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疑路寻踪 > 第45章 天桥下的女孩之十五
    16号那天,赵明明说那天是她的生日,让我当她的男朋友一起回家过生。

    我那天还很兴奋,看来我在赵明明心中的地位真是不一般。

    不管是真的男朋友,还是假扮的,反正我都开心。

    那天,我好好地收拾了一番,临出发之前,赵明明来了电话,说一会儿她妈开车路过,顺带接上我一起。

    见到我的时候,赵明明的母亲陈月表面上还是十分和气的,一路上还和我唠了一些家常,赵明明还和她母亲说笑了几回。

    这样和谐的场景,一度让我认为,赵明明和她父母的关系并不像她说的那么糟糕,也一度让我认为我和赵明明之间有戏。

    到了赵家,我才觉得不太对劲,不是赵明明的生日吗?为什么连生日蛋糕都没有一个?

    赵明明是富家大小姐,怎么连来一起过个生的朋友都没有?这和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样啊!

    赵明明的母亲说家里煮饭的阿姨家里有事,晚饭就是几盘速冻饺子,吃饺子期间完全没有提赵明明生日的事情。

    饭桌上,安静得只剩下吃饭的声音。

    这顿饭接近尾声的时候,赵明明终于爆发了,甩了筷子问她妈。

    “老陈,今天是我20岁生日你记得不?”

    陈月只是略微抬了一下眼皮。

    “哦,我搞忘记了,回头我给你转一些钱,你自己想买个啥都去买啥。”

    赵明明越发地生气。

    “老陈,除了钱你就没有别的要跟我说吗?在你的眼中,钱真的是万能的吗?它可以代替一切?你闺女的生日,都这么轻描淡写,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陈月还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以一个长辈的姿态对赵明明道。

    “女儿呢,你从小生活优越,没有吃过没钱的苦头。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过生日,你妈从小就没有过过生日不一样的过来啦?那些个俗气加形式上的东西不要太在意。你要实在不行,回头我给你煮两个鸡蛋。”

    我想,应该正是陈月那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让赵明明越发地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母女两个到底都没能控制住自己,开始相互指责,争吵不可避免。

    吵架吵得不可开交的当口,赵兴诚回来了,面对母女两个的战场,赵兴诚拿出了一家之主的气场。当即发了火,让母女两个去外面吵,别跟家里闹得乌烟瘴气的。

    面对赵明明,他更是放了狠话。

    “赵明明,这个家里没有你耍横的份,你要再不去上学,别说断了你的经济来源,这个家里你以后也不要回来了。”

    看得出来赵兴诚在家里的地位不低,他这一家之主发了火,家里的两个女人闭了嘴。

    这个时候,赵兴诚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冷冷地瞟了我一眼,那个眼神跟我爸是一个样式的,好像我是他的仇人似的。

    以前我每次回家要钱的时候,我爸甩给我钱的时候,就是那一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

    我终于明白了,天底下的漂亮姑娘那么多,唯独我觉得赵明明不一般呢。

    原来我们两个是一路人,她的父母就是我父母的影子。

    她爸瞅了赵明明一眼之后,又瞅了我半眼。

    “你是?”

    我说:“我是明明的朋友?”

    “什么朋友?男朋友?还是一般的朋友?”

    我本来想回答,我这不正朝着男朋友的方向努力迈进吗?

    他爸就没有给我回话的机会,直接问赵明明。

    “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他是你交的男朋友,趁早给我结束了,你才多大,学习不搞,还谈什么恋爱?如果只是普通男性朋友的话,以后最好别往家带。以你的智商,交的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

    赵兴诚同样没有给赵明明说话的机会,转身进了书房。

    妈的,以老子的爆脾气,不上前抽他两个嘴巴子我不姓陶。

    但我没有动手,我是看在赵明明的面子上没有动手的,赵兴诚毕竟是赵明明的爸,我如果还想和赵明明发生点什么的话,最好别将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

    她妈也没有说什么,直接上楼去了。

    我可怜赵明明,她跟我一样,是一个没有疼没人爱的孩子。

    我打记事起来就没有过过生日,我父母信奉的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绝对不施舍一点感情。

    我给赵明明买了礼物的,投其所好是我的专长,赵明明虽然表面看起来百毒不侵的样子,内心实则是一个小女生。

    我的礼物是一个音乐盒,虽然不值什么钱,但赵明明感动了。

    她眼睛里面含了泪,说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我说:“走,哥哥给你过一个别开生面的生日。”

    赵明明不干,她将我给拽到了二楼她的闺房。

    当时的我内心一喜,女生果然好骗,这么简单就被我给拿下了。

    然而,其实是我想多了。

    她抹了一把眼泪,一抬头又是一副倔强的样子。

    “你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我站在二楼的过道上,看着她下了楼,倒了两杯水,一杯水给书房的赵兴诚,里面传来了她小心翼翼的声音。

    片刻之后,她又出来,将另一杯水送进了她母亲的房间。

    她的这一种行为给我造成了一个假像,她其实对她的父母并不是那么恨,但她活得卑微的样子,让我心生了一种强烈的保护欲。

    她回到房间里,我以为我的春天来临了,深身上下的血都沸腾了起来。

    我伸手想要抚上她的脸庞,却被她冷冷的给推开了。

    “你放心,只要你帮我杀了他们,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我深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女孩,她是真的狠。

    她从衣柜里拿出一把砍刀来,那把砍刀很锋利,整个刀身在灯光下发着寒光。

    我不敢接那把刀,我不想只是为了泡个妞而干出要命的事情来。

    我说:“明明,你别这样,咱犯不着这样。”

    赵明明冷冷地瞅着我:“哼哼,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没想到你也是一个孬种。一句话,砍还是不砍?”

    妈的,我最烦别人称我孬种,我在地界上混的时候,这妞怕还没有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