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先生他的娇娇宠 > 第十一章:我们打个商量呗
    言妖笑眯眯的看着安止谦,毫无底线的说着:“悔改?我怎么没有悔改了?这不是在和你道歉了嘛...”

    安止谦合上自己手中的书,站起身来,言妖还以为安止谦是同意和解,要放过自己了,正想对着安止谦再来一个笑脸,就听到安止谦道:

    “这个学期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你的学分就只剩一分了,逃课的次数和各种行为事迹,教导处都有记录,加上这一次的大过,检讨没有写完,论语没有抄完,教导处的档案也都会记着,言同学,我觉得你这次完蛋了呢...”

    说着安止谦拿过自己讲桌上的包就走,临走到门前,又转过头来看着言妖道:

    “再说了,言同学,我年纪轻轻的可不想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言妖一愣,猛地想起自己昨天在教室里面做的事情和说的话,开口就想辩论辩论。

    安止谦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教室的门口...

    徒留言妖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面,面对这要自己命的东西,烦躁至极...

    安止谦这有仇必报的王八蛋,这个臭垃圾...

    “啊,这个王八蛋...我非弄死他不可...”

    听着言妖的话,一直坐在教室门口打游戏的孙离悄咪咪的将头探出来,看着言妖:

    “妖精啊,你就不要挣扎了,好好的把论语和检讨抄完就没事了,剩下的这几天争取表现好一点不就行了吗?再说了,要是换做是我,我也不想要你这么大的女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诡异的笑声充斥在言妖的耳朵里,讽刺又让人火大,

    “孙离....你最近很皮痒是不是?”

    孙离立马收了自己的笑声,退了自己的游戏,趁着言妖还没有怒火蔓延的时候冲出了教学楼....

    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拿起自己的笔,认命的写着自己的检讨书...

    回首间,却看到刚刚安止谦位置上的课桌上,静静的矗立着一个白色的药瓶子,言妖疑惑,伸手将那瓶子拿过来,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消除淤青等字样的说明,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异样的感觉,砰砰的乱跳着,紧紧地握着手里的药瓶子,看着教室的门口久久都未回过神来。

    一向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言妖第二天书写时,再次毫无底线的舔着脸去骚扰安止谦,所有的好话都说尽了,却愣是一个安止谦的眼神都没有得到。

    失败,失败,实在是失败至极。

    第三天,言妖又一如既往的坐在教室,有一搭没一搭的又扯着安止谦说话,安止谦依旧不语,原来还会偶尔抬头看看的人,索性最后连头都不抬了。

    第四天,一连尝试好多次什么都没有得到的言妖终于乖乖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也不说话了,也不闹腾了,一语不发的拿起自己的笔,就开始动了起来,手快速的写着,那模样从未有过的认真,额前的碎发稀稀的落下,那傍晚落下的夕阳余晖透过教室的窗户照进来。

    落在两人的身上,莫名的一阵宁静和温馨,安止谦也从未见过如此安静又认真的言妖。

    秦家和安家在军区大院时就是多年的老世交,后来秦家的两个儿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搬了出去,女儿又去了美国,索性最后秦老爷子和秦老太太都搬回了军区大院。

    这偌大的梧桐苑也就剩下了言妖一个人,言妖和秦家的关系微妙,加之当年的那些事情,秦家对言妖也从来都是任之随之,住哪里都行,只要人没死就行。

    这些年,他在隔壁无数次看到过这丫头独自一个人回家的模样,有时深夜,有时根本就不去上课,有时摇摇晃晃回来的模样像喝了酒,有时额头,嘴角带着明显的淤青回来,太多个日日夜夜说不清的都是她的模样。

    好好的一个姑娘,总是这样狼狈,而在名家听的最多的就是她的事迹,打架不要命,打得头破血流的,还在打,以至于后来整个学校的人,连至他们大学部的人都知道,惹谁都好,千万不要去惹高中部的九班言妖,以这姑娘那不要命的打法,人万一真的死了,你说不定还要背条人命。

    而言妖的顽虐,这半个月在九班的他是真的领教过了。

    今日这样安静的言妖,倒也是真的挺稀罕见的。

    而且是听话的近乎诡异,诡异到安止谦都在想今天的言妖是不是正常了,还是说发生了什么事。

    书写教案中,都不由得抬头多看了言妖几眼,不相信言妖会如此老实,却未曾料到言妖也会在此刻忽然就抬起头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空气莫名的变得更加的诡异和安静。

    夕阳金色的余晖下,两个人对望,隔着这整整十三年的时间空缺和毫无交流,却让言妖觉得心头莫名的一阵异样的感受。

    安止谦微微红了耳朵,尴尬中正想收回自己的目光,言妖却对着安止谦扬了扬眉,笑着格外的灿烂,

    “安如玉,我们打个商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