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马主 > 123、场地的多样性
    山阳市各大俱乐部的休息台上,此时也是有些吵闹,似乎都在讨论这一次资格淘汰赛多出来的实力派骑手。

    很显然,这应该是顾得贵和韩文杰的身份肯定也已经被其它俱乐部的人知道了的原因。

    毕竟,山阳市能去西北参加比赛的,又不只是文淮湖一家俱乐部,其它的马术俱乐部,自然也有人认识顾得贵和韩文杰的。

    而文淮湖的休息台上,顾得贵和韩文杰的消息也传遍了文淮湖,原本不少爱慕唐瑶,又对她实力非常信任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变得担忧不已,脸上浮现一丝阴霾。

    众人窃窃私语,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讨论什么,但如此情况,再配合气氛的不对劲,猜也猜得出来他们讨论的是什么。

    “嘣!嘣!嘣!”

    坐在观看台最前方的唐振山,双手握着拐杖,用拐杖底部,使劲的对地面敲了几下,发出不小的声音。

    敲完之后,唐振山还十分大声的对身后的下属们喝道:“吵什么,认真看比赛,有什么可吵的?”

    这声音也许达不到震耳欲聋的效果,但配合唐振山的威势,还有以往下属对他的害怕,很快文淮湖的看台上,就没什么人敢再讨论了,都跟着唐振山一起,看着比赛。

    而唐振山让众人安静后,就没再说话,继续看着赛场,等待比赛正式开始,似乎,他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他的对手顾建中,给白景山马术俱乐部买来了强援一样。

    众人见此也只能跟着安静看比赛了,包括伏骏在内,不少人心里虽然还是担心唐瑶,但却是不敢说出来。

    同时,他们也在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唐振山知道顾建中买来了强援,却丝毫不担心他的女儿唐瑶,与顾得贵和韩文杰竞争。

    至于说唐振山不知道顾得贵和韩文杰的来历,那明显没人相信,毕竟,文淮湖马术俱乐部去西北地区参加比赛,唐振山这个老板,怎么可能不和文淮湖的参赛人员,一起随行呢?

    而唐振山随行去的话,那他一定和马坤一样,在比赛中,见过顾得贵和韩文杰,知道二人的来历和马术水平的。

    场地障碍赛的报道处里,唐瑶和其他骑手一样,在看过场地障碍赛的路线设计图后,就在他们没入场前,隔着不算太远的距离里,认真的观察着场地障碍赛的地形,他们要利用好这有限的时间,更深入的去了解比赛地形。

    这是每个职业马术骑手,在比赛前,都会认真做的事情。

    有这么一句话,叫细节决定成败,马术场地障碍赛里,不只是比赛中通过障碍赛的细节要注意,其实比赛前的细节,也更要注意。

    虽然马术比赛没有明确的规定,但通常情况下,场地障碍赛的路线设计图一般在赛前才公布,张贴在比赛公告栏上,而骑手在裁判公布场地开放后,才可以徒步进入场地勘查路线,这时候,赛马是不能进入比赛场地的。

    骑手要用自己的步伐丈量路线和障碍间的距离,找出合适自己和马匹的路线、步数及步幅,并牢记于心。在裁判长宣布场地关闭后,任何人不得再次进入场地。

    而像全运会这些的正规的马术比赛中,进入场地勘查路线是要求穿着比赛服装,马靴,不得穿着其他服装进入的。

    即使他们在赛前,都提前看过场地,但没有骑马彻底适应场地的他们,明显都不敢说他们已经对比赛把握好了,无论什么骑手,哪怕他们的马术水平有多么高,有多么丰富的比赛经验,但每参加新的马术比赛,他们都不会有绝对的把握说他们一定能在那新的马术比赛里,取得好成绩的。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马术比赛,相比其它竞技体育比赛,场地有着更多的多样性,带来的结果变化也会让很多马迷大惊失色的。

    也许,所谓的冠军大热,会突然因为骑手对比赛掌控的失误判断,成绩突然凉掉,变成冷门中的冷门骑手。

    或者,原本之前在其它马术比赛成绩平平的骑手,突然这场比赛状态好,对比赛的掌控,也控制的很好,他可能就变成这场马术比赛的黑马,夺冠了。

    当然,这两者都是概率性的东西,出现的次数不多,关键就看骑手,要如何去掌控比赛。

    场地障碍赛,说到底,就是把赛马天赋的差距拉到很小,而后骑手通过平日里和赛马不断的训练,达到很高的默契,最终在设计好的比赛场地里,按照路线,遵守规则,最终取得成绩。

    这种比赛,考的就是骑手的判断技术,如何在陌生的场地里,达到人马合一的境界。

    至于骑手平时和赛马的训练磨合所达成的默契,其实也只是对于骑手更少失误的一种加成而已,毕竟,骑一匹陌生的赛马比赛,明显和骑一匹熟悉的赛马比赛,所取得的成绩,那是决对不能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