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 第252章 齐海扬 殿试(二更)


    燕锦这段时间的日子过得很不好。

    燕锦一直担心楚王世子会出什么夭折子,尤其是楚王世子居然表现出对顾明月有意思的情况下,这更是让燕锦放心不下。

    燕锦一直派人盯着楚王世子。原本见楚王世子在被他警告后就没再做什么失礼的事,可是燕锦还是不怎么相信楚王世子,仍然派人一直盯着楚王世子。

    果然申请过就如燕锦想的一般,楚王世子按捺了一段时间后,楚王世子居然开始偷偷摸摸地派人去调查顾明月,甚至还几次三番地想去东宫见顾明月。

    燕锦在得到消息后,在楚王世子还什么都没做前,就去找了楚王世子。

    在皇宫里,就在孝康帝的眼皮子底下,燕锦不能把话说得太明白,只能暗地里私下警告楚王世子。

    好在楚王世子心里也是有顾忌的,被燕锦警告一通后,楚王世子不敢做什么了。

    如果不是在皇宫,燕锦都有把身边所有东西全都砸坏,大声发泄的冲动!楚王世子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燕锦对他没什么其他要求,就一个,那就是省心别惹事!

    可这样简单的要求对楚王世子来说就是千难万难!

    有的时候,燕锦都想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掐死源头!

    可是源头一个是楚王世子,另外一个就是顾明月。

    楚王世子到底是燕锦的嫡亲兄长,在皇宫弄死楚王世子,能不能成功不说,就算是成功了,只要稍微泄露出一点风声,到时候他的一辈子就毁了!燕锦还有那么多抱负没有完成,还有他的野心,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楚王世子就放弃这一切?楚王世子不配!

    至于弄死顾明月——

    燕锦眼里划过深深的寒意,他是真的很想弄死顾明月啊。

    都说红颜祸水,以前燕锦只当这话是夸大其词,一个女人罢了,能造成多大的祸事?至于历史上的褒姒妲己,怕是言过其实。

    现在燕锦很相信红颜祸水了。顾明月就是彻头彻尾的红颜祸水!也是楚王世子好色,否则哪里会如此轻易地就被顾明月够勾引。

    弄死顾明月倒是比弄死楚王世子好,不过燕锦担心弄死了一个,很快就会有第二个。宫里漂亮的女人不少,谁知道楚王世子下一个会看上谁?

    楚王世子:老子眼光高!

    况且顾明月是皇太孙的妾室,想在东宫弄死顾明月,这难度不是一丁点的高啊,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高。

    思索一番,燕锦就把心头的烦闷也压下了下去,杀人什么的,在皇宫里就别想了,可行性太低了。

    燕锦想着沉沉吐出一口浊气,现在他已经不求什么了,只希望孝康帝赶紧指婚,然后让他们离开京城。成天看着楚王世子,比他上战场还要累一百倍!

    燕锦心里正烦闷时,燕锦的贴身小厮林斯来到燕锦身边,面露迟疑,显然是有事情,不知道是不是该禀报给燕锦。

    燕锦心里烦闷,看着林斯那要说不说的模样,心里更增了烦闷,“有什么事就说,跟在我身边那么多年,难道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下人支支吾吾。一点事情,非要说上一堆废话,要么在那里犹豫不定。”

    林斯浑身一抖,忙道,“郡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唐瑾睿那儿出了一点事情,小的不知道该不该禀报给您知道。”

    燕锦皱眉道,“唐瑾睿?他怎么了?他现在不该好好准备殿试吗?他能出什么事?”在知道唐瑾睿会试考中了第三,燕锦还是很满意的。照这个成绩,唐瑾睿只要殿试发挥不失常,他以后的前程算是定了。

    林斯简单将唐瑾睿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也是知道燕锦对唐瑾睿比较另眼相待,所以也分了一点心神关注唐瑾睿。否则林斯才不管唐瑾睿怎么样呢,就是死了,也别指望他能在燕锦的面前提起。

    燕锦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若有所思道,”齐海扬?这名字听得怎么有些耳熟?”就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这名字。

    能让燕锦觉得耳熟的名字,那身份怕是不会低。

    林斯立即为燕锦解惑,“郡王,齐海扬就是梅山书院院长的亲孙子,他如今就住在他姑姑家,也就是工部侍郎的府邸。”

    燕锦点点头,心道难怪觉得有些耳熟,可不是耳熟吗?齐海扬的才名在当地还是挺显的,还有他姑姑嫁给了工部侍郎。

    “小心眼,不成大器。”燕锦淡淡评价,显然是对齐海扬非常看不上眼,就齐海扬做的那些事情,也别想让人看得上了。

    林斯道,“郡王是否要帮帮唐瑾睿?现在京城的流言传得是越来越厉害了。说唐瑾睿的成绩名不符实,根本不配在齐海扬之前。“

    燕锦原本还满心郁闷,听到林斯的话,忽地笑了,“唐瑾睿都做什么了?”

