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林辛言宗景灏(攻心为上老公诱妻成瘾) > 第590章,我就是个俗人
    林辛言不由觉得好笑,他怎么会那么幼稚呢?

    “真想拿个镜子给你照照,让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有多刻薄。”

    宗景灏冷哼了一声,拿过毛巾给她擦脚。

    林辛言歪头看他,“生气了?”

    不然怎么不说话了?

    忽地,宗景灏将毛巾丢在了一旁,双手捉住她的脚踝,欺身压下来,林辛言挣扎,低声道,“你干什么?

    两个孩子还在呢,把他们吵醒了。”

    他忽然邪肆挑眉,低沉地道,“你轻点叫,就不会醒了。”

    林辛言,“……”    “你怎么能越来越不要脸呢?”

    林辛言挣扎的更加厉害了,真怕他精.虫上脑,当着孩子的面,做出什么不当的行为。

    宗景灏弯曲膝盖,用腿别住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他脑筋清醒的很,就算对她再没自制力,也不会鲁莽的当着孩子的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行为。

    他静静的看着林辛言,她本来年纪不大,又长的秀气愈发显得年纪小,脸颊白皙的如瓷一般细腻,他轻轻的抚着,“言言啊,我不喜欢他对你的心思,很不喜欢。”

    他无法对觊觎妻子的人,有宽大的胸怀。

    “我就是个俗人,我的女人就只能属于我一个人,谁也不可以想。”

    林辛言知道,如果有个人对宗景灏这么重的心思,平心而论她也不会开心,心里也会不舒服。

    “我知道,我只喜欢你,对于他只是出于道德。”

    林辛言表明自己的心意,这个男人呀,有时候心眼小的跟针鼻似的,该解释的还是得说给他听,免得他又多想。

    林辛言突然笑起来,“和你相处的越久,就发现你在外面,和在家里差别越大。”

    “嗯?

    体现在那些方面?

    说来听听?”

    宗景灏饶有兴致,错开她身子避免压到她的肚子侧着躺下来。

    林辛言说,“你先放开我的腿。”

    宗景灏不放,“你先说。”

    林辛言扭过头,“你这个无赖样,你的那些员工没见过吧?”

    “我的无赖只表现在我老婆面前,他们没那个资格看见。”

    他义正言辞,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

    林辛言,“……”    “嗯。”

    她感叹了一声,“你果然是个俗人。”

    宗景灏拿着她的手,“你摸摸。”

    林曦言眉眼撩起,眼睛睁得大大的,痴呆呆地望着他说话都语无伦次了,“你,你,你又干什么?”

    “让你摸摸我的身体是不是热的,心脏是不是跳动的,它不是铁打的,也不是钢做的,它是有温度有思想的血.肉.之躯,它逃脱不了生死和所有的人一样,所以它是世俗的,不要要求它能像神仙一样,没有七情六欲。”

    他看着林辛言脸上还未褪去的红晕,闷笑道,“刚刚是不是想歪了?”

    林辛言轻咳了一声,强装镇定,“没有。”

    她才没想歪。

    没有!    就算有也不能承认。

    在这个那男人面前,她已经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了。

    完全被带跑偏了。

    “那句俗话怎么说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是在说我吗?”

    他眉梢轻挑。

    “你们在说什么?”

    宗言曦迷迷糊糊的揉眼睛,刚醒眼睛适应不了屋子里的灯光。

    “没说什么,睡觉吧。”

    林辛言连忙上来搂着她,轻轻的拍她的背。

    “妈咪你说明天要带我去宠物店的,别忘记了。”

    去宠物店都快成了她的心病了。

    人都还不清醒的呢,都不忘了提醒。

    林辛言哄着她,“好,明天带你去,现在好好睡觉。”

    “妈咪好久没搂过我睡觉了,这个怀抱还是一样的温暖。”

    小女孩窝在她的怀里,闷闷地说道。

    林辛言不由得愧疚起来,带他们去了C市以后,就把他们送去上学前班了,她忙着建立云之绣,忙着将香云纱再次走入众人的视野,对两个孩子确实疏忽了不少。

    这段时间两个孩子长大了很多,也学会了很多,独立睡觉,自己穿衣服,不用别人督促自己洗脸刷牙,简单的日常能够照顾好自己。

    “以后妈咪会多点时间和你们在一起。”

    林辛言低头亲亲女儿的额角。

    宗景灏关了灯,躺在了林辛言的身后搂住她,“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去。”

    林辛言嗯了一声,没有去想有没有时间的问题,免得扫了孩子的兴致。

    早上林辛言起的很早,毕竟家里有客人,她不好赖在床上显得不礼貌。

    周纯纯也起的很早,林辛言走下楼看见她从秦雅的房间里出来,诧异的问,“你不是在这个房间睡的吗?”

    她指着两个孩子的房间。

    “我是在这个房间睡的。”

    周纯纯说,“我听到她叫于妈,于妈在忙着做早餐,我就进去了,她的腿脚不方便,去洗手间需要人扶一下,我帮她的忙。”

    林辛言了然,走下楼梯笑着问,“昨晚睡的好吗?”

    周纯纯说,“夜里睡着了,五点多醒来,就睡不着了。”

    林辛言知道她心里还是有心事才会失眠,伸手握了握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她的脚怎么伤的?”

    周纯纯意指秦雅。

    林辛言抿了抿唇,其实这样的事情,她不该和周纯纯说的,毕竟她心思单纯,也没见过人心的险恶。

    但是周家和顾家沾亲带故,她不知道两家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但是,她想通过周纯纯让周夫人知道,顾北是个没道德没底线的人,应该远离。

    “还记得白胤宁让你送来的那个人吗?”

    周纯纯诚实的点头,“记得。”

    “我们要抓他,就是因为他干了很多坏事。”

    林辛言没细说,只简单的陈述,让周纯纯听得明白。

    周纯纯听明白了,那个受伤的女人是那个她送来的男人害的,所以姐姐要抓那个男人。

    “我想等胤宁回来,我们还有机会再抓住他的,虽然我也很讨厌坏蛋,但是我不能不顾胤宁的安危,姐姐对不起。”

    “傻瓜,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你的错,就像你说的,我们还有机会抓到他,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周夫人很早就来接女儿了,林辛言本来是想让她吃完早饭,再让司机送她回去的。

    “我们想早点去派出所。”

    周夫人也是一夜没睡好担心白胤宁。

    “姐姐那我走了。”

    周纯纯朝林辛言摆手。

    林辛言说好。

    周纯纯弯身坐进车里,周夫人对林辛言表示了感谢,“谢谢你照顾我女儿。”

    “她很好,我也没照顾她什么。”

    林辛言说。

    “别人都觉得她不太聪明……朋友很少,也很少有喜欢和她在一起相处的人,除了胤宁之外,你是第一个。”

    周夫人心里是非常感谢林曦言的,没有看不起她的女儿。

    女儿总是被人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们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去我们家做客。”

    周夫人诚心的邀请。

    林辛言浅笑着说,“好的。”

    周夫人上了车,隔着车窗朝林辛言摆了摆手,然后让司机开车。

    早上这个时间路上的车子还不多,车子行驶顺畅,没多久便到了派出所。

    沈培川如约把老四交给了周夫人。

    老四浑身都是血,也看不出伤在了哪里,看到有人连忙拉住周夫人,“您救救我。”

    周纯纯一把扯开老四,让司机把他丢到车上。

    周夫人惊讶的看着女儿,平时女儿都是温温糯糯的,今天怎么一改往常?

    “纯纯你……”    “妈,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