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 第119章 春天来了,离余秋远一点(求订阅11/12)
    周末晚上正是网站流量高的时候。

    大部分的读者,或多或少都订阅了排行榜靠前的几本书。

    毕竟排名能靠前,是经受了一轮轮的推荐、一万字一万字的累积崛起到这里的。

    每一本书的影响力,都不是那些不知名的书所能比拟的。

    收藏量、订阅量,天壤之别。

    这就是所谓头部效应。

    晚上,又正好是章节更新的高峰期。

    追书的人,都在这个时候准备看最新的章节。

    追完了最新章节,还可以到评论区讨论一下最新的剧情。

    但这一天晚上,排行榜前二十的书,粉丝们都不平静了。

    每一本书,都出现了一个新的盟主,叫非火不可。

    同样的名字,绝对没错。

    基本是同时出现的。

    因为排行榜前二十的每一本书的书评区里,都有这个大佬的打赏记录。

    然后有一个帖子。

    【盟主奉上!新人作者刚上架,顺便给自己的书做做宣传。】

    可以说,排行榜前二十的书,几乎都覆盖了整个网站大部分分类频道最优秀的书,也就基本覆盖了整个网站最优质的付费读者群。

    这样的手笔,让人无论如何都想一窥究竟。

    是个怎样的土豪在玩票?写的书不会毒出屎吧?

    【火钳留名!我先去看看土豪的书怎么样,再回来反馈。】

    【给土豪别致的宣传方式跪下了!】

    【有钱人的思维,真的不懂,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穷吧。】

    【……】

    这些书的作者,先是收到大额打赏很开心,然后心里就跟进了虫子似的膈应。

    盟主的帖子,不好删了吧?

    毕竟这么不在意,一撒就是2万的土豪,讲道理的话应该抱一抱大腿吧?

    他们也带着点好奇和复杂的心思,准备去看看这本名叫《回到过去做男神》的书怎么样。

    网站都市频道的主编刘钟正在家,准备在睡觉之前登到后台看看周末的销量情况。

    然后就见编辑群里炸锅了。

    【又有来玩票的土豪?刘钟,他的书成绩还不错啊!挺有新意的!】

    【这下能吸多少收藏过去?】

    【看书的留存,规模恐怕不会小……】

    【刘钟,好好挖掘一下啊,有潜力!】

    刘钟懵懵地问:【什么情况?】

    【你频道一个作者,叫非火不可,把前二十的书每个打赏了一个盟主然后为自己打广告。】

    刘钟过去翻了翻,还真是。

    他在群里发了个消息:【……】

    【鼓励一下啊!让他加大力度!】

    刘钟瞅着这些不同频道的编辑,这群家伙唯恐不够热闹。

    毕竟都是收入。

    【这个土豪不太一样,那本书确实有两下子。照他现在这架势,说不定真让他给冲到几千订甚至过万。】

    【那不给推荐,他会继续这么砸吗?】

    【当然要给!哪个土豪没几个土豪朋友?只要他的书上了榜单,土豪就有底气吹自己是畅销作家了,他的土豪朋友不过来捧个场冲一冲第一吗?】

    【我靠,你套路好深!】

    【刘钟,值得试试啊!】

    在2010年这个时间点,像这样的砸钱行为虽然有过,但还是非常具有冲击力的。

    非爷小小的两万块钱砸出去之后,就看见自己的收藏重新开始飞涨起来。

    他又摆出那个姿势,战术后仰:“什么叫为所欲为啊?”

    余秋说道:“我去拿刀,你又冲动了。”

    妈的写书还一毛钱没赚到手,先花出去两万多。

    败家猫爷们!

    “你懂个屁!没有人比我更懂运营!这又不是刷,老子成绩最终如何,全靠我写得怎么样!”

    “你为什么不打赏自己,不是说还回来一半吗?”

    “已经有人给我打赏了啊,这个渠道的曝光量已经足够了。”非爷满意地点头,“这个白衣散人,启发了我!如果这样效果好,等他上架了,如果真的火了,我再给他来一发,让他单独推荐一下我的书!他也是个新人,应该不会拒绝!”

    余秋拍着额头:“非爷,这样有成就感吗?”

    非爷奇怪地看着他:“书的成绩好,靠的是我的本事。难道有钱,不是我的本事?”

    余秋觉得逻辑缜密,没毛病。

    他想起自己的事,抱起非爷就走:“帮我分析个情况。”

    非爷看完他跟何诗的聊天记录,笑呵呵地问:“马后炮?”

    “非爷,我错了!陛下英明神武,还请为微臣拨云见雾,指点迷津!”

    非爷满意地点点头:“明天约一约不就知道了,大概率是你说的那样。”

    余秋喜不自胜。

    “骚样!”

    余秋自动过滤这些细节:“那明天晚上我得注意些什么?”

    “你又不是没谈过恋爱,问我干嘛?”

    “紧张嘛!”

    “你紧张可以,别紧张到放屁就行。”

    余秋无奈:“正经点行不?”

    “我说真的。”非爷说道,“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去,不就行了?明天晚上就不给你留门了。”

    “……”余秋问道,“有一些问题啊。比如说,如果要买衣服,我怎么说我来出钱,才不会让她觉得反感呢?”

    “这我帮不了你,以前我都是用钱砸的。”

    余秋呆了,怪不得今天晚上非爷砸钱的姿势这么娴熟,一砸就砸出大动静。

    “非爷,你以前……是富二代?”

    “朕白手起家,打下一片江山。”

    “……那你还没钱的时候,没谈过恋爱?”

    “没钱谈什么恋爱?”

    余秋捂住胸口,感觉受到了暴击。

    “我说算公司买的道具服装行不行?”

    “那她不会要,你穿回来?”

    “……你什么恶趣味。”余秋觉得非爷今天特别惫赖,可能是报他拿尾巴练换挡的仇,“那说当做请她帮我们拍视频的报酬?”

    “可以试试,但价格如果高了,她也许不接受。”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酒喝傻了?”非爷鄙视地看着他,“又不是明天买明天拍。拍完了她还能立刻脱了给你。拖字诀不会?再缓一缓,你们关系更进一步,你再说句骚话不就送出去了?”

    “……什么骚话?”

    非爷酝酿了一下,然后深情地说:“这件衣服,已经有了你的味道,它只能穿在你身上。只有穿在你身上,才是完美的。”

    余秋目瞪口呆。

    非爷又坏笑道:“就算我拿回去了,也不会给任何人,就挂在床头,让它陪着我,就像你也在那里。”

    余秋掩面:“我去拿刀。”

    非爷冷冷地说道:“金玉良言不知道听,乱臣贼子,就知道造反。”

    他毫无畏惧地转身去看自己书的情况。

    余秋坐回电脑前面,又看了看聊天记录,露出嘿嘿嘿的笑声。

    非爷毛骨悚然,赶紧溜了。

    春天来了,离这个痴汉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