道,“你刚才当真什么都没看到?”

    六长老知道唐东问的什么,却是陷入了沉默。

    正在唐东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马某人却是忽的开口了? 言语虽短,却令唐东久久回不过神来:

    “我看到了……天命。”

    ……

    “谢远? 你没事吧?”

    高空之上,李晟见谢远不时皱眉? 似在思索什么难解的问题,不由问道。

    “没事? 只是突然想起了曾经一个人说的话。”

    “什么话?”

    “没什么。”

    谢远摇了摇头? 将“泷”的面孔从脑海之中驱逐出去。

    他信命? 但他更信人定可胜天。

    “无论你是谁,若把我当作棋子的话,可要做好棋子也会跳出棋盘的心理准备。”

    谢远抬头,目光好似穿透了无尽迷雾。

    虽然……迷雾之外依旧是迷雾。

    好吧,见并没有得到什么不可名状的存在的回应,谢远也就收回了目光,将思绪转到了眼前。

    此时两人立于青州南门一座残破的高台之上,在下方有一个十丈方圆的坑洞。

    坑洞深处,还有残存的灵气飘散而出,甚至坑洞的四周,还有不少修为低下的修士在疯狂争抢着一些破碎的灵石。

    “你还有办法联系上齐欢他们吗?”谢远默默看着那些因为贪婪而变得扭曲的面孔,问李晟道。

    “有的,我们离开山门之前互留了传讯符。”李晟说着,翻手掏出了一枚传讯符,直接捏碎。

    “让他们过来汇合。”

    “来这里?”李晟疑惑道,“这里的灵脉都被抢空了啊!”

    “谁跟你说我们要抢灵脉了?”谢远摇头。

    “啊?不抢吗?”

    “此时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你觉得还剩多少完好的灵脉让你抢的?”

    谢远一晒,“况且就算灵脉完好,你拼死拼活抢个万把块灵石有个毛用,李晟,你何时格局如此之小了?”

    上万的灵石没卵用?

    李晟下意识就想争辩,又被谢远后一句给堵了回去,不禁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正在李晟已经开始有些自卑的的时候,伴随着一道流光掠过,一道人影也是出现在了两人身侧。

    来人身穿黑袍,看不清面目,李晟正要警惕,来人已经褪下了衣帽,露出了一张意气风发的脸庞。

    “齐欢师兄?”李晟放松下来,“你这么快就到了。”

    “我正好在附近,接到你的传讯就赶过来了。”

    “师兄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李晟奇道。

    “有吗,还好吧。”齐欢摆摆手,眉梢间的喜意却是遮掩不住,“也就是平白得了近万灵石,不当什么大事。”

    齐欢说完,便是矜持的等待着,只是半晌没有听到李晟羡慕的声音,不禁奇怪的看了李晟一眼。

    却见李晟也是面色古怪的盯着自己,目光十分复杂。

    齐欢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不好询问。

    不多时,随着道道流光掠过,赵无极、周生生包括田幸都纷纷赶到。

    “大师兄,收获很多吧?”

    “一般吧,万余灵石还是有的。”

    “周师兄呢?”

    “我少一些,约莫得了八千灵石。”

    “胖子你呢?”

    面对李晟,田幸就要嚣张许多,他嘿嘿笑道:“李晟,是不是嫉妒了,我也白捡了好几千灵石,叫声爸爸回头请你泡个灵石澡!”

    但意料之中的巴结并未来到,李晟只是摇摇头,怜悯的看了一眼田幸,随即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格局小了啊……”

    田幸多少有些懵,他看得出李晟不屑的样子好像不是装出来的。

    可问题是,就在来天阳门之前,李晟还为了区区数十块灵石让自己打了张欠条顺便立了个天道誓言来着。

    田幸被李晟突然的优越感弄得惊疑不定,齐欢等人也不由有些闷。

    半晌,还是赵无极轻咳一声看向了谢远,“李师弟,你有何打算?”

    “城主府。”谢远吐出了三个字。

    “城主府?”众人皆是一怔。

    “灵脉就凭我们几个人抢得了多少,但城主府中,却有这数十年开采灵脉的积累,至少也相当于一条完整的小型灵脉了……”

    赵无极等人不说话了,但目光却是闪烁不定。

    他们自然知道城主府之中必定有不少财富,但之前还真没人想到城主府也可以抢。

    即便天阳门号称青州第一,但陈万峰的城主府是统治青州的正统,更别提他背后还站着有王朝授命的镇守使。

    “这……合适吗?”

