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第三十一章 新德城的公正?
    杰森是在早餐桌上看到这些报纸的。

    吉榭尔没有订阅报纸的习惯,但是在发现杰森似乎很爱看报纸后,就特意步行到街角的报停购买。

    杰森看着那些加大加粗的字体,看着自己的照片,看着增加5%的【城市认可度】,默默的吃着早餐。

    大份的午餐肉三明治和热牛奶。

    牛奶中有糖。

    温热且甜。

    午餐肉一旁有煎蛋。

    煎蛋微焦,配着肉的酥软刚刚好。

    整个早餐的过程,杰森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女糕点师担心的看着杰森。

    她可是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同样的,她也知道报纸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报道。

    小戴维德的父亲。

    戴维德议员。

    对方出手了。

    颠倒黑白。

    或者说……

    扭转乾坤?

    不论是什么,那位小戴维德一定没事了。

    只是那些女孩子……

    想到这,女糕点师眼眶就微微发红。

    但是,马上的,女糕点师就将注意力看到了站起来的杰森身上。

    “杰森?”

    女糕点师担忧的问道。

    如果不是杰森有着看报纸的习惯,她绝对不会把这些报纸交给杰森的。

    她宁肯杰森什么都不知道,以免病情加重。

    “没事。”

    “新德城不就是这样的吗?”

    “就像那些人说的那样,它早已经变了。”

    “变得……陌生。”

    杰森摆了摆手,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楼上走去。

    在走上二楼拐角时,杰森回过头冲着女糕点师说道:“我想睡会儿,午餐叫我。”

    说完,杰森走进了杂物间。

    咔。

    房门轻轻的关上,锁舌发出了一声脆响。

    杰森缓缓的脱下了自己身上那套居家装——这不是女糕点师给与的,而是在他那辆手推车下面,唯一一套拿得出手,算得上看得过去的衣服。

    所以,这样的衣服还是不要染血的好。

    尤其是某些畜生的血,可是沾满了恶臭啊。

    重新穿上了那略显肮脏的流浪汉服饰,杰森抬手从衣服内,将那张冰球面具拿了出来。

    他缓缓的戴上了面具。

    深吸了口气。

    然后,重重的吐出。

    呼!

    久违的舒适感、安全感,再次的出现了。

    拿起宽刃短柄砍刀,刀身上的寒芒反射在冰球面具的眼窝上,双眼没有任何的闪烁、挪移,有着的只是冰冷的杀意。

    世间,污秽了。

    自然需要清洗。

    血,就是最好的清洗剂。

    ……

    啪!

    又一个杯子,被爱德华重重的砸在地上。

    杯子四分五裂。

    呼哧、呼哧。

    爱德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宛如是一头受伤的野兽。

    不。

    受伤的野兽还懂得舔舐伤口,而爱德华的伤口是无法愈合了。

    他一直无视。

    或者说是逃避的东西,就这么直接甩在了他的脸上。

    打得他鼻青脸肿。

    打得他鲜血淋漓。

    打得他……

    清醒了。

    是啊。

    清醒了。

    爱德华扭过头,看着那位局长签署的释放令,嘴角咧开,露出了一抹笑容。

    无声的笑容。

    狰狞。

    且,疯狂。

    他掏出了钥匙,拉开了书桌左侧最下方的抽屉。

    里面有着一支左轮和成排的子弹。

    银白色的左轮,枪口细长,带着丝丝美感。

    爱德华拿起了这柄左轮,甩开轮槽,拿起子弹一枚一枚的填装进去。

    天,不收。

    他,来收。

    ……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看完早晨的报纸后,格里芬躺在警局医院的病床上,放声大笑着,笑着眼泪都流了出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就是新德城!”

    他说着。

    然后,抖了抖手。

    束缚着右手的手铐,发出一阵阵响声,惊醒了小班西。

    小班西抬起头,将目光从报纸上挪开,脸上带着一片茫然。

    “嘿,小班西。”

    “别这么难受。”

    “你要学会习惯。”

    “要知道,这里是新德城!”

    格里芬笑着说道。

    “可是、可是……”

    “他犯了这么多的错误。”

    “不应该受到新德城法律的制裁吗?”

    小班西喃喃的说道。

    “新德城法律的制裁?”

    “哈哈哈哈!”

    格里芬又笑了起来,然后,他突然一顿,声音轻快的问道:“法律是公正的,是人们最后的希望,是弱者的保护伞,但那是在其他地方。”

    “在新德城?”

    “它存在的价值,就是强者们的工具……不,应该是肆意妄为下的遮羞布。”

    格里芬说着又躺倒了。

    然后,他就看到小班西站起来,向外跑去。

    “你干什么去?”

    格里芬喊道。

    “队长!”

    “队长会出事的!”

    小班西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爱德华?

    那个家伙不应该吧?

    看起来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啊?

    格里芬一愣,下意识的想着,然后,他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饱受创伤后压力综合症的男人。

    顿时,格里芬脸色一变。

    他可不想惹上什么无法解决的大麻烦。

    必须阻止那个疯子。

    想到这,格里芬手一抖。

    咔!

    束缚着他的手铐就这么开了。

    接着,整个人一瘸一拐的向外跑去。

    不过,在出门的刹那,他转身扯了一条医院的褥子,将外面印着医院床号的数字的单子扯下,就这么将芯套在了头上。

    ……

    警局走廊,一身得体西服的戴维德领着小戴维德走在前面,身后跟着那位卑躬屈膝的局长。

    “做的不错。”

    戴维德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

    “能为议员阁下服务,是我的荣幸。”

    这位局长一边说着一边哈着腰。

    “如果我竞选市长成功,我会在市长办公室,为你或者与你有关的人留一个位置。”

    戴维德压低声音说道。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这位局长再次连连哈腰。

    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只需要稍稍动动笔,签个字就成了。

    那,何乐而不为呢?

    戴维德没有再理会这位局长,而是看向了自己的儿子。

    “记住我嘱咐你的话。”

    “一会儿会有记者。”

    “你直接背诵一遍——至于那个退伍老兵,我会在事后收拾他的。”

    戴维德说着,脸上浮现着一抹阴狠。

    他怎么能够不恨?

    他隐藏了多年的底牌就这么没了。

    如果不把杰森碎尸万段的话,怎么能够一消他心头之恨。

    不过,那是之后了。

    现在?

    一个完美的记者发布会才是这件事情最好的收官。

    想到这,戴维德抬起双手,推开了警局的大门——

    吱呀。

    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