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学长这棵回头草真香 > 106章 我不喜欢你很明确(一更)
    “你干嘛!!!”

    林犹森做噩梦吓醒,猛的睁开眼睛,人也一下子清醒,把人推了出去,蹭的坐起,冷着脸看着被推出一段距离的人。

    许初然被推懵了,她揉着磕到桌角的腰,吼道,“林犹森,你又干嘛?我会吃了你不成?你至于吗?”

    当然至于!!

    林犹森盘腿坐直,问道,“你怎么会在我房里?”

    “我想在就在…”,许初然揉着腰站起,“你下手怎么那么重,很疼的!”

    这是你活该!林犹森在心里回她,但嘴上却说,“对不起,我刚刚突然惊醒被吓懵了!”

    “吓懵了?”,许初然很受伤,“阿森,我就有那么可怕吗?”

    “对不起…”

    林犹森不想过多解释,直接道,“你先出去,到楼下等我,我一会儿就下来!”

    “阿森……”

    “出去!!!”,林犹森再重复,语气严厉。

    他很少发火,或者说是几乎不发火,对人对事,任何时候都是笑脸相迎,可是现在…

    许初然被惊到了,同时也觉得很委屈,瘪嘴要哭不哭的跑出了房间。

    头疼!!

    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林犹森揉着紧涩的太阳穴,心情烦躁!

    把毯子重重的摔了出去,起身收拾自己,换了身衣服才下楼。

    楼下很热闹,三个女人围着许初然哄着,看到林犹森下来,白云英这个当妈的率先开口教训,“你怎么回事儿!!!初然做错什么要对她发火!你脾气不一直挺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对啊…脾气一直挺好,那偶尔发火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林犹森看着哭得抽抽搭搭的许初然,心里越发的烦,瞥了一眼,又转开,没回话!

    这姿态又惹火了他妈,又开始训,“你这什么态度!!快给初然道歉!!”

    眼看着火气要撩天,黄蕊觉得不妥,立马劝道,“唉…姐…算了!这是孩子之间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行不行?!”

    “行是行!但初然不能受这个委屈!”

    “哎哟…哪有什么委屈不委屈,这孩子不就是打打闹闹长大的嘛!”,黄蕊拍了拍自己的女儿,“初然,你说是不是…”

    “是…”

    声音低低的,带着浓浓的委屈。

    我见犹怜!!

    林犹森皱眉,蹭的站起,说道,“初然,走吧,我带你去外面转转!”

    “嗯?”,许初然抬头,“你不生气了?”

    气…怎么不气!

    都说了他不是什么菩萨,不经常发火,不代表没脾气!

    可是事情总得解决不是,毕竟确实是他先动的手!

    十月金秋,夜里天气已经转凉,看着许初然身上那条单薄的裙子,林犹森还是无可奈何的把外套放在了她身上。

    “谢谢…”

    许初然低声道谢,林犹森却没回话!

    “对不起…阿森!我可以解释的!”

    终于还是许初然熬不住,“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就是…你知道色~意突起吗?那是…那是不受控制的!”

    “有你这么解释的吗?”,林犹森严肃,虽然自己也深深体会过见~色起意不受控制!

    “可就是这个道理啊…”,许初然瘪嘴,“谁叫你长了一张这么好看的脸,你要真怪,那你去怪叔叔阿姨给了你这么好的基因啊!”

    “狡辩!!!”

    “哎呀…阿森,我错了嘛!你不要再生气了!!我害怕!”

    她害怕林犹森生气,真的很害怕!

    “我都这么诚恳了~你还不原谅我的话,那你说说要我怎么办嘛!!”

    “你能怎么办?”,林犹森站定,回问她。

    “呃…这…”,许初然低头,“我也…我也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林犹森看她,很严肃的警告,“下不为例!!绝不再犯!”

    许初然眨着眼睛,委屈道,“至于这么严肃吗?弄得像我杀人放火了一样!”

    “差不多!我们一起长大,我把你朋友,可你却对我有非分之想,初然,这不应该的!”

    不应该?

    嚯…

    许初然急得跳脚,“你都说了我们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怎么就不应该了?青梅竹马放在任何一对男女身上不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吗?”

    很美好吗?

    对…也许美好!

    但在他这里,也只是单单纯纯的美好友谊,不会向上发展!

    “阿森,我不信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儿想法!”,许初然看他不说话,一肚子委屈又上来了,“这么多年你对我那么好,也从来没听说你和哪个女生走得近,你就对我好,我不信你不喜欢我!”

    伤心委屈又倔强!很招人疼!