    齐欢有些犹豫。

    今日先是摸尸、然后又冒充魔教徒抢灵脉,现在谢远竟然提议直接把城主府给抢了……

    齐欢感觉自己作为名门正派优秀弟子的三观在不断动摇。

    “若我告诉你们,今日抢夺灵脉的所谓魔教徒,其实大半都是来自三大宗门呢?”

    谢远见齐欢等人迟疑,干脆分享了一点“内幕”出去。

    反正今日过后,他们回到宗门也会知道的。

    “什么?”

    除了赵无极面色相对平静,齐欢、周生生包括才知道内情的李晟都是大吃一惊。

    “卧槽,难怪啊难怪!”田幸像是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刚才我抢夺灵石的时候,那些魔教徒竟然都无视了我,我本来以为要费点力气的……”

    “这么一说,其中是有些身影透着熟悉的意味。”周生生轻声道。

    “这是门主之策?”齐欢后知后觉。

    “除了师尊,又有何人有如此手笔?”赵无极淡淡道,“不然你们以为我赵无极会做这等鸡鸣狗盗之事吗,正因为看出这是师尊的布局,必有其用意,所以我才配合。”

    “可是大师兄,刚才你在地底还叮嘱我等此事不可告诉门内师兄弟来着……”

    田幸说到一半察觉到赵无极的眼神不对,不由缩了缩脖子。

    “咳咳……既然门主都如此做了,那我们就算把城主府抢了也无伤大雅,就这么决定了!”齐欢咳嗽一声,打圆场道。

    “你这就没心理负担了?”谢远见齐欢面色陡然轻松,不由纳闷道,“就算是门主带头做的,可这种事也不是什么正义之事吧?”

    “门主何等英明神武之人,他做的事情怎么可能有错?”齐欢坚定的说道。

    见周生生和田幸也是一脸赞同,谢远一时无语。

    ……

    青州城主府坐落于朱雀大道的尽头,也就是青州的内城中心。

    此刻青州四处狼烟,混乱无比,唯独这里依旧一片寂静。

    “陈万峰被掘墓人追杀,逃窜之后不知所踪,不过城主府的守卫力量依旧不少,竟是还有银甲卫和大量铜甲卫存在。”

    一街之隔的屋顶,赵无极略微感应了一下之后说道。

    此刻六人清一色的黑袍遮面,这倒无须谢远提议,六人都形成了默契。

    即便事后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天阳门干的,但有没有遮掩身份依旧有着不小的区别。

    “要不我先去试探一下虚实,还不知道其中究竟有多少强者?”

    周生生提议道。

    “不用。”

    谢远和赵无极同时开口。

    不过两人心思却是不同,赵无极是准备换成自己前去探查,但谢远却是成竹在胸。

    “直接动手,听我指引即可。”

    谢远没有给赵无极开口的机会,说完后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随着“轰隆”一声,那伫立了不知多少年月已经有着斑驳之色的城主府大门便是轰然倒塌。

    同时倒下的,还有守在门口的一个银甲卫和十数个铜甲卫。

    见谢远已经动手,其他人虽然心有疑虑,但也不再迟疑,纷纷低喝一声杀进了城主府。

    “左前方三个银甲卫,右侧一个,前院有阵法,阵盘埋在树底,中堂门后有大量铜甲卫赶来。”

    他们刚刚踏入城主府,便听到了谢远的声音。

    城主府之内建筑极多,院墙楼阁遮蔽视线,气息杂乱,还有阵法遮蔽……虽然不知道谢远是如何突破这层层障碍将一切尽收眼底,但所有人都下意识做出了最佳的选择。

    赵无极手中长刀直接斩向左侧,齐欢杀向右方,田幸嘿嘿一笑掏出一把炸丹便往中堂扔了过去,而李晟则是直接扑向院中的桃树,周生生横剑于前挡住了阵法的攻势。

    十息过后,整个城主府前院化为平地。

    六人进入中堂,谢远没有动手,悬浮于空继续指引。

    “长廊有八个银甲卫杀来,修为最高者五行巅峰,劳烦大师兄与齐欢出手,速战速决。”

    “三里外两个老者赶来,这两人交给我。”

    “左前方、右后方有大量铜甲卫列阵而至,田幸、李晟出手。”

    “那我呢?”周生生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一怔。

    “右前方有一栋三层阁楼,你破开禁制,里面有少量灵石和十几本典籍,你去取宝。”

    谢远一边杀向那两个老者,一边随口道。

    周生生了然,等破开禁制踏入那小楼不由一怔。

    一楼二十个箱子装满了灵石,粗略算下来近乎两万,他一时间有些茫然,这是少量灵石?

