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 > 第二十九章:怎么是你这个倔老头?(第三更)
    刚刚出席完活动的刘昕,回到酒店客房之后,简直要疯了。

    本来什么都好好的,可突然之间一下子就诸事不顺,这特么是遇了水逆啊!

    晚上出席一个时装品牌举办的晚宴时,刘昕一出场就遭到了现场记者的围追堵截。

    和平时里询问下一张专辑什么时候出,下一场演唱会什么时候开不同。

    这一晚上,所有记者都在询问《末路紫禁》的片场风波,所有人都在询问怎么解释关于推倒老人的问题,所有人都在逼问自己会不会因此而放弃接下来的演出计划!

    这些犹如苍蝇一般的存在,让刘昕不得不违背了和赞助方的合约,在没有进行品牌宣传的情况下提前离场。

    “这群沙B!老子特么说假话的时候他们像个白痴一样什么都信。可老子这次明明说的是真话,是被冤枉的,怎么就没人信?”

    “啊?怎么就没人信!”

    哗啦!

    暴怒之下,随着刘昕双手挥舞,他手中的电话一下子甩了出去,将客房中的玻璃茶几面板砸了一个粉碎。

    一旁,见他歇斯底里的样子,经纪人叹了口气。

    掏出怀里的烟,点了根,然后递给了过去。

    看着平时在粉丝面前一贯以健康阳光形象示人,还在去年担任了禁烟形象大使的当红偶像吞云吐雾,经纪人丝毫不以为意。

    “这次的事情,是咱们栽了。在片场你推那个龙套演员的视频,没办法通过技术手段获取当时车内的情况,而且当时天太晚了,剧组附近的几个监视器也都不是夜视的,根本看不清楚事发时候的情况。那人碰瓷你的事情,你肯定是说不清的。”

    “那这么说,这个屎盆子就得在我脑袋上扣一辈子了?让同行,让那些黑粉笑话一辈子?”听到经纪人的话,刘昕霍然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哎?不要急嘛。”经纪人见刘昕火气又上来了,笑呵呵的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将其按回了沙发上。

    “你急个什么?娱乐圈的事情你还不知道?什么事都是趁一个热度,谁还没有点儿污点什么的对吧?这又不是什么嫖娼,不是什么XD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情。这阵风刮过去,咱们再做点儿正面的公关,你刘昕不还是那个鲜肉偶像?”

    眼见着刘昕的呼吸稍稍平缓了一些,经纪人赶紧继续安抚道:“放心吧,媒体那头不会盯太久的。而且现在粉丝们已经动员起来,在主动为你消除影响,在全网力挺你。我我的大明星啊,这也就是你!满娱乐圈的年轻艺人你看看,谁还有这么高的粉丝凝聚力?你应该高兴才对!那些黑粉怎么说你管他们做什么?他们又不掏钱买你专辑,买你演唱会票,对吧?”

    刘昕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那是自然,近千万的粉丝里,除了几百万的僵尸粉之外都是脑残粉!

    经过经纪人这么一劝,他的心情好多了。

    毕竟,自己......还有那么多的铁粉支持啊!

    叮铃铃铃铃、

    就在这时候,经纪人的手机响了。

    看了看电话号码,经纪人扬了扬眉毛,对刘昕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是粉丝后援团的团长。肯定是跟咱们汇报好消息的,我之前看他们在微信群里说,粉丝们已经自发的去攻陷那个龙套演员的微博了。这会儿,应该是已经成功屠版了吧。”

    随即,他接起了电话,开了免提:“喂,请讲!”

    “不好了老板!粉丝团这边出事情了,副团长刚才叛变,成了李世信的脑残粉,现在后援会这边流言四起,粉丝们开始大量脱团啦!“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刘昕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却不成想,由于最近一段时间正在节食减肥,血压一直偏低,这一下起猛了。

    他整个人只觉得呼悠一下,随即便摔倒在了地上!

    “唉?刘昕,刘昕?你没事儿吧?”

    经纪人吓得面无血色,扔下电话就去搀扶。

    “该死!那老头该死,《末路》剧组一样没安好心!这委屈我受不了,给.....给赵董打电话,把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她说一遍,要是这次她不给我撑腰,我、我就跳槽!”

    ......

    润丰元别墅区,一处独栋别墅之内。

    刚刚洗完澡,只穿着一身浴袍的赵瑾芝坐在空空荡荡的书房之中。

    看着足有八十多平方米,用大量仿古实木和花卉草竹精心雕琢出来的书房,再看看窗外楼下在夜灯下泛着微波的游泳池,她不禁心中一阵疑惑。

    房子中的每一处,确实都是设计师按照自己喜好和审美营造出来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却丝毫没有归属感呢?

    回想自己之前已经走过的半生,赵瑾芝更加的迷茫。

    丈夫英年早逝,只留下一摊事业和一个孩子。这么多年,自己为了给儿子创出一片天地,东奔西走拼死拼活,可是到头来怎么样呢?

    重于事业,疏于家庭。

    现在天地是创下了,可那个已经三十岁的儿子,却已经完全发展成为了纨绔。不禁是品行自己看不下眼,那小子对自己也不甚亲近。

    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随着自己两次因病入院,集团中几个董事已经委婉的表达了对自己身体情况的担忧,并几次在董事会上暗示自己该选定接班人了。

    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儿子甚至连表面上的尊敬都在慢慢消失,露出了狼崽子的野心。

    可有什么好争的呢?

    这片江山本来就是给他打的呀!

    儿子越是这样,赵瑾芝就越不想将手里的权利交出去。

    都说养儿防老,可是面对这样寡恩薄情的儿子,她有些害怕。

    或许......这就是暮气吧。

    想到自己年轻时候见过那么多大风大浪都没有过害怕,反倒是现在因为这点危机而忧心,赵瑾芝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由得,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随着音乐舞动的身影。

    那种活力,那种豁达。

    是了,他跳舞的时候接了个电话,是家里人打过去的。他们的关系,应该很融洽吧?

    叮铃铃铃铃。

    正在赵瑾芝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之际,她的手机响了。

    看到电话是分公司的一个总经理,她皱了皱眉头,接了起来。

    “这么晚了,什么事情?”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赵董休息,只是公司旗下的刘昕那面出事了。”

    “刘昕?哪个刘昕?”

    “就是咱们公司去年签约的那个艺人,从韩国回来的那个!”

    “哦。他怎么了?”

    “刚才在酒店里晕倒了,因为之前跟您说的,咱们公司投资的《末路紫禁》剧组利用刘昕在片场的一起意外事件炒热度,两方闹得很不愉快。刚才刘昕的粉丝团又出了状况,急火攻心之下晕了过去。他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要求我们严惩《末路》剧组,为他消除影响。不然......”

    赵瑾芝想起来了,下午的时候是有人跟自己汇报了这回事儿。

    不过那个时候她心烦意乱,没有进行处理。

    “我知道了,不过我需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你先挂了吧,回头再说。”

    挂断了电话,赵瑾芝用手中的浴巾擦了擦头发坐到了办公桌后。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刘昕。

    一瞬间,网页关联词就跳出了“刘昕《末路紫禁》片场风波”“刘昕声明被李世信打脸”“刘昕粉丝疑发生内讧”等热词。

    赵瑾芝随便点了个热词,找到了一个视频点击了播放。

    当视频开始播放,一张老脸出现在画面之上的时候,赵瑾芝整个人一愣。

    随即笑了。

    “怎么是你这个倔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