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二十九章:我其实可以解释的
    看着言妖来的学校,言妖却一节课都没有去上,教导主任期间去学校查了无数次,都没有看到言妖,把孙离和陈谷拉着去办公室训了半天,也还是没有问到言妖去了哪里。

    办公室里,隔着好远都能听到主任那大发雷霆的声音,高三最后一年的冲刺中,学校管的越发的严厉,任何一个学生在学习上的落差,对于升学率一直名列前茅的名家,一分落后也是致命的。

    孙离和陈谷灰头土脸的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看着外面那似要下大雨的天,叹息无奈:

    “一只猪睡在自己的猪笼里睡了三年,你能指望摇一摇,就能把她摇醒吗?”

    陈谷摇头:“那自然是不能的...”

    闻言孙离自嘲一笑:“看,这个理,你都懂,这些人怎么会不懂呢....”

    ......

    安止谦拿着许鱼白为自己弄来的高中三年所有的复习资料和重要内容,回到梧桐苑时,那隔壁的房子暗着,门死死的锁着,一点儿人回来的影子也没有。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看着她去了学校,可是今天她却一节课都没有在,学校门口的好几家的电玩室和网吧,他也去找了,却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去了沈佩佩班上问过,沈佩佩也说不知道。

    毫无疑问的言妖又逃课了,还逃得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坐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目光一动不动的看着那院子里面,恍惚,又像是回到从前,在这阳台上,将他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也头一次,对一个人充满了无力感,那一种想要紧紧抓住,却终究只能抓住一把空气的无力感。

    诺大的房间里,唯剩那只小白猫在角落,属于自己的小窝里,舒舒服服的睡着觉,安静又莫名的在令人期待着什么。

    安止谦坐在阳台上,坐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言妖回来,很久很久,久到夜已经很深了,久到那放在阳台上桌子上的书本都微微有些潮湿了,言妖也还是没有回来。

    一连好几天,言妖没有去学校,没有去上课,人消失了一样,学校里,班上的人如以往一样,做着自己的作业,除了教导主任每每来查课不见言妖会发一通火之外,所有的人面对言妖的消失,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秦家也没有任何关于言妖的过多言论,围绕在安止谦心里关于言妖的一切越来越谜,也越来越令人无法把控。

    再见到言妖,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秦家的女儿回来了,说是这一次回来就不会再走了,秦家的老爷子和老太太高兴的不得了,硬是在秦家的老宅给秦芳办了一场接风宴。

    名上是接风宴,实则上说是相亲宴也不为过,秦芳今天已经年过三十了,没有结婚,也一个男朋友都没有,往前这秦芳一直在美国,忙碌着自己的事业,两位老人也不好催,也知道就算催了也没什么用,现在秦芳回国就不走了,自然也就可以无所顾忌了。

    秦家办宴会,安家的人也自然都是要来,丢在平日里的那些所谓身份,在今天这个宴会上,代表的就是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和虚假外表。

    安止谦看见的言妖的时候,那丫头穿着一身和宴会里格格不入的牛仔裤,黑色的短t,脚已经撤去那令人厌的石膏,穿着一双黑色的帆布鞋,从秦家老宅的后院的小路上,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看见安止谦,也不意外,脸色苍白的对着安止谦没心没肺的笑着:

    “安如玉,一个星期不见,你真是又好看了一下下哦。”

    今天的安止谦跟着安父安母来,却也是没有打扮,一身简单的休闲服饰,淡淡的颜色,衬托的整个人如水般温柔,看的言妖一阵心神荡漾,觉得这安家的小子真的是长的一副好皮囊啊,如玉的很啊。

    安止谦没有回应言妖,目光如水,轻轻的落在言妖身上,却莫名的让言妖一阵心惊,立马就想起自己一个星期都没有去学校的事情。

    瘸着自己的腿,上前一步,目光灼灼的看着安止谦,脸色苍白又不自然:

    “安止谦,我其实可以解释的...”

    安止谦顿时冷笑了一声:“逃课你有什么可解释的?编故事也得有大纲...”

    言妖一顿,皱起眉头看着安止谦,目光诡异又无语,她以前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这安止谦这王八蛋,说话怎么这么伤人呢,哦不,是越来越伤人了。

    “安止谦,编故事得又大纲,逃课也自然是有原因的,那你不给机会,故事要怎么讲,是不是?”

    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言妖会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歪理来,安止谦冷冷的瞥了一眼言妖,斥了一声:

    “咬文嚼字,歪理...”

    心里却莫名的松了下来,至少她平安着。

    话落,转身就走,身后言妖却忽然追了上来,一把伸手拉住安止谦的衣袖,他回头,那人还是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着:

    “安如玉,今天不论其他,既然遇到了,就是朋友了,我请你喝酒,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