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这个皇子有点潮 > 第八十九章心有所想

就如赵玉所想,没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

在吃过这两种新奇的吃法后,天祚帝已经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尤其是在天色渐黑,冰雕上的灯火全部点亮,然后坐在亭中一边赏景,一边烧烤的感觉,真是爽翻了,根本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

知道天祚帝来了,赵玉新结识那些狐朋狗友们,吃喝一阵就离开了。

接过侍女递过的丝巾抹了抹嘴巴,天祚帝有些意犹未尽地道:“早就听闻中原美食甲于天下,朕今天算是真正领教了”

赵玉微微一笑道:“陛下别急,臣回头命人去蜀中聘请几个川中师傅来,那里的美味更是一绝”

“好!你有心了,只是妹婿啊!你年纪尚轻,还应该多想着为国效力,可不能玩物丧志啊!”

听了天祚帝的话,赵玉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老子这么卖力地表演还不行吗?还要来试探老子!

“陛下,民以食为天,臣琢磨些吃的,也算不上玩物丧志吧!”

你这不要脸地玩起来比谁都疯,要不是我想办法弄死了阿骨打和吴乞买,你现在怕还不知道在那呢!居然还教训起我来了。

不出赵玉所料,天祚帝下一句就原形毕露了。

“妹婿,你说的那个什么足球赛,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嘿嘿!岂止是有意思,陛下有所不知,在海外有个国家,本来大战已经一触即发,听说要开赛了,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去看球赛了,看过之后才重新开打的,您说这东西魅力大不大?”

北方人口稀薄,就是把球赛组织起来,也根本达不到汴梁那种规模,就更别说想用来圈钱了,之所以搞这东西,就像天祚帝说的那样,就是为了让人以为他胸无大志只知玩乐。

“还有这种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需要就跟朕说,朕派人协助你”

“那就先谢过陛下了,只是现在天寒地冻的,根本无法开辟场地,还是待天气暖和些,再开始施工吧!”

天祚帝想想也是,脑中忽地灵机一动,道:“到时候我们邀请宋朝也派人来参赛,这样一来可以加深两国感情,同样也可以警告女真”

“呵呵!陛下若有此想法,何不将女真人也邀请来?”

天祚帝一愣,脱口道:“让女真蛮子也来,他们会吗?”

得说天祚帝的这个想法还是挺有创意的,不过也从侧面看出,他确实是被女真打怕了。

“陛下刚才的话提醒了臣,女真人不会,我们可以教他们啊!现在阿骨打等老奴刚死,他们肯定不敢贸然再发动进攻,这也是我们诱导他们玩物丧志的最好时机”

女真已成契丹人的恶梦,天祚帝做梦都在想着怎么灭掉女真,无奈心有余力不足,还好阿骨打死了。

沉吟片刻,站起身,拍了拍赵玉的肩膀道:“你很不错”

说罢转向一旁的萧依依,脸色一整,道:“天色不早了,快跟朕回宫吧!不然母后又该惦记了,看看你,这才几天功夫,都胖成什么样了?”

萧依依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冲赵玉摆了摆手,然后挽着天祚帝的手臂向外走去。

“恭送陛下,陛下慢走!”

赵玉一直将天祚帝一行送到门口,才反身回来。

随着天色渐晚,府内的喧嚣也渐渐散去,在燕青的陪伴下漫步在院内,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寂寥。

“小乙哥,想家吗?”

“回殿下,从前卢员外那是小乙的家,现在殿下在那,那就是小乙的家”

“这没外人,你我兄弟,不用那么客气,我看得出婉玉对你很有好感,我把她许配给你如何?”

燕青跟在赵玉身边不是一天两天,赵玉对身边的两个侍女什么样,他最清楚不过,所以赵玉才敢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地这么说,况且他早就旁敲侧击地问过,燕青对李师师根本就没那意思。

“这个、婉玉是殿下的人,我只是个...”

燕青的话未说完就被赵玉挥手打断了,只听赵玉道:“第一,婉玉不是我的人,这你应该知道,第二,跟在我身边的人,我都希望她们能幸福,我已经心有所属,所以更不能耽搁她们,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会让依依安排”

天天在一起,婉玉青春靓丽,燕青更是属于帅呆了那种,赵玉自己没心思,要是再不成全别人,那也太不是东西了。

虽是黑天,仍能看出燕青已经被赵玉说了个大红脸,正在这时,忽见燕青凌厉的目光猛地扫向一旁,低声喝道:“什么人?”

随着燕青的低喝,从雪雕后闪出一条瘦小的身影,却是时迁。

到上京后,时迁就被赵玉打发出去,直到今天才回来。

赵玉向燕青和时迁使了个眼色,然后三人来到书房,赵玉和时迁进去后,燕青则侍立在门外警戒起来。

“辛苦了哥哥!”

说话间,赵玉亲手倒了杯热茶端给时迁。

时迁道了声谢双手接过茶杯,没来得及喝一口,就道:“按照殿下的吩咐,我去了会宁,看情形,女真暂时不会发动大规模战事,但不知怎么,会宁现在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阿骨打等人之死是汉人所为,女真从黄龙府撤出后,将黄龙府所有汉人都带了回来,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从他们嘴里传出来的”

赵玉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世上本就没什么真正的秘密,公孙胜行动虽隐秘,但那里毕竟不是中原城池,一个汉人道士经常出没,当时或许没人会觉出什么,过后肯定会被调查出来的。

赵玉让时迁去会宁的目的,就是探查一下女真会不会再次对上京发动进攻,那样的话,他也好早做准备。

现在看来,干掉阿骨打和吴乞买,确实阻滞了女真人的脚步,但这种阻滞也只是暂时的,一旦女真有了新的领头人,一定还会再次发动对辽国的进攻。

又简单问了一些女真其他方面的事后,就让燕青带时迁下去休息。

不是赵玉对辽国有多深的感情,而是他不想当亡国奴,况且有辽国在,也可以让大宋和女真之间有个缓冲。

仗只是暂时不打,有什么办法能让女真彻底老实下去呢?

窗外寒风呼啸,窗内一灯如豆,赵玉捧着一个茶杯,呆呆地冥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