    林犹森忽然想,如果当初颜生跟陆林归坦白的时候,不是那么冷静强势,而是像许初然这样一副娇女儿作态,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这不得而知,而且可能永远都不知,因为颜生不会这么做。

    林犹森叹着停了脚步,看着她,认真道,“可是初然…我对你真的没有想法,我以前对你好,以后也会对你好。因为我们一起长大,因为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对你的好,是普普通通的好。

    但以后呢,我会遇到一个女孩,我会加倍对她好,我会想把最好的给她,无底线的宠她爱她。

    这种好…是倾注一切的好。跟我对你的好,不是一样的。你懂吗?”

    “不懂不懂!!我不懂!!”

    许初然把衣服砸还给他,“我也不管!我就是喜欢你!只要你没娶我没嫁,那总是有机会的。什么好不好的,哼!!”

    “初然…”,林犹森头疼,“你不要……”

    “我不听我不听!!”

    许初然捂住耳朵,“我就不信我们一起穿开裆裤的交情还比不过一个半路程咬金。”

    “初然…我们讲讲道理行不行?”

    “不行!!跟女生怎么讲道理?”,许初然不管不顾,“你要有本事跟你喜欢的姑娘讲道理去啊!再说,我喜欢是一回事儿,难道你不喜欢我就不允许我喜欢你?这又是什么强盗逻辑!”

    “初然…”

    林犹森无力望天,他最最没办法的就是许初然这种毫无章法的小脾气!

    “我不听!!!”,许初然伸手把他推远,“不想听你乱七八糟的说一通,我要走了!!你自己散心吧!再见!!”

    她气得哼哧哼哧的走了!

    脚上穿着高跟鞋走不出自己愤怒的气势,就抬起脚蹬掉,拎在手里踏步走了…

    “诶…初然…把鞋穿上,别硌了脚!”,林犹森在后面喊!!

    “要你管!!”,许初然回吼一声,继续哼哧哼哧的走回来宅子。

    不过在进去之前,把鞋子穿上了,她怕里面的大人问,怕她们知道自己被林犹森那个不长眼的混蛋拒绝了,那得多丢脸啊!

    她许初然,不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那也是个小美人儿啊,追她的人都能从南州大学的东二门排到西二门了,哪能这么丢脸!

    哼…真是气死了!

    气得她在饭桌上都是瞪着林犹森啃骨头,像是把这当人一样,看得白云英和黄蕊后背发凉。

    许初然母女走后,白云英把自家儿子叫到面前打听,“阿森,你怎么惹初然了,怎么一晚上都是要吃了你的样子?”

    呃…八卦!

    林犹森瞥了一眼亲妈,回道,“小事,初然是你们惯着长大的,什么脾气你应该清楚,等过了几天就不气了!”

    “真的?”

    “真的!”,很肯定的林犹森。

    而另一边,在车上,黄蕊也是拉着自家姑娘打听,“阿森怎么惹你了,你这一晚上的又是哭又是瞪的,他把你口红折了?”

    许初然一听,炸了,“妈,你怎么这么肤浅?”

    “是是是,妈肤浅!那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儿?”,许初然气得心口起伏,“他林犹森,居然…居然不喜……”

    话到这就卡住了…许初然嘴巴立马抿成一条线,气呼呼的瞪着自己的亲妈!

    “说啊…你倒是…”,黄蕊觉得不简单,“阿森居然什么了?”

    “算了!说不清楚!”

    许初然摆手!

    “跟你妈还有什么说不清楚的?”

    “就是说不清楚…”,许初然哼着,“你跟我爸从同学到恋人再到家人,一辈子两情相悦,怎么能理解我们这种…这种我喜欢你你却不喜欢我的痛苦!”

    哎哟~

    有意思…

    黄蕊笑着,“是阿森拒绝你了?”

    “妈!!!!”

    “行行行…不说了!!!”,黄蕊拍着自己女儿的背安抚,“不气不气…我们好好的啊!”

    她这女儿啊…被惯得是娇气了些,啥也藏不住,有脾气就蹭蹭的发,最后却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就这性子啊,把她一个人丢国外当交换生的这一年里,是怎么安安稳稳的过来的?

    哎…

    到了家里,黄蕊给白云英打了通电话,也没说什么,就随便聊聊孩子的事情,顺便打听了林犹森国庆的安排,然后又不动声色的透露给了自己的女儿!

    她这个当妈的啊…就只能帮到这里了!

    许初然当然开心了,阴郁的表情一扫而光,哼着歌收拾东西去了!

    而…这时候,林犹森却还在等颜生的回话呢!

    等到了晚上都一直没消息,他破天荒的没了耐心,直接打电话过去了!

    电话进来的时候,颜生正拿手剥着龙虾,红光油亮的腾不出手来,就抬抬下巴,让一直在小叔训诫的阴影下不敢吃龙虾的慕棠接了!

