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 > 第一四六章:你祝我前程似锦,我祝你万事顺遂!
    实际上,在签约之后,华旗方面是给李世信安排了公寓的。

    D签的合同里写着提供住处,并且在没有演艺活动安排的情况下,可以留在沪海接受培训和专业技能的进修。

    不过李世信没有那闲工夫。

    而且仔细分析一下目前的情况,李世信觉得在短时间内,公司的资源怕是指望不上。从签约到现在已经三天了,公司连个责任经纪人都没给自己指派呢。

    还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通过杨宽的消息,李世信得知集团现在正处于内斗模式,经纪公司那面现在乱成一团。而自己因为卷入到了王太子之争里,又被吃了个大……瘪的太子记恨上。

    留在沪海这边,没有多大意义。

    公益广告版本的《唯有你》剧本李世信已经看过;经过缩减之后,只有短短的五十多秒。而《饺子》的时长更短。

    这两部作品在蓉店拍摄,不算选景布景之类的准备工作,也就是一一两天就能搞定的事情。

    公司那面资源暂时指望不上,这两部不算作品的广告片拍摄完毕,自己可就没有后续的戏了。

    可是老命……还得续不是?

    沪海机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赵瑾芝帮李世信提着行李箱,送他进入了大厅。

    “老哥哥,这次回去,又不知……”

    “停。”

    眼看着赵瑾芝又来这套,李世信赶紧打住:“我可是记得有个人,神经兮兮的跟我说江湖路远,此别不知何时复能相见。再见之时你我是否仍是你我。可是怎么样?一个多星期的功夫,我见她两次了。还差点儿让她用一瓶烈酒带走我这条老命。”

    被李世信一句话噎住,赵瑾芝愣了好一会儿,才扑哧一声笑了。

    “成,酸话就不多说了。”

    李世信点了点头,接过了行李箱。

    “尊敬的旅客……”此时,候机大厅响起了一阵悦耳的女声。

    听到自己的航班信息,李世信挥了挥手,微微一笑:“走了啊。”

    “好。”赵瑾芝点了点头,“路上注意安全。”

    听着这番嘱咐,李世信咧嘴一乐,挥了挥手。

    过了安检,登上了飞机,好一番忙活下来,李世信终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来的时候做的是经济舱,但是回去的时候李世信直接定了个头等舱。

    笑话!

    就现在咱这个身份,华旗D级签约新人,未来的明星天王级预备役。不整个头等舱,能配得上这个身份?

    关键是路费报销,头等舱打折之后跟经济舱就差二百块钱。

    想想自己现在也是一个月保底月薪七千的人了,李世信非常果决。

    坐!

    享受!

    瞧不起谁呢?

    头等舱环境还不错,周围的空姐也漂亮。

    但是李世信却没心思看。

    空姐?

    呵……

    有喝彩值香么?

    “老先生,您好,请问……”

    “谢谢,不需要!”

    眼看着空姐过来一对一服务,李世信直接一摆手,将空姐下面的话全噎了回去。

    作为一个有智慧有分寸的老头,李世信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在没有支棱的能力之前,不论是长腿空姐还是寂寞白领,不论是性感少妇还是清纯学妹,在他的眼里,全都是红粉骷髅。

    阿弥陀佛!

    看着李世信都没抬眼看看自己,受到了一万吨打击了空姐凌乱在风中……

    李世信则是从行李险中掏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和圆珠笔,在空白的页面上,直接写下了一行大字。

    《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

    就在他想要创意阐述写上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

    拿起一看,正是赵瑾芝发来的微信。

    “老哥哥,已经签约了,估计接来下就会有戏拍了。回去蓉店不要太累,我祝你前程似锦的。”

    想到刚才那道身着月白色旗袍,被人流遮挡住的身影,李世信呵呵一笑。随手发送了一条消息后,关闭了手机。

    大厅之中。

    “小赵妹子,珍重。我祝你万事遂心。”

    想起刚才李世信临别时别有意味的笑容,赵瑾芝抿了抿嘴唇。

    ………

    《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是李世信上一世时网上口碑很高的一个微电影广告片。

    故事其实很简单,就是大唐安史之乱后,西域孤军安西军两个老兵运送军费途中发生的故事;

    公元790年,唐朝德宗皇帝时期的西域。

    此时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因为安史之乱爆发,吐蕃趁乱入侵,已经与内地隔绝25年之久。在吐蕃的趁乱入侵之下,两大都护府只剩下了龟兹和西州两座孤城。

    某日,受命从龟兹城前往西洲城的押送军饷小队与敌人同归于尽,残兵乙上来摸尸体的时候被残存的唐军甲制服,被绑着踏上了送钱的旅程。

    经过一路磨难,两人逐渐化敌为友。

    而在这时,唐军甲发现残兵乙本是城破“逃跑”的老兵。

    随后,两人最后又遭遇了几名敌人骑兵。唐兵甲战死,残兵乙接替他,重新找回使命感,用生命完成了这次运送军饷的使命。

    故事很简单,就是一条老兵押送军饷的主线,加上逃兵带着战死的兄弟们家信想返回中原的支线,以及大唐商人和满城白发老兵的两条暗线。

    落实在剧本上,一共就五个幕;

    第一幕沙场相遇-残兵乙偷钱反被缚,第二幕客栈惊心-众行商接济唐兵甲,第三幕沙暴患难-真硬汉舍身护战马,第四幕篝火交心-残兵乙挥泪吐心结,以及故事高潮,第五幕迎敌换命-用热血点燃使命感。

    剧情简单,但是剧情的内核却一点也不简单。

    整个故事,老兵和逃兵一路的经历落实在画面上,就十几分钟。

    虽然背景发生在安西军被吐蕃截断后路,与世隔绝,以两万多兵力独自抵抗吐蕃几十万人攻击,坚守二十五年的历史背景之下。

    但是全篇没有出现一个吐蕃人,没有什么大场面,更没有什么刻意的煽情。

    完全弱化了民族情绪这个狭隘的元素,仅仅是用一次押送中两个唐兵角色,突出了中国人对使命的信仰这个主题。

    从沪海到蓉城,一共三个多小时的航程。

    从起飞之后,李世信便开始落实剧本。

    到了降落时,整个剧本从梗概,到故事脚本,都已经准备妥当。

    看着舷窗之外,被一层薄薄的白雪所覆盖的蓉城,李世信伸了个大懒腰。

    随着骨骼发出的阵阵清响,他嘿嘿一笑。

    老夫……

    带着新身份和新戏……

    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