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非洲酋长 > 193.我们不答应(4/10)
        罗恩三人挺惨的,他们狗屁没偷到被送入了警察局,当时因为被搜出了刀具他们的罪名就不是入室盗窃那么简单,而是蓄意谋杀和杀人未遂。

    这两个罪名并非是扣帽子,而是有现实依据:他们交代了往小农场放入鼓腹巨蝰的事实。

    所以三人要是被送入牢狱可不会是看管几个月那么简单,至少五年!

    撕布机很诚恳的说道:“他们三个犯了错误,这点我必须承认,但是他们还年轻,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错呢?”

    杨叔宝默默的举起了手。

    撕布机一愣:“你想说什么?”

    杨叔宝说道:“什么也不想说,你不是问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错吗?我举手表示我没犯过错。”

    听了这话老侠客也举起了手,麦森不甘人后也举手。

    倒是巴恩斯没动弹,他安静的看着撕布机。

    撕布机心里有气但没法发泄,就忍气说道:“算了我摊牌吧,你们只要别去出庭指证他们即可,我们组织愿意代他们三个向你们提出赔偿……”

    “我们如果不去指证他们,那以后警方不会再管我们报案。”巴恩斯慢慢的说道。

    南非治安太差,犯罪事件频发,警方忙活不过来,所以他们希望抓住每一个罪犯都能有理有据的将他们送入监狱,以减缓自己的工作压力。

    如果有公诉罪犯被送上法庭后因为证人不配合而难以定罪,那证人会登上警方内部的黑名单,以后警方不会给予他们等同于正常公民的保护力度。

    不过这事没有确切明证,就是民间私下里一直传有黑名单这回事,之前南非议会召开年度新闻会议的时候有媒体追着这事问过,后来那媒体就被赶出了会场。

    撕布机说道:“这都是小道消息,根本不是真事,总之只要你们不去指正他们,我们组织可以给你金钱赔偿,十万,怎么样?”

    巴恩斯依然慢慢的说道:“不行。”

    撕布机愤怒的想拍桌子,但他对面就是杨叔宝,他忍住气说道:“巴恩斯-卡拉卡拉卡,你要跟铁兽作对?”

    巴恩斯说道:“不,我只是不想让我的朋友们进入警方黑名单,即使是总统来劝我,我也不会改变主意,否则我不配拥有这些好朋友。”

    老侠客笑着鼓掌。

    撕布机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他问道:“二十万?”

    巴恩斯温和但坚定的说道:“与钱无关,我只是不想让帮助我的人心寒。”

    撕布机一咬牙说道:“五十万!”

    巴恩斯戴上牛仔帽问道:“就这件事吗?如果只是就此事而交谈,那可以结束了,我要回去铲牛粪了。”

    杨叔宝轻轻咳嗽道:“撕布机,你还没有问我的意见。”

    撕布机脸上浮现出期盼之色,他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愿意放弃吗?”

    杨叔宝说道:“不,我跟巴恩斯意见相同。”

    撕布机气的要流泪了。

    伐柯有马泽尔、伐柯有法则二、伐柯有伐木累,他在心里狠狠的骂,但也只敢在心里骂,面无表情的马龙给他极大的震慑力。

    麦森吱吱呜呜的说道:“伙计,咱们两个认识有年头了,但你们这个请求太过分了,我们不能登上警方黑名单。”

    撕布机铁青着脸离开。

    麦森急忙起身叫下他道:“兄弟,等等。”

    撕布机满怀希冀的回头:“理查德,我知道你会帮我,我们感情可不一般,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计啊。”

    麦森吱吱呜呜的说道:“不是,咱们确实是伙计,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那个,你知道的,你的手下还欠我好几顿饭钱呢,你看你作为老大——哎哎,别走,等我说完,没多少钱!”

    等到撕布机身影消失,麦森脸上的笑意退去了,他颓然坐下道:“狗屎。”

    巴恩斯满怀歉意的站起来对他们鞠躬:“很抱歉,因为我……”

    “剩下的不用多说,如果这事是因为我而起,你会帮我吗?”老侠客问道。

    巴恩斯没有立即回答,他沉默的琢磨了一会,然后坚定的开口道:“我会!”

    老侠客喝了口茶水说道:“这就是答案。”

    麦森轻声叹道:“巴恩斯,杨,你们两个小心,铁兽不会就此作罢,你们家大业大又待在野外,一定小心!”

    杨叔宝微笑道:“让他们来吧,我的地盘够大,可以埋下许多人。”

    “你有这伙计在身边,我真相信这句话,他太猛了,什么来头?”麦森好奇的看向马龙。

    杨叔宝说道:“一个无面者,杀人太多被部落驱逐了,我把他收留了下来。”

    马龙的身份不用管,非洲部落多,许多人是没有身份的,在南非发现一个没有身份档案的黑人不是什么怪事。

    他的话让一行人咋舌。

    无面者!

    巴恩斯不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他决定离开,临走的时候他问道:“杨,先前我听理查德说你想要养点鱼?”

    杨叔宝道:“对,我准备弄点鱼苗。”

    巴恩斯说道:“跟我走,我的鱼塘有不错的鱼苗,罗非鱼、淡水鲈鱼、鲤鱼、鲢鱼、鲶鱼等等,你想要点什么?”

    保护区的池塘是个野池塘,雨季面积较大,可能到了旱季会消失,于是杨叔宝就准备养点罗非鱼,这鱼长得快,争取在旱季的时候能吃上。

    他们开车去了小农场,巴恩斯开始捞鱼,他找到两个大空桶放到皮卡车上,将皮卡车开到池塘岸边,然后带上一大串由玻璃瓶和铁罐组成的奇怪工具去捞鱼。

    玻璃瓶和铁罐里放上鱼食,巴恩斯将它们扔下了池塘。

    很快就有鱼冲着鱼食而来,里面有大鱼有小鱼,大鱼钻不进去,只有小鱼才能进入这些窄口的瓶子和罐子里。

    看到这一幕杨叔宝笑了,他说道:“我小时候在家乡就用这样的法子老捞鱼,不过一般是捞泥鳅。”

    巴恩斯点头:“这确实是个捞泥鳅的神器。”

    他吹了声口哨将德牧喊了出来,对着门口的小凳子指了指。

    德牧抖了抖耳朵叼起凳子跑过来递给他,他说道:“好孩子好孩子,再去拿一个。”

    得到夸奖德牧吧嗒吧嗒的又跑去找小凳子了。

    他把凳子递给杨叔宝,自己去摘了个刺角瓜,回去调制一番后插了根吸管说道:“你的瓜苗长得怎么样了?”

    杨叔宝说道:“长的很好。”

    “那你小心看护,当它们刚长出小瓜的时候很容易被兔子和野鸟吃掉。”

    杨叔宝一点不担心,他有狮子帮忙看瓜,这家伙可比闰土都靠谱。

    坐在池塘边上他吃着瓜看巴恩斯捕捞鱼苗,这事简单,一溜罐子瓶子拖上来后往桶里倒就行,连水带鱼一起倒进去,捞上来一趟就有几十条鱼苗。

    杨叔宝说道:“不用很多,你得留一些自己用。”

    巴恩斯说道:“我这里已经能完成自养自产了,许多鱼苗都进了鸭子的嘴里,所以你不必客气。”

    一听这话杨叔宝表示:“请加大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