    林犹森一听这声音就听出来是慕棠,本想问颜生去哪里了,可脑子一转,直接说道,“慕棠…国庆去松山野营的东西,你们准备好了吗?”

    “啊…”,慕棠懵,“什么时候决定去的?我说了一个人不想去的啊!!”

    她看向颜生,颜生瞥了一眼,无奈,让她把手机放平开免提,她含糊不清道,“我不知道要准备什么,慕棠这个对世界认知度比较低的小可爱也估计不知道,要不你列个清单给我,明天我跟慕棠去买!”

    这是要去的意思…

    林犹森嘴角上扬,舒舒服服的躺上床,慵懒的说道,“不用这么麻烦吧,等明天我带你们两个逛就是。”

    “哦??这就不麻烦?”,颜生觉得奇怪,“还让你浪费时间,你要知道陪女生逛街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是吗?我没陪女生逛过街,其实挺想知道这么做有多不容易的!”

    “无知真可怕!!”,颜生失笑,“那就明天约,挂了!!”

    “好…拜拜…”

    看着要完了,慕棠很懂事的帮颜生挂电话,嘴里碎碎叨叨,“学长真的好贴心啊…什么都帮着想到了!你说他怎么会那么好?”

    怎么会?

    “因为他是菩萨,人美心善的菩萨!”,颜生笑着把好不容易剥出来的炸虾肉递到她嘴边,“你真不吃?”

    “不…不吃…”,可是好香啊…

    慕棠咂嘴咽口水忍住,“颜生,你还没跟我说清楚学长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

    “什么叫对我啊!他对你们不好吗?”,颜生反问。

    这一问,把慕棠问懵了,她扣着指甲,“好啊…可…可是,总感觉不一样啊,他是对我们好,可他不会把自己碗里的肉让给我吃,也不会帮我挑鱼刺,不一样是不是?!”

    “哦…是吗?”,颜生觉得这个问题很有灵性,“可能我比较可爱吧!!”

    在客厅看电视的颜美一听,切了一声,直直插话,“颜生,差不多得了,别给脸就蹬鼻子,阿森对你好被你这么一说,倒像是因为你长得好看一样!”

    “难道不是吗?”,颜生回问。

    “就算是也不能这么说,慕棠那么天真,你怎么能这么教她!”

    教??

    教??!

    慕棠几岁了?

    颜生无力,回头问她妈,“那我应该怎么说?”

    颜美瞥她,阴阳怪气道,“你应该说阿森善良,善良的人才会对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人掏心掏肺的好!”

    呵…

    这又是好话?

    颜生理都不想理,自己哼哧哼哧的把龙虾吃完,就去洗漱,带着可爱的慕棠上床睡觉!

    放假第一天,慕棠还没回去,同时也不准备回去,而方诺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打工,不回来宿舍睡觉,颜生想着这么一个胆小的姑娘把她一个人丢在空荡荡的宿舍,有些不人道,就把人接了过来。

    颜美对她姑娘撞了人家小叔车的事情还记忆犹新,所以异常热情,就想着能从这些小事上做个补偿!

    不过颜生算是发现了,颜美对于她带回来的任何一个朋友都热情慈祥,甚至感觉比看到自己的亲女儿还欢喜。

    哎…

    可能…可能是因为被自己女儿折磨了十八年,突然来了这么多听话讨喜的孩子,一直压抑的慈母天性就解放了!

    颜生一晚上就抱着这个想法,沉沉睡去了!

    放假存在的意义,就是好好睡觉!

    不睡到中午是不可能起来的,但今天,颜生硬是被外面施工的动静吵醒,睁眼时,慕棠已经靠坐着看一本漫画书。

    “醒了??”,她瞅着睡眼朦胧的颜生,瘪着嘴说道,“你饿不饿啊?”

    嗯?

    什么?

    哦……

    忘了!!慕棠不是她,经不住饿!

    颜生爬坐起,抓了一把自己的鸡窝头,哑着嗓子说道,“走吧…起床,带你吃东西!!”

    房门拉开,还没走到客厅,就听到她姥姥那温柔的声音,“要不,我去把生生叫起来,这时间也不早了,不能让你一直坐在这干等着啊!”

    “没事儿,姥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陪你说说话就行!”

    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颜生手扶着墙低头叹气,转身把慕棠推回去,说道,“我们还是先洗洗脸再出来吧…”

    “唉…谁来了…”,慕棠一边被推着走一边回头看,“哎呀…是学长啊!!”

    声音不自觉升高,坐在客厅的一老一少听得清清楚楚,林犹森看着她们这个方向,笑着说道,“姥姥,你看,这不就醒了吗?”

