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 > 第七十四章 选举
    各部族的羌帅到齐,接下来就是推出首领人选。

    听越吾说,此番前来议事的羌族,拢共有五十三部,全都是上万人的大部族。

    二月二十七,枹罕城里的羌人出城祭拜山神,也称祭山会。

    这是羌族最为重要的两个节日之一。

    还有一个,就是羌历年,时间是在九月。

    羌人祖先以牧羊为主要生活来源,也以羊为图腾。所以羌人的脖子上大都系有羊毛绳,以表示与羊同体。后来,羌人从“逐水草而居”,到“依山居之,垒石为室”,渐渐稳定下来,发展畜牧业的同时,也大兴农业,就有了祭山会。通过祭祀山神,希望神灵能够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在此期间,所有羌人皆是禁止上山砍柴、割草、挖苗、狩措等。

    宁武走在越吾身旁,听这位羌族老哥讲着羌人的传统文化。

    祭祀的程序极为繁琐,等祭拜完山神回到枹罕县的时候,已经快要天黑。

    城外草坪上,搭起一座高台,上面插有羌族的神羊图腾,五十三部羌族豪帅围坐高台四周,他们身前的桌子上,盛放有酒肉瓜果。

    “诸位,今日我等聚集于此,相信大家都知道是为了什么。没错,就是为了推选出一名真正的首领,带领我们羌族走向更美好的明天。”负责主持的是一名看起来比较和善的羌人,身材有些矮胖,说话的时候脸上也总是笑嘻嘻的。

    参狼羌的位置划分在台子左侧,宁武自然也在这里,他目光掠了一眼四周不同部落的豪帅们,个个摩拳擦掌。还真有点武侠小说里开英雄大会,推选武林盟主的意思。

    “别啰嗦了,该怎么选,就直接说吧!本帅已经等不及了!”

    右侧一名脾气暴躁的汉子直接起身吼了一嗓子。

    “这是罕羌的豪帅,名叫兀铸,也是一个好斗的家伙!”

    宁武不认识,越吾便充当起了解说员的身份。

    其他的羌族豪帅一边喝酒吃肉,一边也跟着起哄:“对对对,别整那些没用的,赶紧开始吧!”

    台上的胖羌人点了点头,依旧保持着笑容:“既然大伙儿不愿听我啰嗦,那么,愿意担当此任者,现在就可以站到台上来,由其他人进行公平公正的选举。”

    话音落地,便是一阵起身的响动。

    宁武环顾了一眼四周,好家伙,起码上去大半。

    “老弟,你在这里稍坐,我先上去了。”

    越吾也站起身来,与宁武说上一声。

    宁武微微点头。

    宽大的台面上,此刻人头耸动,竞争首领者,多达三十八人。

    “马腾,你这家伙不是汉人么,怎么也在这里!”

    兀铸认出马腾之后,将嗓门儿提得很高。

    马腾对此早有应对:“我母亲为羌女,我身体里流着羌人的血,怎就不算羌人?”

    但他此刻的脸色仍旧不太好看,因为他发现自己被韩遂和宋建给阴了。之前喝酒的那会儿,两人明明说好会全力支持自己,这会儿居然也派他们的人上来竞选,这不是明摆了是想跟自己争么!

    不过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既然你二人不讲信用,那我就跟你们争到底了!

    马腾心中恨恨说着,没有你们支持,这首领的位置,我也一样能够夺下!

    确定没有人再上台后,胖羌人按照流程继续往下走,请竞争的各路豪帅依次发表宣言,讲述一下,当上首领之后,将会如何壮大羌族。

    “我先来!”

    兀铸把袖子一撸,站到最前面来,大声说着:“如果我当上首领,大家跟着我,肯定能吃香喝辣,每年所得的土地和牛羊数不胜数……”

    台上的兀铸唾沫横飞,台下的宁武暗自摇头。

    这种发言听起来的确让人心生憧憬,但能够实现的概率不大,和画大饼是一个道理。

    兀铸之后,其他豪帅依次进行发言,内容大抵都差不多,无非是一个字:抢。

    抢谁呢?

    自然是地域更为广阔的汉人。

    就连马腾,也同样没有例外。在他看来,只有用利益拴住这些羌人,才能让他们更好的替自己卖命。

    等到越吾发言时,这个平日里豪迈直爽的汉子,先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深地呼吸,然后才睁开眼,看着下方的一众羌人,神色极为认真:“说实话,我不想打仗。”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皆是一愣,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前面个个整得热血沸腾,怎么到越吾这里,画风就变了?

    越吾无视众人惊愕,接着说道:“羌族男儿勇猛,但我们更憧憬和平。如果能有安定的生活和美满的家庭,我相信,大多人都不会选择叛乱……”

    然则话还没有说完,一些平日里敌视参狼羌的豪帅部族就开始带起节奏,直接叫嚣怒骂:“越吾,你这懦夫,滚下去吧!”

    “滚下去!滚下去!”

    不少人跟着起哄,嘲讽越吾胆小。

    越吾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待到众人愤怒的声音小了些后,他又接着说道:“前段时间,大汉的太师来我参狼羌部落做客,相信在座的不少人也应该都认识,就是当年的董卓老弟。他说,羌族叛乱,过错不在羌民,而是汉官压榨过甚,羌人生活不好,造反叛乱也就顺势而来。”

    “只要羌人不再作乱,他保证能够让我们人人有衣穿,有饭吃!”

    “他如今贵为大汉朝的太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他没变,还像当年一样。我们吃饭在一张桌子,睡觉也在一张床上,他仍旧是拿我越吾当兄弟的!”

    “所以,我参狼羌率先在这里表态,愿意和大汉朝廷议和!”

    越吾在台上说得很是大声,他也知道说出这些话的后果。

    果不其然,不少羌族豪帅当场翻脸,皆是叱骂起来:“越吾,亏你还是参狼羌的部落首领,真给我们羌族丢脸,居然下贱到去做汉人走狗!”

    听着众人怒骂,越吾眼眸赤红,咬着牙齿,双手死死握住拳头,手臂青筋暴起。

    最后,他强憋火气,在一片骂声中,走下台去,表示自己弃权。

    回到座位上,宁武拍了拍越吾肩膀,越吾回过头来,宁武的神色则是显得有些愧疚,道了声:“可真难为你了,越吾老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