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 > 第七十七章:老夫不火,天理难容!
    一片混乱之中。

    看着失了魂般坐在椅子上,被一群记者围住抚慰的李世信,王海凌乱了。

    刚才李世信接电话的时候他看到了来电显示。

    此前想签下李世信,他调查过老爷子的底细,也确确实实知道李世信来蓉店的原因是儿子不孝,不给治病。

    所以此时此刻,他丝毫不怀疑那个电话的真实性。

    但是心里边儿,他是八成的不信李世信目前的状态!

    看着一群哭天抹泪,就跟自己爹受了委屈一样的记者,脑海里全是此前老头拽自己裤脚景象的王海欲哭无泪。

    这群沙雕,真以为这是个吃斋念佛的吗?!

    八成是演的,是演的啊!

    再看失魂落魄的李世信,王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做出敬佩还是痛恨的表情了。

    活爹啊!

    五分钟!

    谁TM能想到五分钟您老都能搞这么大的事情出来啊!?

    就在王海懊悔自己还是心太软,就应该五分钟都不给这老头子之际。

    那头的记者们又是顺气又是劝慰,李世信终于“缓过了一口气”来,此前憋着眼泪让人看着心里也跟着堵了一团棉花般的委屈也释放出来,变成了失声痛哭。

    那嘶哑的,痛彻心扉的哭声,再一次将在场所有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割了一刀!

    闻易的刘畅看着李世信老泪纵横,心里面是翻江倒海。

    他母亲没的早,是父亲艰难将他拉扯成人,靠着家里几亩田地和农闲时进程修鞋补胎,艰辛十几年,将他从一个农村娃供入了大学改变了人生。

    现在看到这个场面,他整个人气的都在哆嗦!

    嗟夫!猿子且知有母,不爱其身。况人也耶?世之不孝子孙,其于猿子下矣!

    恍惚之间,初中时学的那篇《猿子》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

    “不如畜生啊!我们这帮记者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但是至少我们手里还有笔!老爷子,您哭吧,哭完了好好跟我们说说您的事儿。”

    听到刘畅所说,周围一群记者连连点头附和。

    老泪纵横的李世信却摆了摆手,“王总之前交代了,就让我说五分钟,不让我多说。”

    听到这话,所有记者的目光刷的一声,就扎向了王海!

    “王,总?是,这,样,吗?”

    面对一群怒目盯着自己的记者,仍然在懊悔的王海整个人一呆。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你特么坑自己儿子就得了,别带上我啊!

    而且您这专访的确是作了五分钟不到,可是您老都已经哭了快半个小时了啊!

    “不不不!”

    此时此刻,王海爆发出了惊人的求生欲。

    “我的确是交代老爷子采访不能超过五分钟,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啊!我这、我这...

    哦对!老爷子有非常严重的脑血栓,随时有生命危险,他儿子就是因为不给他做支架,老爷子自感时日无多才来蓉店圆梦的。

    我这不也是寻思着老爷子演了一上午戏本来就劳累,怕采访时间长了他老人家受不了嘛!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我对灯发誓!”

    哦.....?

    是这样啊。

    看着王海一脑门子的冷汗,两双手摆的跟电风扇一样,一群记者这才将目光收回。

    等等?!

    时日无多是什么意思?!

    刚刚放下挖料心思的记者们一下子又炸了。

    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王海只能咬牙切齿的看了看身上每个细胞都上了戏的李世信,无奈的将此前李世信的检查结果和医生的医嘱说了一遍。

    得知李世信的生命或许只有不到两个月后,记者们沉默了。

    上午时候,他们是看到了李世信演戏的。

    都是娱记,演员什么成色,用不用真功夫,他们哪里能看不出来?

    对于李世信在片场的表现,众人上午时候就都有感触。但是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李世信是个演技不错,而且极为敬业的老演员罢了。

    现在,得知李世信病情这么严重,再联想到上午片场里老头的表现,众人的心中平生震撼。

    这是在用生命演戏啊!

    “老爷子。”

    足足过了几分钟,在场的记者才终于从震撼中走了出来。

    齐齐的给李世信鞠了个躬。

    或许面前这个老人是个蓉店的新人,但是身上这种敬业精神,足够让业内绝大部分人惭愧汗颜啊!

    深深给李世信鞠了一躬后,刘畅屈膝蹲在了李世信的身前,紧紧握住了他如同枯枝般的手。

    “李老师,您是个英雄!”

    滴!

    收到带有强烈【崇敬】的喝彩值,16751点!

    默默收下记者们的喝彩值,面对刘畅的赞誉,李世信抹了最后一把老泪,轻轻的摇了摇头。

    蹒跚的支着身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带着满脸的悲怆,看了看在场的众人,自嘲的笑了。

    “什么英雄。相声里面说得好啊;说穷人站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构,钩不着亲人骨肉。有钱人在深山老林刷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宾朋。大英雄手中枪翻江倒海,挡不住饥寒穷三字。又何况......我这么一个连儿子都教育不好,行将就木半截入土的糟老头?好孩子啊,英雄至此,算得哪门子英雄?”

    话里慢慢的苍凉,让所有人鼻子又是一酸!

    李世信不管这个,刚才入了戏哭了半天,眼睛都肿了。

    说完这话,他便轻轻的将刘畅推到了一旁。微微驼着背,蹒跚着分开人群,走了出去。

    “老爷子,咱们专访还没做完呢!”见他要走,一群记者忙上千挽留。

    李世信摆了摆手,没停下脚步:“不做了,有什么好说的呢?没意义了。你们就让我安安心心的演完这部戏,算是对明知道我的情况,却仍然冒着风险将我收进剧组的王总和焦导,对我自己个儿有个交代......就行了。”

    看着他落寞寂寥的背影,记者们再一次......哭了。

    滴!

    收到附带强烈【崇敬】的喝彩值,21133点!

    收割了最后一把喝彩值,李世信幽幽的叹了口气。

    对于自己用一个多小时编排出来,自编自导自演的小品《玩儿子》实际演出效果,非常满意。

    老头,你每个细胞里都是戏!

    你要是不火,天理难容啊!

    李世信挑了挑眉毛,自己夸了一遍自己。

    真棒!

    “臭老头!你骗人!”

    就在李世信想着,自己用不用再编排一个桥段,把之前未完全发酵的刘昕风波拉进来,将影响往上扩大一下的时候。

    他突然听到宴会厅门外一声大喝传来。

    一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安小小,李世信一愣。

    刚才明明看到小丫头已经走了啊!

    什么时候回来的?

    露馅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就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骗人你骗人你骗人!在片场的时候你就骗我让我给你去买橘子买香蕉!你还骗我用什么情感替代法演戏,实际上就是想我衣服里塞蟑螂!你在片场时候还好好的,骗我以为你身体很好!你......呜......你这个老骗子!我还想着以后跟你学演戏呢...我不许你死,你不要死,不要死好不好?”

    呼......

    看着眼下鼻涕流了一脸,眼泪顺着下巴都连成了串的安小小。这个......完全被忽悠瘸了的单细胞生物。

    李世信松了口气,拍了拍怀里的小脑袋。

    “嗯,老师答应你,不死。”

    被安小小拦腰抱住,动弹不得之际,鼻子不知道怎么就有点儿酸的李世信默默的打开了系统,将积攒的七万多喝彩值,一股脑全部充入到了寿命选项之中。

    用户:李世信。

    身体年龄:63年237天。

    当前喝彩值:113点。

    寿命余额:12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