    “是啊…你自己坐着玩会儿,我去看看…”,颜如玉拍了拍他肩,然后站起往盥洗室走去。

    “姥姥啊…家里来客人,你怎么不叫醒我啊!!”,颜生埋怨。

    “哎呀…是阿森不让我打扰你的,我看着他来的时候时间确实是早,就没叫你起来!”

    啊……

    怎么就那么听话呢?

    话说林犹森是怎么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让她家这两位女人对他一点儿也不见外呢?

    简直…简直神奇!!

    神奇得不能解释!

    她两个在盥洗室里磨蹭了好长时间才出去,出来的时候,林犹森正站在她家阳台欣赏风景!

    颜生望了一眼,打趣道,“外面有天外飞仙啊,看得那么入神。”

    林犹森一听,回头说道,“天外飞仙倒是没有,就是感觉你家的阳台视线挺好的!”

    “是吧…”,颜生走过来靠住,“我妈跟我都喜欢站在阳台发呆,所以换房子时阳台视线是第一考虑的。我妈还说等以后要能换湖景高层房,一定要弄个大大的落地窗!”

    “原来是这样!”

    “嗯…但这辈子估计是不可能了!走吧…”,颜生走了过去,“你不是说要陪我们逛街吗?在这之前,请你吃饭!”

    在外面吃的!

    颜生好久没去那家韩国餐厅,对它非常想念,刚好靠近商场,非常方便!

    跟林犹森相处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在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对他的口味多少有些了解,所以点餐的时候,很大程度上的考虑了他的爱好!

    林犹森没意见,甚至有些高兴!

    他表现得很明显,颜生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笑了笑,懒懒开口,“别高兴得太早,虽然是按着你的口味点的,但很多人不习惯韩餐,你也不一定吃得惯,陆林归第一次来就吃不惯!”

    陆林归?

    提得这么自然,说的那么顺口,林犹森看她,想从她脸上找到为这忽然出口的名字的懊恼。

    但并没有…她还是那么坦然!

    “林犹森,别看了…”,颜生喝了一口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刚刚不是口误!”

    “呵…我以为…你会…”

    “你以为我会恨他,对他像忌讳一样绝口不提?”,颜生只觉得好笑,“可是我早就说过了,就算结果不如意,我也不会恨他!”

    嗯…这话林犹森倒是记得,就是没想过,她真的可以做到这么干脆!

    脸上的笑容收了些许,往后靠去,漫不经心道,“你跟林归这几年,应该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吧?”

    “嗯…这个…算是吧…”,颜生转着水杯,“这几年,我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陆林归,是除了我妈和我姥姥之外,可以单独跟我一起吃饭的人!”

    颜生这过去这十八年里,所有看似善良、浪漫的事情,都是跟陆林归做的。

    陆林归…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唯一让颜生感到无力的,就是他不喜欢她!

    “呵…”

    颜生低头笑了声,像是自嘲,“我啊…终究是太年轻!林犹森啊…我告诉你,喜欢一个人不要太热烈,追一个人也不要逼得太紧,能慢慢来就慢慢来,不然得不偿失!这是过来人的经验,你可以看着采纳!”

    林犹森听完,也笑了笑,但不说话!

    一会儿的安静了下来,终于有空隙了,慕棠眼珠子在他们两个身上转着,弱声道,“颜生…学长,你们两个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啊?陆叔叔怎么了!”

    陆叔叔?

    颜生一口水喷出来,呛到鼻子,咳个不停!

    “慕…咳…慕棠啊!”

    颜生喘着,“陆林归应该不到叔叔这个辈分吧?”

    “不到吗?”,慕棠疑惑,掐着手指算着,“他比我大一轮,这…这一轮,十二岁,不是该叫叔叔吗?”

    “咳……咳咳咳…”

    颜生咳得更猛烈,只能趴在桌子上,撕心裂肺的咳着,眼角咳出了眼泪,林犹森给她拍着背,一边给她擦泪,嘴里道,“需要那么激动吗?我从一开始就叫林归小叔,也不见你有这个反应!”

    “这不一样!!”,颜生仰头深吸口气,“你叫他小叔没什么感觉,可慕棠叫她陆叔叔怎么就怪怪的,我脑子里的画面忽然变得很重口味!”

    “嗯???”,林犹森皱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这倒是把颜生问住了!

    她把林犹森推回自己的位置,缓了缓,说道,“不可说不可说!!”

    真不可说!

    听慕棠叫那声陆叔叔,颜生脑子里映出的都是油腻大叔,和陆林归那张脸对不上!

    是啊…

    其实…她跟慕棠是一辈人,都该叫陆叔叔的,而不是直呼其名“陆林归”!

    颜生想着,杵着头问林犹森,“你说,要是…我当初…第一口叫他的时候,叫的是规规矩矩的陆叔叔,而不是陆林归这么个很有诗意的名字,那后面是不是就不会叫出感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