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疑路寻踪 > 第6章 孽恋之六
    “你是说,郑菲菲的事情你早就知道。”

    苏曼跟着冷笑:“哼哼,这么多年,岂止一个郑菲菲,张菲菲,赵菲菲,王菲菲……多得数得过来吗?”

    “所以,昨天晚上,秋长天没有回来,你也知道他在说谎。”

    苏曼点点头。

    “他一般在外头勾搭小姑娘的时候,都是这一个借口,数年都不带变的。学校有没有下自习?他有没有拖课?现在的通讯那么发达,我其实只需要问一问班上的学生即可。”

    “那么,昨天晚上,你说你好像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也是假的?”

    “没有,也许是我幻听了。你知道人睡得迷糊之间,有时候会有幻觉。”

    小房间的门被推开来,苏曼的女儿跑了出来。

    “叔叔,我爸爸昨天晚上有回来过,我亲眼看到的。”

    嗯,这倒是一个意外收获。

    身后的苏母忙来拉:“小雅,跟姥姥去屋里呆着去,妈妈跟叔叔有话要说。”

    齐南动作快,走到小雅跟前:“小雅,来,跟哥哥说说,爸爸昨天晚上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雅生得很漂亮,跟苏曼长得很像,缺了的两颗门牙让她更显得可爱。

    “我不知道,昨天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看到爸爸进了妈妈的房间。”

    “那,爸爸是什么时候走的,你知道吗?”

    小雅摇了摇头:“叔叔,我爸爸去哪儿啦?为什么还不回来?他答应放假带我去游乐场的。”

    齐南摸了摸小雅的头:“小雅乖,爸爸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你乖乖听妈妈的话,他就会回来的。”

    苏曼闻听此言,顿时转过身,掩面而泣。

    苏母带着小雅回了房间,苏父站在门口咬牙切齿。

    “你们,你说你们都干的是一些什么事情。有想过孩子的感受吗?真是枉为父母啊!”

    苏父明显话里有话,如果昨天晚上秋长天一直没有回家,那么小雅看到的那个人是谁,答案恐怕只有苏曼知晓了。

    苏曼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萧默开了口:“秋长天昨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穿的是什么衣服?”

    苏曼一愣,旋即回答:“我不太清楚,我比他早去学校。”

    萧默站起身来,走到阳台边上,那里的晾衣架上挂了一排衣服,其中一件黑色的风衣,在他进门的时候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学校大门监控画面当中,秋长天就穿着这一件黑色的风衣。如果他昨天晚上没有回来的话,这一件衣服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里?”

    苏曼语塞:“我,我不知道,是我妈洗的衣服,我不知道她从哪里拿出来的。警官也许看错了吧,老秋的衣服大都都是黑色的。”

    萧默语气严肃起来。

    “苏曼,这个时候了,你觉得隐瞒得下去吗?这件风衣上的扣子是亮色的,就算是在夜色下亮光也明显。与监控当中秋长天所穿的那件风衣的扣子一样发着亮,你觉得我能看错吗?”

    苏曼语气呈崩溃之态。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昨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那件衣服就在沙发上放着,所以我才认为老秋回来过。”

    “苏曼,你前后的话语里明显矛盾,既然老秋的衣服出现在沙发上,而你又对他回没回来过表示怀疑。你到底是在隐瞒什么?小孩子不会撒谎,为什么小雅会说昨天是外她父亲回来过?如果那个人不是秋长天,那么他会是谁,他跟秋长天的死有关吗?你这是在为他所掩饰吗?苏曼,秋长天他可是你孩子的父亲啊,你就这么狠心吗?”

    一连串的问号将苏曼给逼到了绝境,她再次梨花带了雨,虽然30多岁的人了,但仍旧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哼哼,我狠心?如果我狠心的话,他死一百遍都不为过。”

    “秋长天被人杀害在旧教学楼的阶梯教室里,在现场没有找到他的衣服鞋袜,而他的衣服却在家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下装和鞋袜应该都在家里,齐南,你去找一下。”

    不大一会儿,齐南从里屋走出来。手里提着一个脏衣篮子。

    “哥,你说的是这个吧!”

    苏曼的神色明显不自然,只是有一点让萧默不太明白。

    苏曼如果知道秋长天遇害了,为什么还不销毁这些东西,还让它们在家里放得好好的?

    答案只能是苏曼来解开了。

    “说吧,秋长天的衣服鞋袜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里?昨天晚上进你卧室的那个男人是谁?”

    苏曼站起身来:“我想跟我父母讲两句话。”

    她大概在父母的面前难以启齿,两分钟之后,苏父苏母带着孩子从里屋里出来。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爸妈带着小雅回去住两天,两位警官也好问话一些。”

    苏母满眼泪痕:“小曼,你没啥事吧!”

    苏曼难得的镇静:“妈,你们放心吧,和你闺女没啥事。”

    夜色深沉,苏曼坐在沙发的角落里。

    朦胧灯光下的她看上去,带着淡淡地忧伤之美,秋长天当初抛妻弃子和大好的前程与她走到一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天底下又有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住美女的诱惑呢?

    云海看人真的很毒,他虽然说话有些刻薄,但他分析苏曼和秋长天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一针见血。

    苏曼说:“都说爱情与婚姻是始于美好,终于惨淡的两者关系,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当爱情的美好被婚姻的烦杂所取代,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其实到现在,我对于当初的选择仍然没有后悔,秋长天,他是我少女时期对于爱情美好向往的样子。

    虽然后来秋长天习惯在外头寻找小姑娘,但不能说当初的我们对于彼此的爱不存在,爱在当下,是对爱情最美好的诠释。那时的我们,爱得义无反顾,在爱的世界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可以为了我抛弃一切,就足以证明那时的他是爱我的。

    他可以等我高中毕业,大学毕业,再成为他的新嫁娘,我们摒弃世俗,冲破了比常人的爱情更多的阻碍,最终走到一起,是难能可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