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一个大男人别这么小气嘛,我是女人我都不在乎
    聊了一阵子,顾鸣突然想起了白素贞的那支珠钗法宝。

    既然蛇母与太阴真君有可能降临当前世界,那么,一旦法宝落到他俩手中,届时不知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于是,顾鸣当即冲着白素贞说:“白姑娘,正好宝青也在,不如把法宝交给她重新打造一下如何?”

    “嗯!”

    白素贞没有一丝犹豫地应了一声,并将珠钗取下递给宝青。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这件法宝有违天和,并不适合她用,能重新改造自然最好不过。

    “坊主,能否将这件法宝重新改造一下?”

    宝青接过珠钗摩挲了一番,神情似有些自我陶醉:“要说这件法宝可是本坊主的得意之作,花费了不少心血,好好的为何要改造?”

    顾鸣一脸正色回道:“你自己打造的法宝,其性质你比谁都清楚。”

    宝青笑了笑:“我当然清楚……也罢,既然白姑娘不喜欢,那本坊主便重新改造一番好了。”

    “需要多久?”

    宝青自信满满道:“两日足亦!”

    随后,三人一起出发向着宝青坊行进。

    宝青坊位于毕山附近的一处银杏林中,距离三人出发的地方一百多里地。

    林中布置了类似于护山大阵的阵法,将宝青坊隐藏起来,同时也能起到抵御外敌的保护作用。

    而且,就算有人强行闯入坊中,也难以找到真正的入口。

    这里的重重机关乃是宝青多年的心血,想要尽数破解谈何容易?

    进入宝青坊内部,顾鸣一边欣赏着里面的布置,一边以开玩笑的口吻道:“宝青,这次改造法宝你不会提什么苛刻的要求吧?”

    宝青意味深长回道:“那以公子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当然是请你免费帮个小忙。”

    “哟,公子说的好轻松,这可是法宝,要是那么容易改造的话,公子又何必找人家呢?”

    “对别人来说的确是难事,但对你宝青坊主来说,不就是手到擒来的事么?”

    “嘻嘻,公子真是会哄人家开心……”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白姑娘,还不赶紧谢谢宝青坊主?”

    白素贞当即拱手致谢:“多谢坊主!”

    宝青:“……”

    什么人啊这是?

    说两日,最终却用了三日方才改造完毕。

    这是因为珠钗吸收了那只大蜘蛛的妖魂与修为,宝青一时技痒,将那妖魂炼成了器灵,并利用了封存在珠钗的力量将法宝的品质再一次提升。

    重要的是,这一次改造可以说是为白素贞量身打造,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

    京城。

    上午时分。

    顾鸣终于抵达京城。

    这下可就没那么悠闲了,连续忙碌了三天:报到、安顿、应酬、请客……

    直到第四天,方才正式上任。

    第一天上任主要还是熟悉一下环境、人员等等,彼此间交流一番。

    下午,坐着小轿返回官邸。

    其实翰林院距离官邸并不远,步行至多十来分钟。只不过,顾鸣现在好歹也是五品京官,如果弃轿不坐的话会显得与别的官员格格不入。

    虽说顾鸣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也不想因为生活上的细节成为别人非议的焦点。

    一进院,两个丫环赶紧迎上前来揖礼。

    “大人回来了。”

    “奴婢去给大人泡茶,不知大人喜欢喝什么茶?”

    顾鸣来到京城四天,一直都在忙着应酬,还没在家里吃过一顿饭,彼此间也没交谈过几句。

    因此,她俩也不知道顾鸣到底有些什么样的喜好,比如喜欢吃什么菜,喜欢喝什么茶……

    “嗯,就龙井吧。”

    “是,大人!”

    小圆应了一声,脚步匆匆跑去泡茶。

    另一个名叫小玲的丫环则道:“大人,奴婢做了几道小菜,一会大人尝尝看合不合口。如果不合口的话,奴婢另外再做。”

    “嗯,没事的,这个可以慢慢来……”

    等到小圆将茶泡过来之后,顾鸣和蔼可亲吩咐二女坐下来,先询问了对方一些基本的情况,又告之了自己的一些生活方面的习惯与喜好。

    “总之你们记住,饮食方面无所谓,你们尽力就好。起居方面,不管我在书房还是在房间,没有特殊的事就不要来打扰。

    回头我给你们一些银子用于日常开支,还有就是工钱……”

