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上神徒弟是病娇 > 五十五 神界的考验
    落羽迎上她的目光莞尔一笑,还颇为配合地贴着她的手指蹭了蹭下巴:“落羽明白。”

    轻轻地抽回手,崖香负手看着道观:“本尊若以上神的身份去怕是不妥。”

    “我觉得师尊可以扮作男儿身,这样比较方便一些。”

    崖香抬手替自己也加了封印,在神界时就已经被天君封了半身法力,如今这般这下,看起来倒像是个玄仙的样子。

    根据落羽所说,再将发式和衣服变了一下,远远看去,颇像一个苦心修炼的小道士。

    落羽掩嘴看着她:“绕是师尊如何变幻,依旧遮不住脸上的风韵。”

    “不必再唤师尊了,来到这里,我们便是一路同行的修行者。”

    “是。”

    崖香一身玄色素袍,单拧一个发髻只用一支纯白色的素玉簪子做点缀,不施粉黛的脸上美目流转:“走吧,落羽道友。”

    “那我应该唤你?”

    “颜卿。”

    两人刚走到道观门口,就被一个浑身白衣、仙风道骨的男子拦下:“还请问二位是?”

    “我们是下界刚飞升的修道之人,听闻来此处修行有助修为,所以特来拜会。”

    落羽看着一脸和颜悦色的崖香十分不适应,特别是她那浅笑着的脸上没有半分往日的霸道,明艳的五官偏偏搭着最素净的装扮,怎么看怎么不适合。

    “原来是这样。”那人拎着袖子打量了两人一圈:“本来助人修行是一件有助功德的事,但我们雪山观不是寻常修道之地,得有了神界的获准才能够进入。”

    “哦?还有这样的规矩?”

    崖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落羽,落羽立即心领神会,上前一步将一直被打量的她挡在身后:“还请道友赐教。”

    “喏,那里供奉得有一尊神君塑像,只要敬香之人能燃完整支香,便算是获准了。”

    落羽看了一眼那座塑像,倒也没去关心那塑像的样貌,只注意到它前面的一鼎香炉。

    那座香炉有半人高,三尺宽,正好处在小广场上的风口之上,最巧妙的是,它的旁边有一颗三人怀抱宽的大树,许多枝叶垂下,滴落着一串串水珠。

    “这有水在滴落,如何能燃香?”落羽好奇地问道。

    “这便是神界的考验了。”

    那人说完后,手里幻出六支清香递了过来:“二位若是有心,便请吧。”

    落羽还在犹豫时,就见身后的崖香已经伸出手接过了香,自己也只好跟着接过香走了过去,这不抬头还好,一抬头便是实实在在的愣住了。

    这塑像虽说不上十分传神,但也可以看清其五官面容,这怎么看怎么都和那位菽离神君长得一模一样。

    崖香举着香抬头,嘴角莞尔,心里不禁暗笑道:菽离神君,也不知你受不受得住我这上神敬的香。

    掐指燃火点燃香后,崖香轻轻地拱手行了一礼………

    还在神界清修的菽离忍不住猛咳了起来。

    行了第二礼,菽离直接掩嘴咳出了血。

    行至第三礼,菽离再也忍不住气血翻涌,一大口血喷了出来。

    不禁抬手开始掐算,菽离抹了抹额头上因为气虚而冒出的汗:“长言,你还真的快些回来管管这个崖香。”

    礼毕后,崖香浅笑着将香放进了香炉之中,然后负手慢慢地等着清香燃尽。

    尽管那树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水珠不停落下,且都朝着两人的香上滴去,但都没能让其熄灭。

    那位白衣男子心里已经了然,不等香燃尽便已朝着二人拱手:“在下玄黎,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在下落羽,这位是同我一行的道友——颜卿。”

    “花颜月貌,怜我怜卿……”玄黎念叨了一句后,笑着带着两人入了道观。

    落羽的脸一下就冷了下来,清冷地看着玄黎在前面领路的背影,这人方才的眼神就不太对劲,难不成是因为崖香实在貌美,所以产生了非分之想?

    当真是修道都修不干净他那颗肮脏的心。

    玄黎带着二人来到道观后山,指了指一处格外僻静荒芜的小院子:“雪山观人丁兴旺,如今只有这里是闲置的,就先请二位在此处暂且住下,待其他地方有了空房再挪过去。”

    落羽瞧了瞧这里实在破败得不行,甚至瞧见那屋顶的瓦片都不太全,心里不禁有些不满,他如何不要紧,身边的这位可是神界的尊神,被如此对待成何体统?

    崖香却不以为意,满意地点了点头:“多谢了。”

    待玄黎离开时,落羽淬着毒意看着他的背影:“师尊,这人如此无礼,你又何必对他好言相对?”

    “你似乎格外不喜欢他。”

    “落羽觉得他对师尊十分不敬,心里当然不喜。”

    “你别忘了,现在的我们是什么身份。”

    “是。”

    崖香抬眼看了看这院子,手里幻出那把团扇扇了扇:“你如今的阵法修习得如何了?”

    “师尊教导得好,基础阵法已经略有小成。”

    “嗯,不错。”

    转眼看着身旁掩在黑袍之下的落羽,她突然摘下了他的帽子,理了理他梳得不是很利落的发丝:“因为给本尊放血害得手不太好使吧,连发髻都未能梳好。”

    本以为会被阳光刺伤,结果却没有什么异状,落羽微颤着指尖触摸着暖阳,有些激动地问道:“这……怎么会?”

    “你又忘了,本尊是谁?”

    她果然能救赎自己!

    落羽已经忘了去想她为何会突然态度转变,只觉得面前这个人给他带来了生的希望,不禁欣喜地扔开黑袍,全身沐浴在阳光下……

    即便还是感觉不到太阳带来的热意,但能正常在这之下行走,已经是他自生下来就无法完成的夙愿。

    “好了,去收拾收拾屋子吧。”崖香无奈地打断了他。

    “是。”

    见他走进去准备徒手整理时,崖香拿着团扇拍了拍他的手背:“用法力。”

    “可是……我还不会。”

    “师尊来教你。”

    崖香握着他的手指掐诀,嘴里缓缓念出一串咒语,而后借着他的手将幽蓝色的灵力打向那座废弃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