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六十章:愿她岁月无忧
    秦芳出来的时候,安止谦就站在自家的院子里,隔着一面矮矮的墙,两人四目相对,秦芳对着安止谦点头,微微一笑,停下自己的脚步,轻声问道:

    “止谦,晚饭吃了吗?”

    安止谦看着秦芳,目光装作不经意的掠过那二楼房间的位置,点点头:

    “吃过了,姑姑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前些天的家访,那秦家的老爷子和老太太对言妖的一切都只字不问,只字不谈的模样,他到现在可是记得清楚的很呐。

    秦芳笑了笑,顺了顺自己鬓角落下的碎发,抬头看了看二楼的位置,才道:

    “言言的爸爸这个周回来了,我来和她说一声,这个周回老宅吃饭,顺带过来看看她,止谦....”

    话说到这里,秦芳的脸色变得有些为难,想了想才道:“止谦,言言在学校里面最近没有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安止谦微微愣了愣,麻烦?那死丫头比起两个月前的模样可是安分不少呢。

    “要是她在学校里又惹了什么麻烦,止谦,就麻烦你多担待一点,多帮助她一下,高考之后,我就将她送到国外去,在这里生活,她始终有些抵触,换个坏境,我想对她也有好处。”

    安止谦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耳边又响起秦芳的话,他一怔,问道:

    “你们要将她送到国外?”

    秦芳点点头:“止谦,言言和秦家的关系,言言她妈妈和秦家的事情,这些年,想必你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言言不喜欢待在帝京,她如今变成这个样子,我们有着很大的责任,我想换个坏境,她的情况也许会好些。”

    后来秦芳再说的什么,安止谦都没有听到,也没有听进去,只是看着那站在二楼阳台上的言妖,久久不曾说话。

    他想这一刻,他好像明白了言妖在学校里,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无所谓的模样是为何?哪怕就是考试门门是零分,被老师们说的一无是处也不在乎是为何?

    那些年的恩怨纠纷,闭口不提的禁事,放逐的只有言妖一个人罢了。

    放逐的只有言妖一个人而已,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后来很多年,安止谦对今天的言妖都始终记得。

    那个人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风轻轻的吹起那人散落在身后的长发,一双眼空洞洞的,没有光彩,没有情绪,没有恨意。

    就那样平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好似在说:

    安止谦,你看,我的生活就是这样,不可忤逆,不可反抗,他们都有安排了,好与不好,都是这样,我只负责活着就好了,只负责活着就好了。

    安止谦心里一紧,有些呼吸不过来,感觉从这一刻开始,言妖将从自己的生活慢慢消失,慢慢离开,而他们会永不相见。

    他有些慌张,沙哑着声音开口低低的喊着:“阿言...”

    言妖站在阳台上,忽然就笑了,然后大声道:“安如玉,我以后就算离开了,我也会跋山涉水,披荆斩棘的来找你,届时,你可否送我一捧鲜花?”

    然后给我一个家?

    后面的话,在嘴里徘徊许久,许久,言妖到底是没有说出口,她喜欢安止谦,她明白了,不同于看见李嘉时那样的欢喜,她想和安止谦在一起,分享他的一切,同他分享自己的一切,然后就仅仅的看着那个人笑,那个说话,她也是欢喜的。

    可是她太不堪了,如玉,如玉,如玉无双般的安止谦怎么看的上她?而她一摊烂泥,行走之处满地泥垢,可万万不要再连累别人了。

    安止谦听着言妖的话,未曾问言妖为什么要一捧鲜花?为什么不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只是看着言妖,眉眼弯弯,应声道:

    “好...”

    言妖裂开了嘴,长发零落,然后又道:

    “那安如玉,你可一定要等我哦。”

    言妖笑,安止谦也笑,柔声回复言妖:“自然。”

    那是2014年的秋天,彼时的言妖十八岁,安止谦二十二岁。

    他们之间有一条长达十三年的泥泞路,在属于彼此的青春里,种下了芽。

    漫长的时光回廊中,少年写下:

    “第十三年末,她路过我家门前的第六千九百六十一次,我在门口放了一朵太阳花,愿她岁月无忧。”

    秋天的季节总是最温柔的,最温柔的。

    走在铺满银杏叶落地的道路上,踩着他的脚步,一步,两步,三步,如玉回头,那个姑娘笑弯了眉眼,指着他道:

    “看,我踩到你影子了。”

    他调皮一笑,大长腿一伸,落在她斑驳的身影上:“我也踩你影子了。”

    那时快乐很简单,像你,像我,像青春落幕前的最后一点光彩。

    洒落大地,一生一回,珍贵又稀奇。

    高三党上学期的模拟考在学校里如期进行着,言妖头一次走进了名家学校的考室,头一次在名家的考试成绩不是零分。

    一下课,言妖就朝着学校的成绩榜的放榜单去,不顾陈谷在后面的鄙视:

    “言姐,不是我说,你就算去考了,那成绩也好不到那里去啊。”

    孙离抬脚一脚揣在陈谷的屁股上,冷声道:“你知道个屁,老铁板说了这次模拟考言妖精要是过了C,就把安学长从教师的黑名单上拿下来。”

    陈谷顿时惊奇的不得了:“这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就模拟考前面一个星期的事情。”

    闻言,陈谷一拍大腿,大声笑着:“安学长厉害啊,使得什么法子让祸害精真的都改邪归正了?”

    孙离又是一脚:“你知道个屁,那是改邪归正吗?”

    陈谷挑眉,凑近孙离,小心问道:“所以,安学长和言妖精之间真的有什么了?”

    孙离伸腿又是一脚,骂着:“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