    一听此话小圆赶紧道:“大人,官邸这边有专人给我们发放工钱的,不用大人再付工钱。”

    这方面也算是朝廷的一个福利,所有京官的官邸都会按照官品高低配备相应的下人,比如轿夫、丫环、护院等等,其工钱由朝廷统一发放。

    如果配备的下人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撤换,也或是自行招聘。不过自行招聘下人的话,工钱就得自己付了。

    顾鸣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你俩要是干的好,本官每月再给你俩多开一份工钱……”

    一听此话,二女不由惊喜望外,赶紧福礼致谢: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奴婢一定尽心侍奉大人!”

    对她俩来说,拿双份工钱乃是一桩天大的喜事,以后自然会更加用心做事。

    对于顾鸣来说,不过就是每月多花二三两银子收买人心,何乐而不为?

    当夜。

    顾鸣端坐在书房中按例完成系统日常任务。

    突然,烛光一阵摇晃,一缕熟悉的香风袭来……

    顾鸣不由抬起头来,果然,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凭空出现在书桌边。

    “九娘,你总是喜欢这样不请自进,万一我正在洗澡、换衣服什么的……”

    辛九娘当即掉头走向门口。

    “你做啥?”

    辛九娘理直气壮:“妾出去敲个门再进来。”

    顾鸣:“……”

    “好啦,一个大男人别这么小气嘛,我是女人我都不在乎。”

    “看来我有必要布置一个禁制了……”顾鸣摇头叹了一声,随之问道:“你这么晚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没错!”

    辛九娘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何事?”

    “有两件事,第一件是关于你上次被刺杀的事……”

    “哦?”顾鸣眉头一动:“难不成真的是普渡慈航派人做的?”

    辛九娘回道:“虽然我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根据种种线索分析,应该是那老妖的弟子祝勇在暗中策划。

    至于那个老妖……很难说,可能事前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说,有可能是那老妖的弟子自作主张?”

    “不排除这个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老妖暗中授意。”

    闻言,顾鸣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与那老妖连面都没见,就成了他的眼中钉?”

    “那是自然,谁让你那么高调。”

    顾鸣愣了愣:“九娘,你说话可要负责任,我哪里高调了?”

    辛九娘抚嘴娇笑:“妾知道你是身不由己,比如说科举考试的时候引得天显异象……”

    这话,顾鸣就无言以驳了。

    的确,有些事他是没有办法低调的,毕竟光芒太盛了,想遮都遮不住。

    “九娘,经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上次的行刺事件十有八九是那祝勇自作主张,不太可能是获自老妖的授意。”

    辛九娘忍不住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以普渡慈航的实力来说,他对我不可能没有一点了解。区区几个江湖杀手,怎么可能对付得了我?”

    “那万一他是想给你一个下马威呢?”

    顾鸣摇了摇头:“你不要忘了那老妖可是堂堂护国法丈。

    我只问你一句,假如说我现在与那老妖发生争端,你说皇上会偏向谁?”

    辛九娘没有一丝犹豫:“当然是护国法丈!”

    “你说话也太直了……”顾鸣自嘲地笑了笑:“没错,虽说皇上现在看好我,破格提拔我。

    但,毕竟我现在只是区区一个五品官,而且也没做出什么政绩。

    在皇上眼中,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堂堂护国法丈?

    因此,那老妖真要想给我下马威,不太可能采取找杀手行刺这种低劣手段。

    那还不如他亲自在半路出手。

    唯一的可能就是祝勇立功心切,又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可以凭借出其不意,近身搏杀的方式除掉我。

    一旦侥幸成功,在老妖面前他就是大功一件。

    万一失败了……正如目前的情况,连皇上下旨彻查都未能查到他头上去。

    这也说明这小子虽有点冲动,但小聪明还是有的,将后续事件处理的滴水不漏,想抓住他的把柄很难。”

    听到顾鸣一通分析,辛九娘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随之又道:“真要照你这么分析,这小子很可能还会策划第二次、第三次……你老是这样防着也不是办法的呀。”

    顾鸣笑了笑:“以静制动也是一种策略。”

    辛九娘不屑地撇了撇嘴:“说的好听,你在京城根基尚浅,甚至可以说没有根基,那老妖的势力何等庞大,等到全方位打压你时,看你还笑的出来。”

    “不是还有你暗中帮忙么?”

