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四十三章:强势大佬登场
    感受到安止谦的疏离,李真真心狠狠的紧了一下,忍住自己想哭的情绪,上前一步,轻轻的扯住了安止谦的衣袖,仍旧是那般柔声细语,

    “止谦,我们...我...”

    顿了顿,李真真的声音再响起时已经有些哽咽:

    “止谦,我们...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吗?我们....我们...”

    他们多好的一对啊,安止谦家世优渥,她的家世也足够门当户对啊,安止谦是才子,长的英俊帅气,她也不懒啊,她到底是哪里不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不能在一起啊,到底是为什么啊。

    安止谦淡淡的看着李真真,目光从拽着自己衣袖的那只手上掠过,手用力往后一拉,就将自己的衣袖从李真真的手里扯了出来,看着那人,冷意渐起:

    “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你有大好的年华,前程似锦,为我不值得这样...”

    话落,安止谦转身就走,李真真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眼泪已经顺着眼眶流了下来,看着那决绝离去的背影,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

    然后抬起脚就冲了出去,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安止谦的腰,声泪俱下:

    “止谦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一起啊?你说啊,究竟是为什么啊?我哪里配不上你,我们还是青梅竹马啊,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的啊,我们怎么就不可以在一起了,你说啊,为什么啊?”

    寂静的楼道里,那姑娘抱着自己心爱的人,哭的不能自己,求心上人能够给自己一个足够死心的理由,然而无论那姑娘怎么哭,前面的那人都始终未曾看她一眼,只是那充满冷意的声音,在楼道缓慢响起:

    “现在是在学校,真真,有些事情不想闹的太难看,就马上放手,保全你自己。”

    那个人没有挣扎,没有使劲儿的去拉开李真真死死抱住他的手,就那样站在那里,轻飘飘的一句话成功的让李真真放开了手。

    秦云晴扯着言妖从楼道上下来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就刚好看到了这精彩又绝情的一幕,安止谦在名家优秀又出名,在他们的院子里,也是人人就夸的顶配,走到哪里自然也不缺追求者。

    那李真真就算是比起安止谦来逊色了点,不过人长的漂亮,在名家的大学里也算是品学兼优的风云人物,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

    可见如今这画面....啧啧...真是太绝情了,这么好的一姑娘都不喜欢...

    “这安止谦啊...真不愧是你家老爷子天天夸在嘴边的人,瞧瞧这拒绝人家告白的话,真是绝情又戳到点啊...幸好当初我去大学部告白的人不是他...幸好...”

    不然当时在那操场,言妖估计自己何止是没脸,指不定想立马去死的心情都有了。

    现在看着李真真那样子,言妖登时觉得自己太庆幸了,庆幸自己幸好不是喜欢安止谦千千少女中的一个,不然她可能比李真真哭的还要惨。

    看着那站在外面伤心欲绝的李真真,秦云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言妖的话,瞅着李真真的背影满是同情:

    “不过说真的,我还挺想知道这被安学长喜欢的姑娘是个什么样子的人?难不成也是翩翩似仙,不沾染世俗的小仙女?”

    “翩翩似仙?不沾染世俗?小仙女?”

    言妖随着秦云晴的话,满是鄙夷的口气,不屑的笑了笑:

    “那让安如玉娶他自己吧,这尊男菩萨谁敢供啊...”

    “还不出来?”

    话才落,楼道外忽然就传来安止谦的声音,想接着看戏的也看不了了,言妖撇了撇嘴,含着棒棒糖就从楼道的拐角走了出来,扬着那一脸虚伪的笑,尴尬的看着安止谦和李真真:

    “哈哈,好巧哦,安老师还没走呢?”

    安止谦看着言妖,目光落在那人嘴角边若隐若现的淤青处,那怒火蹭蹭的就涌了上来,隐在金丝眼镜框后面的眼睛,满是能冻死人的的冷意。

    “你去哪了?”

    闻言,言妖看着安止谦那能杀死人的目光,霎时就想起了自己今天中午去对面小巷子和刘美他们干的事情,心跳的砰砰的,硬着头皮想胡扯两句搪塞过去,却又听见安止谦的声音传来:

    “不准撒谎....”

    刚准备出口的话,听见安止谦的这话,都尽数咽了下去,屈服在安止谦那冻死人的气场下,乖乖道:

    “去了...游戏厅...”

    话音刚落,楼道里忽然吹来一阵微风,带着一种不知名的冷意,就是连秦云晴和李真真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不明这突然而来的冷意从何处而来。

    安止谦听着言妖的话,眼睛眯了眯,提着手提袋的手指紧了紧,好,好,好的很,又去打架了?

    还真是欺负他还没有出手是不是?是不是?

    既然这么想,他再不出手,岂不是太对不起这么久以来的周旋了。

    冷冷的撇了一眼言妖,安止谦抬脚就走,走出两步,侧过头来,冷声道:

    “还不想回家?”

    那口气,那气场,那模样...

    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强势大佬,带着一种你要是敢拒绝,我就打断你腿的气势,成功的截止住了言妖想去找刘美他们的想法,耷拉着肩膀跟在安止谦的身后,踏上了回笼的悠悠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