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帝师点江山 > 204污蔑祁王
    北舟意头上束着玉冠,身材欣长高大,一双星目深邃中含着愤怒,眉若剑锋。他站在步悠的身前,为步悠遮挡住周围人投来的视线,盯着那个被自己一脚踹开的男子“步姑娘乃是南苍来使,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如此无礼!”

    男子瞧了瞧北舟意,目光里带着几分不愤,毕竟八皇子虽然是皇子,但比蒙城谁人不知八皇子不受宠,更没有势力在手,比起自己或许都不如。可男子又瞧了瞧那边正在和宾客谈论的九公主,只能灰溜溜的跑了。他敢得罪八皇子,可和八皇子一母同胞的九公主却是自己得罪不起。

    北舟意哪里没有瞧出这男子刚刚目光里的不屑,他从小到大这样的目光见得太多了。北舟意星目中带着几分讥笑,转身看向步悠。

    “多谢八皇子,若不是八皇子...”下面的话,步悠有些说不出口。此时她看着八皇子的目光带着几分感激,更带着几分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毕竟北舟意再三救了她,且还谦谦君子,这样的男子让步悠极为欣赏。

    北舟意苦笑一声,他带着步悠穿过人群,来到九公主府后院一处清净的假山旁,神色不复以往的阳光,反而带着几分失意“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八皇子何出此言?”步悠很是意外。

    北舟意站在假山旁,目光似乎穿过很遥远的地方,声音中都是失落“我虽然是皇子,但却无人尊敬我,甚至瞧不起我。今日若是旁人救了你,那些人哪里敢袖手旁观,只有我,在旁人看来一无所成,这样的我除了一个没有任何威严的皇子身份,还有什么?”

    北舟意这些话从未对旁人说过,就是自己的亲妹妹也未曾提及。可今日瞧着步悠受欺负,而自己能出手相救却不能惩治他人,他就抑制不住的将心里的苦楚倾诉。

    “八皇子想岔了!”步悠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层层叠叠美不胜收“八皇子为人光明磊落,行事对得起天地,这些已经是旁人所不能相比的。更何况,八皇子没有依靠皇子身份危害他人,就已经很难得了!在我看来,八皇子靠着自己拥有很多,今后还会有更多,八皇子可万万不能妄自菲薄!”

    步悠的一番话让北舟意茅塞顿开,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钻了牛角尖,如同一个女子般多愁善感,实在不是北蒙好儿郎的做法。

    “是我愚钝了!今日多谢步姑娘,且步姑娘相信,终有一日我必定会让人刮目相看!”北舟意说着,突然拉住步悠的手,这话更像是誓言。

    步悠先是一愣,然后就是脸色发红连忙将手给抽回来,低着头小声说道“八皇子定有这样的能耐,我自然是信的!”

    北舟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刚刚也是太激动才会去碰步悠的手,不过步悠这话,是不是代表着她对自己也颇有几分意思?

    两人都同时心照不宣,北舟意是真的喜欢步悠,这份喜欢先是来自于美貌,然后是倾心于性格。而步悠低头的瞬间却在想着,自己此行就是来和亲的,比起那什么太子三皇子,她更喜欢八皇子,起码对于八皇子她并没有对旁的男子那份抵触,甚至真的有几分期待。

    前厅内,怀南和南砚祁坐在那里,周围不少人前来搭讪,但无需怀南拒绝,身边这高傲之人的不理不睬足以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毕竟都是达官贵人可不会舔着脸来丢人现眼。

    “祁王,帝师!”讨厌的声音又响起,只见北宏华直接落座于怀南和南砚祁身边,一副他们很相熟的样子。

    怀南微笑着点点头,南砚祁冷漠的微微点头,北宏华也不气馁,倒是自己兀自在一旁聊起来“不知二位在这居住的可习惯?”

    “多谢太子关心,九公主很是好客,我们居住的很好!”怀南客气的说道。

    两人又聊了些,不过都是些干巴巴的事情,就在这时一婢女端着酒水过来,放在石桌之上。北宏华瞧了眼这酒水,这酒水散发的酒香乃是北宏华极为喜爱的竹叶青,他端起酒杯就饮了口。

    “祁王对北蒙的局势如何看?”北宏华端着酒杯询问。

    南砚祁觉得不厌其烦,正准备赶人的时候,突然间坐在一旁的北宏华掐着自己的喉咙,眼眸瞪的极大,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南砚祁立刻起身,怀南更是上前去查看北宏华,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北宏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来,整个人突然从椅子上跌落在地,抽搐不已。

    怀南正准备上前查看,北宏华这样子一看就是中毒,且怀南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可惜,当怀南想要救北宏华的时候,已经迟了。

    北宏华在地上抽搐一会,嘴里吐出不少鲜血来,不会一会就没了动静。周围围绕着一群北蒙的达官贵人,他们惊恐着害怕着。当怀南将手放在北宏华的鼻子下,十分凝重的对着南亚起摇摇头,因为人已经没了呼吸。