    “你别指望我,我最多也就是暗中打探一些消息,官面上的事我可帮不了多大的忙。”

    “有消息就够了……对了,你说有两件事,第二件是什么?”

    “这第二件是关于庆王爷的……”

    “庆王爷?”顾鸣愣了愣:“他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将他迷的神魂颠倒的么?”

    一听此话,辛九娘似有些不高兴:“你以为我愿意啊?那个老不死的……”

    “好好好,当我说错话了,换个说法,他不是一直在你的掌控之中么?”

    “唉!”辛九娘幽幽叹了一声:“以前我也以为是这样,以为那老家伙被我迷的……咳,在我面前没有什么秘密,什么都要给我讲。

    可最近我才发现,事情不是那样的。”

    “嗯?到底怎么回事?”顾鸣的脸色也随之变的凝重起来。

    “我怀疑那老家伙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只是故作不知。”

    “这……应该不至于吧?他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抵御得住你的媚术?”

    辛九娘摇头苦笑:“恐怕你也看走眼了……”

    “看走眼?”顾鸣细细回顾了一番与庆王爷见面的情形,喃喃道:“应该不至于,他的气息分明就是个普通人。”

    “那万一他修炼过某种秘术,也就是那种没有法力,但却能增强精神力的秘术……”

    这么一说,顾鸣倒是不好判断了。

    毕竟江湖流派众多,有些人的确从外表是看不出任何法力波动的。

    比如说他自己,除非是真正的高人,否则根本看不出他的底细,认为他不过就是一个书生。

    “九娘,假如这是真的,那庆王爷真就隐藏的太深了……那么,你是如何作出这样的判断的?”

    辛九娘伸出两根葱白的手指:“两个方面。一,感觉,二,还是感觉……”

    顾鸣:“……”

    “九娘,这种大事能不能麻烦你认真一点?”

    辛九娘一脸无辜:“妾很认真啊,这两种感觉是不同的,一种属于女人的直觉,另一种是对那老不死的异常行为作出的一种判断。”

    “好吧,你有理,那能否麻烦你分别讲解一下这两个不同的感觉?”

    “先说第一种,直觉……这个不好跟你解释,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顾鸣:“……”

    “再说第二种,前些日子,我无意中偷听到他与一个中年男人的密谈……

    谈话的内容虽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内容,但也隐隐透露了一些信息。

    关键有两点,其一,那个中年男人乃是戍边大将军倪成贵的亲信。其二,那个老不死与倪成贵之间在私通密信……”

    “倪成贵?”

    顾鸣有些吃惊。

    此人乃是当朝有名的一员大将,镇西大将军,几年前更被册封为镇西候,手握数十万重兵,负责镇守西部边塞。

    一个亲王与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私交,这可是触犯了大忌的。

    哪怕是没有任何目的,单纯的就是喝喝酒什么的,也会让皇上不自在。

    鬼知道你俩是不是在密谋造反?

    拆分开来,一个亲王想造反,拿什么造反?凭府里的家丁?大将军倒是有兵,但名不正言不顺。

    二者一旦结合,后果可就难料了,历史上多的是成功的事例。

    因此,顾鸣一听辛九娘这么说方才感觉这事还真有点严重……

    “九娘,你确定那个人真的是倪成贵的手下?”

    辛九娘脸色凝重点了点头:“确定以及肯定!”

    “那么,庆王爷与倪成贵之间的密信呢?你有没有见到?”

    “这就是我给你所说的第一点,直觉……如果庆王爷真的被我彻底迷惑了,那么这些事他就不会瞒着我。

    结果,我却一无所知。

    那天也是机缘巧合,无意中偷听到。

    之后我去翻找过密信,但没有找到,也不知是那老家伙销毁了,还是给藏到了绝密的地方。

    现在,你是否还觉得妾的感觉是错的?”

    “呼!”

    顾鸣不由长长吐了口气。

    随之闭眼思忖了片刻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哪怕是你的错觉也不能掉以轻心。

    下来后,你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小心观察,伺机搜寻密信或是庆王爷与倪成贵私下里交往的证据……”

    这真要让庆王爷起了兵,天下必然大乱,这对顾鸣来说可不是好事。

    所以,他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想想还真是头疼,普渡慈航的事还没解决,这又窜出一个疑似要起兵造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