    ……

    藏书阁、放置灵石的地库、炼丹房、灵器库……

    谢远带着几人一路扫荡,几乎将整个城主府都翻了个底朝天,无一遗漏。

    仅仅一炷香的时间,六人已经来到了城主府的最深处。

    这里有一个类似天坛的存在。

    “城主府最大的宝库就在这祭坛下方,里面还有四个银甲卫潜伏,入口在地底一层最深处。”

    “只剩四个银甲卫了吗?”齐欢忍不住感慨道,“好像顺利的有些过头了……”

    齐欢说到一半戛然而止,随即瞥了一眼谢远。

    赵无极等人也是默然。

    即便因为陈万峰和大量强者不在,他们算是乘虚而入,但并不意味着城主府的守卫力量就很弱。

    无处不在的连环阵法,超过三十个银甲卫,若再加上谢远解决的两个六合初期的强者,这股力量堪比顶尖世家。

    若非谢远作弊一般的指引,他们的步伐必然艰难许多。

    “好了,别感慨了,快进去吧,那宝库之中灵石不少,若你们装不下便通知门内强者。”

    听到谢远说“灵石不少”,几人都是精神一振。

    这一路行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谢远的说话方式,几万灵石等于“少量”,上百颗丹药等于“一些”,数十把灵器等于“若干”……

    可想而知“不少”的灵石,最起码数量也在十万以上,甚至更多。

    唯独赵无极听出了一些别样味道,皱眉道:“你不进去?”

    “我要去另外一个地方,否则我带他来干嘛?”谢远笑了笑。

    众人的目光,也是不自觉下移。

    原来在谢远手上,还拎着一个奄奄一息的枯瘦老者。

    这老者正是坐镇城主府的两大六合强者之一,另一人已经陨灭,这人却是被谢远生擒至此。

    起初齐欢等人只以为谢远是想让他带路,此时才知道谢远另有谋划。

    “你要去什么地方?”赵无极盯着谢远。

    谢远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手中老者的脑袋,“带路了。”

    那老者似乎知道谢远的意图,闻言只是用恶毒的目光盯着谢远,冷笑着不说话。

    “我没有时间和你哔哔,你必死,但我给你两个选择。

    一,给我指路,我留你个全尸,你还能指望一下来世。

    第二,我直接让你魂飞魄散。”

    谢远说话的同时,用神识刺了一下对方的脑海。

    那老者顿时迟疑起来,面色阴晴不定。

    几乎所有修士都相信往生之说,而刚才那发自灵魂的恐惧,也让老者意识到,眼前这眼神深邃的少年,真的有那般能力。

    “我如何……信你?”老者开口了,声音沙哑。

    “我李白在此立下天道誓言,若食言,则下场和你一般。”谢远肃然道。

    老者略微沉默,终于是在半空之中打出了一个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轰隆隆!

    虚空裂开,一道阶梯自天坛上空出现,延绵向半空,更深处被雾气遮盖,却是看不清楚阶梯尽头是什么。

    一块石碑,也显现在半空之中。

    “小无量天?”

    看到那石碑上的字迹,齐欢等人都是一惊。

    “这是……青州镇守使的居处?”

    青州镇守使季有德一向行踪缥缈,世人只知他居于小无量天上,但却罕有人知如何去往。

    当年逐日魔教最盛之时,也找不到这地方,却没想到门户原来就在青州城内。

    六长老告诉了谢远门户的位置,只是如何进入就要谢远自己想办法了。

    其次,谢远得猜测也没有错,其他人不知道如何进入,城主府内留守的修为最高之人总该知道。

    毕竟青州承平已久,季有德也不可能如之前那般将小无量天一直隐藏,

    此刻赵无极等人才是明白,原来谢远所说的地方就是季有德的老巢。

    见道路打开,谢远也不再迟疑,一剑直接了结了老者的性命。

    谢远将尸体往地上一扔,随即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和一个阵盘。

    “死者为大,还是还对方一个潇洒自在,你就替我送他最后一程罢。”

    谢远将小瓷瓶塞到田幸手里,同时把“八卦炼魂阵”的口诀告诉了他,郑重的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