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个极品女友 > 第一百九十九章:隐情
        开车把许愿送到了方甜的家里,方甜打开门看加我俩后甚是惊讶,直到发现许愿红肿的眼睛才用十分不解的看向我。

        我没有言语,点燃了一支烟,靠在一边的墙壁上。

        方甜只好去问许愿:“亲爱的,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景瑞哪儿去了?”

        提到景瑞,许愿的泪水又一次没绷住,抱着方甜哭了起来。我吸了一口烟,解释道:“景瑞在大理跟一个女人上床了,现在跟许愿要离婚....”

        随后我很快把晚上的经过对方甜陈述了一遍,方甜当即愤怒地就要去找景瑞理论,我连忙拦下了她。

        “你去找他什么用都没有,他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执意要跟许愿离婚!”

        “他当初跟许愿结婚的时候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会爱许愿一辈子,现在转眼就因为跟一个女人睡了一觉,就要离婚?那也太便宜他了!”方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比我跟许愿都要生气。

        我叹息道:“我也想不到景瑞会突然之间变成这样,你能想象到他那么爱许愿,突然说不爱就不爱了吗......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其实从出了酒吧开始,我就觉得景瑞很不对劲。直到我开车带他去了大学前,才真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哪怕他真的不想再跟许愿纠缠了,也不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冷漠,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方甜也点头,她表情很认真道:“确实,照他晚上的表现的确很反常,他前一天都对许愿还很呵护,怎么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变成这样?要我说,景瑞肯定有事儿没告诉我们.....小愿,你明天先去跟景瑞离婚,你也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如果他真的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他肯定得露出破绽!”

        许愿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终于停止了哭泣,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我没有在方甜家中停留太久,临走前,我还是没忍住向方甜询问了唐柔最近的状况。

        方甜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用一种我猜不透的语气道:“这么多年不见你关心柔柔,怎么现在想起来她了?”

        “只是看到许愿离婚了这么崩溃,所以我想哪怕是唐柔主动提出离婚,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那你可真是白操心了,柔柔那么要强一个女人,离婚这事儿对她来说可没什么打击,她前天刚回京城,一直忙着工作,你不用为她担心。”

        怔了下,随后我微微点头,就离开了。

        开着车,我没有立即回家,只是找了一家路边的馄饨摊吃馄饨,趁着馄饨还没上给我的间隙,我给有些时间没联系的安玥发了一条微信,我道:“许愿跟景瑞在闹离婚,景瑞出轨了,就在大理。”

        然而下一秒我就愣住了,看到我发出消息后的那个红色的感叹号,后面还提示写着“对方还未是您的好友,请发送验证消息”,这几个字赫然出现在我眼前,我身体仿佛被抽空一样。

        我苦笑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安玥拉黑了,悄无声息。

        盯着聊天框,我久久不语,等到老板给我把馄饨端过来时,我删掉了与安玥的聊天框。

        看来安玥是打算跟我彻底断掉联系了,这样也好,至少让我放心安玥看到我跟林夕结婚时的崩溃了。只不过我始终觉得愧疚,如果没有查圆辉跟安玥父亲之间的联姻交易,大概安玥也不会爱上我,不会有这样一个遗憾的结局。

        收起手机,我坐在馄饨摊上孤独的吃着馄饨,猛然间才想起林夕去了京城后,我一直没有跟她联系过。

        我又重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连忙给林夕把电话打了过去,林夕几乎是秒接了我的电话。

        “嘿嘿,亲爱的你在干嘛呢?”我贱贱一笑。

        林夕用着抱怨的语气回道:“我以为你不打算给我打电话了呢,这么长时间也不见你问我有没有安全到京城,你是不是找别的女人去了?”

        “怎么可能?我女朋友这么漂亮,我哪还有心思去找别的女人?”

        好在林夕没有真的生气,反而是用这种曾经她压根不会用的说话方式跟我开玩笑。

        林夕轻哼了一声,随后收起了玩笑的心理,她道:“可能这次我又要在京城多待几天了,我妈妈正好回国了,听说我在京城,正好要来看看我....”

        我心里马上咯噔一声,随即意识到了不妙,甚至有挂电话的冲动。

        果不其然,下一秒林夕就道:“正好借这次机会,我想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她,你过几天能抽空来京城吗,她肯定想要见你。”

        我下意识的沉默,又吃了一口馄饨来掩饰心中的焦虑,或许是很久我都没有说话,林夕才带着失望说:“如果现在见面为难你了就算啦,下次吧,这次我先探探我妈妈口风.....”

        “没....我不是为难,只是在想该以什么社会身份去面对你妈妈,因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会像你哥一样不在乎我的身份,毕竟你妈妈是一个女强人....”

        “你不用这么紧张的,我妈妈也没你想象中那么恐怖。”

        “那好吧,到时候你提前通知我时间,我好订机票....”

        “嗯,那我先工作了,你还在外面吧?早些回去。”

        “好。”

        结束跟林夕的通话后,我才想起我忘了对她说“我爱你”,其实我打电话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要告诉她这句话。

        我在微信上发出那三个字后,还是比较失望的,我干脆又发了一条语音过去,让林夕充分感受到我的语气与情感。

        吃完馄饨,我便开车赶回了家,小武扑到我怀里那一刻,我顿时觉得温暖不少。

        继而又给方甜重新打电话过去,询问她许愿现在的情绪是否安好。

        方甜说,她正在陪许愿聊天,让她尽量放宽心,景瑞忽然之间提出离婚肯定没有这么简单,而我又一次在挂电话前,我询问了安玥的情况。

        这下方甜终于忍不住了,阴阳怪气道:“小逸子,你今晚问的人是不是有点多了哦,这事儿你说我要是告诉林夕,她会怎么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