    “啊,怎么会?太子他...”有人害怕的捂着嘴巴,众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宴会怎么会有人丧命,且这人还是太子。

    南砚祁将怀南拉着站在自己身旁,直觉让南砚祁觉得这事情似乎是对着他们而来,只是就是他都没有提防到。

    “太子皇兄?”北月瑜站在一旁已经有些懵了,她哪怕再讨厌北宏华也未曾想过这人会死,且还是死在自己的府邸自己的宴会上,自己的面前,就是北月瑜也都十分害怕。

    北月瑜懵了,但是北舟意却十分冷静,他此时想到很多,连忙上前去差人叫御医,禀告父皇,且安排了一切事宜。

    “别怕!”北舟意安慰九妹,轻轻的拍了拍九妹的肩头。北月瑜依偎在八哥身旁,心里却还是砰砰直跳。而有心之人此时倒是发现北舟意办事的果断,比如北博心瞧着北舟意的目光有几分意味深长。

    御医匆匆而来,而今日来参加宴会的众人一个都不能离去。御医检查了下北宏华的尸体,跪在地上“太子,乃是中毒而亡!”众人心里猜测是一回事,如今被证实又是另外一回事,众人窃窃私语,不停的瞧着和太子同桌的南砚祁和怀南,一时之间那些人的目光里都是怀疑。

    瞧着他们被孤立,刚刚这些人还都想来搭话,如今出了事情倒是第一个怀疑他们。可两人丝毫不愤怒,只是心里不停的猜测着算计这一切的乃是何人,想要达到何种地步。

    “太子身亡,这背后之人必定不许放过,将伺候太子吃食的有关人等全部捉拿!”此时,北博心站了出来,义正言辞的说道。而由着北博心来处理这事物无人胆敢阻拦,毕竟聪明人都清楚的知道,如今太子死了,今后这北蒙还不是三皇子一人独大,聪明人已经从里面嗅出几分不同的味道来。

    南砚祁和怀南互看一眼,若是一开始两人还在猜测是何人所为,如今北博心站出来太快了,他的目的也太明显,他们想忽视都难。只是两人都未曾考虑到北博心竟然如此大胆,直接在这样的事情上动手脚。

    “三皇兄这是什么意思,是怀疑本公主吗?”北月瑜很是生气的站出来。

    北博心瞧着北月瑜,此时竟然笑的出来“自然不会怀疑九妹,但是府中人多手杂的,还是小心排查的好,难不成九妹想要包庇凶手吗?”

    北月瑜还想说什么,却被北舟意给拉住,北舟意朝着妹妹摇摇头。此时一切都由北博心安排好,贸然冲动根本就无济于事,只能按耐不动。不过,北舟意瞧了瞧意气风发的北博心,心里却生出几分希望来,或许这次的事情就是自己人生的转机也未尝不可。

    已经有人听从命令将不少仆人压过来,顶着众人的目光,北博心一一审问,甚至动用了私刑。那鲜血淋漓的刑法,吓的有些女子瑟瑟发抖躲在人群后,但哪怕她们被吓昏过去,也没有被允许离开这九公主府邸。

    当审问到一个婢女的时候,那婢女被用了刑法后,终于忍不住磕头认罪“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是祁王殿下吩咐奴婢这样做的,都是祁王殿下指使的,还请三皇子放过奴婢!”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已经有人愤怒的朝着两人吼去“杀了他们!为太子报仇!”

    怀南和南砚祁顶着众人杀气腾腾的目光站在那里,此时怀南朝着北博心瞧去,瞧见北博心毫不掩饰的笑意,那笑意是胜利者的自豪,还有对怀南势在必得的信心。

    “够了!凭借一个婢女的一面之词就定下罪责,实在是可笑!”北月瑜站在那里吼道,从始至终她都不信这是祁王所为。哪怕祁王行事的确有些狠辣,但是祁王没有理由这样做,更何况怀南还在这里,依着祁王对怀南的在乎怎会冒险。

    “是啊,你们不要污蔑祁王!祁王杀太子有何好处,就凭一个婢女的话就如此定罪,那么这个婢女若是攀咬他人呢!”此时,长乐宗姬也站出来,不论她对祁王的感情如何,此时她都不愿祁王受这样的指责。

    可惜,哪怕北月瑜和长乐很受陛下宠爱,可事关太子的生死,两人哪怕多加阻拦,还是有人将祁王给压了下去。好在,这事情已经传入北蒙帝耳中,北蒙帝虽然愤怒但也不至于昏了头,只是暂时将南砚祁收压,其他事情再等调查。

    怀南很冷静的瞧着南砚祁被压走,在旁人看来她的确很冷静,却无人知道她已经愤怒到极致。只是越愤怒就越冷静,她势必要将南砚祁给完完整整的救回来,更何况离开的时候南砚祁曾在怀南耳边说了句“放心!”

    “瞧!不论是这天下,还是这美人,终究都是我的!”北博心凑近怀南的耳边轻轻说道,然后仰头大笑起来。

    怀南瞧着北博心的背影,身侧的手紧紧握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