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一不小心无敌了 > 第七十八章 真没回来?
    翌日清晨,天气晴好。

    周梓琼做了一个很长、很美而又很不真实的梦,之所以说不真实,因为梦里出现的画面,她在现实中连想一下都会觉得面红耳赤。

    这一觉都在梦里度过,让她即使已经醒了,也不愿睁眼,感觉好累。

    这个时候,耳边好像有风吹来,只是这风怎么有些湿,还热热的?

    不只是耳边,她还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压在了她的胸口,好像还会动,还会抓……

    下意识的,她伸手把那东西推了下去,可哪里知道,刚推下去,那东西再次攀了上来,而且这次更加过分,直接在那里乱动起来!

    这是……

    手?

    谁的手!

    想到这里,她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猛的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小丫头囡囡躺在她身边,小脑袋刚才正好靠在她耳边,那湿热的“风”自然是她呼出的气了,而那为非作歹的工具,就是小家伙的手了!

    周梓琼摇头苦笑,这才想起,她昨天是受吴敌的嘱咐,帮着来陪囡囡睡觉了。

    后来囡囡被哄睡着,眼看着戌时都要到了,吴敌还没回来,她就把秋萝赶回去了,说自己一会儿也回去。

    至于后来,后来……

    后来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后来自己就睡着了吧?

    可是她记得清楚,她并未曾上过床!

    那现在该怎么解释?

    她分明就是躺在吴敌睡过的床上!

    想到吴敌,她的脸又红了。

    自己怎么上的床?肯定是被人……

    想到梦中的某个画面好像在现实中上演了,而且很可能跟她做的梦同步的时候,周梓琼连脖颈都红透了!

    简直太羞人了!

    可……真的是他吗?

    他人又在哪?

    周梓琼环顾一圈,也没有发现吴敌的踪影。

    “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秋萝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周梓琼一听慌了神,她现在可是在一个男人的床上,若是被秋萝看到,可怎么解释的清?

    赶紧掀开被子,连是谁给她盖上的都来不及去想就下了床。

    “哎呦~”

    下床太急,差点崴了脚。

    也顾不得脚疼,赶紧站定,整理了一下发丝,长舒一口气,才一瘸一拐的朝门口走去。

    “小姐!”

    这个时候,秋萝的声音再次在门外响起,近在咫尺,她似乎在纠结什么,并没有推门,声音也小了许多。

    “吱哑”一声,周梓琼把门打了开来,吓的趴在门外、侧着耳朵听动静的秋萝一跳。

    看到秋萝的动作,周梓琼气的不行!

    这死丫头,还学会趴墙角了!

    “你在做什么呢,秋萝!”

    秋萝看了看周梓琼,又朝屋里看了一眼,并不回她,反而好奇道:“小姐真在这里睡了一晚上啊?那吴公子——”

    接下来,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不好意思,反正秋萝没有问下去,只是眼神一个劲的往屋里瞟,似乎想要发现些什么。

    周梓琼见状,更是闹了个脸红。

    “死丫头,你说什么呢!吴公子一夜未归,我才守着囡囡睡了一晚,不然你以为我能在这?”

    “哦~~”

    秋萝拉着长音,似乎周梓琼的话并不能让她信服,周梓琼被她气坏了,伸手指着里面:“你这死丫头,若是不信,那你进去看看就是了!”

    “我进去?不好吧……”

    嘴上说着不好,可身体却无比诚实,话还没说完,秋萝的身子已经进了屋,看的周梓琼是直摇头,幸亏她跟吴敌还没什么,真万一有什么,哪能瞒的了这古灵精怪的丫头?

    ………………

    秋萝进屋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她想看的结果,遂走了出来。

    “他真没回来呀!”

    出来之后,秋萝有点失望的说道。

    “死丫头,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你还希望我跟他发生点什么呀?”

    周梓琼咬牙,用手指点了点秋萝的额头。

    “嘻嘻,当然不希望啦!”

    秋萝摇着脑袋,自顾自的说着:“其实说起来,这人虽然讨厌,可模样倒是周正,而且能当上醉香居的账房先生,说明他还是有些本事的,最主要的,他还能讲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好玩故事,若是他能做小姐的姑爷,本来也是极好的!”

    不知为什么,虽然秋萝是在夸吴敌,但周梓琼听着却尤为顺耳,心里也高兴的不行——如果没有后半段的话!

    “可是,他有家室了呀!若是囡囡的娘不在还好,虽然老爷可能不同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上次囡囡不是说了嘛,她娘去了外地,快回来了,所以秋萝当然不希望小姐跟他有什么事喽!”

    听完秋萝的分析,周梓琼的眼神暗淡下来。

    是呀,若是他未娶,她未嫁,两人有无限可能。

    可现在是他已娶,就算她未嫁,那又如何呢?

    周梓琼摇了摇头,悲伤蔓延。

    “小点声,囡囡还没醒,别吵着她。”

    秋萝听了点点头,然后才说道:“刚才老爷问起小姐怎么没在房里,我说小姐来赏花了,若是等会老爷问起来,小姐可别说漏了嘴!我得去洗脸了!”

    说着,秋萝就晃着身子朝月亮门走了。

    没有见到吴敌,周梓琼在犹豫离不离开。

    别人把女儿交代给她,她理应守到他回来为止。

    抱自己上床的肯定是他,那他又去哪了呢?

    周梓琼想着就踱步来到前厅,推门往里一看,才发现了睡在长凳上的吴敌,裹着被子,蜷着身子,模样煞是可怜。

    想来他昨天把自己抱上床就来这里了吧?

    “阿嚏!”

    看到吴敌没醒,周梓琼也不想吵他,欲关门离开,谁知风从门口吹了进去,吴敌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

    (我觉得吧,写的还行……我累了,要夸夸才能再码一章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