    林斯回答,“唐瑾睿跟苏劲松参加了文会,在文会上当场被人羞辱。唐瑾睿倒是沉得住气,只是那苏劲松听说气的很,当场跟人吵了起来。之后唐瑾睿就跟苏劲松离开了。再然后两人都闭门读书,不再出门。”

    燕锦眼底划过一丝满意,“唐瑾睿的做法才是聪明人的做法。只是我没想到唐瑾睿跟苏劲松的关系那么好。我原以为——也好,唐瑾睿跟苏劲松交好。要是唐瑾睿这一次沉不住气,我倒是得再看看他是不是能担得起重担了。

    现在跟人争论做什么?等到殿试成绩出来,到时候唐瑾睿再压过齐海扬,那一切流言就不攻自破了。”

    林斯好奇道,“那若是唐瑾睿的殿试成绩不如齐海扬呢?”

    “那就没法子了,唐瑾睿就继续背负这些流言蜚语好了。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真要比高下,如何比?难道就比什么诗词歌赋?真是好笑,治理国家,什么时候靠那几首歪诗酸词?我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自视甚高的才子!纸上谈兵,他们倒是很有本事,其他的——哼——”

    燕锦越说越不屑,楚王世子不正是那样的才子?成天最喜欢的临窗念几首酸的不行的诗词,偏生的楚王府里有一堆捧楚王世子臭脚的!尤其是楚王妃那更是——

    燕锦的心情更不好了。

    “唐瑾睿那里就无需多关注了,一切都等殿试之后再说。但是我大哥那里,让盯着的人不许有片刻的松懈,只要我大哥那里出一丁点的夭折子,就立即禀报我!”

    燕锦说到最后,不禁咬牙切齿起来!要是可以,他真想把楚王世子恨恨揍一顿!

    林斯立即应道,“郡王放心。”

    转眼就到了殿试的日子,顾明卿帮唐瑾睿打扮得好好的。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打扮得精神,到时候成绩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嗯,顾明卿有时候也是挺相信这个的。

    在一切准备好后,唐瑾睿就踏上了他的殿试之途。

    孝康帝在殿内,高坐在龙椅之上,看着底下的三百个士子,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瑾睿只是在进殿时,暗暗看了眼孝康帝,然后就很快收回视线。

    不过唐瑾睿虽然低着头,但是殿内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他,让唐瑾睿想忽视都困难。

    难道视线就来自唐瑾睿的身后。在还没进来时,唐瑾睿就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他知道这排列的顺序是按照会试的成绩排的,那一直用灼热视线盯着他的人,除了齐海扬外,唐瑾睿真的是不做第二人选了。

    齐海扬和唐瑾睿从未见过面,尽管外面的流言传得是沸腾热闹,可是两个当事没见过,也不认识。

    说实话,唐瑾睿也真的是很好奇齐海扬的。唐瑾睿就想不通了,齐海扬做什么一直死死盯着他,只因为会试,他的名次在齐海扬之前吗?

    唐瑾睿有些想不通齐海扬的想法,就因为比他差了一名,所以就这样的斤斤计较,耿耿于怀?

    唐瑾睿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所以无法理解齐海扬的想法。

    可是今日见到齐海扬后,唐瑾睿忽然有些齐海扬的想法了。

    唐瑾睿今日算是盛装打扮了,当然顾明卿可没有给唐瑾睿涂脂抹粉,穿红戴绿,只是身上的衣裳比较华丽,还配上了比较名贵的玉佩。唐瑾睿很少这般盛装打扮,所以乍一看,真有种风度翩翩,丰神俊朗之感。

    齐海扬打扮的就不知道比唐瑾睿要精致多少,身上的衣裳是织金锦袍,腰间配着的腰带,是犀牛角带,中间镶嵌了一枚碧玉。

    唐瑾虽然对这些不熟悉,但是他也知道齐海扬穿戴不凡,那价值更是不凡。

    穿戴什么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齐海扬这人太傲了。

    没错,就是傲。

    这是唐瑾睿在看到齐海扬时,唯一的想法。

    要说齐海扬的相貌真心不错,面如冠玉,剑眉星目,俊朗不凡。只是眉眼间的傲气几乎溢于言表,让人难以忽略。

    骄兵必败!

    这个词,在唐瑾睿的心头一闪而过。

    这些念头只是在唐瑾睿的心里很快过去,唐瑾睿就收回了打量齐海扬的视线。

    唐瑾睿在打量齐海扬,后者又何曾不在打量唐瑾睿。

    在齐海扬心里,他可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从小到大,凡是见过他的长辈,无一步夸赞他,他在平辈中更是能傲视群雄。

    除了一些出生在他之上的,齐海扬觉得他不比任何人差!

    会视后,齐海扬对自己信心十足,一心想得会元。

    但是等到成绩出来,齐海扬得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成绩,第四!

    对别人来说,会试考中第四,这已经是极好的,可以光宗耀祖的好成绩。但是对齐海扬来说,这第四则是对他大大的羞辱!

    齐海扬在知道成绩后,立即来人去调查前三名的情况。

    第一和第二名年纪都长他许多,而且都是名门出生。

    齐海扬觉得他们压在自己的头上,那还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们比自己多多了好几年,甚至是十几年,那可不是白活的。

    但是唐瑾睿算什么东西?

    唐瑾睿就是一个小小的农家子!身份卑微,行为粗鄙。特别是在看过唐瑾睿写的诗词后,齐海扬就更觉得被这么一个人压在头顶,真是奇耻大辱!

    齐海扬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气。

    从小到大,只要心里不舒服难受,齐海扬从来不会憋着,而是找人倾诉。

    齐海扬在京城的朋友不少,通过在姑姑家,更是认识了不少人。

    于是齐海扬在与他们交谈时,将心中的愤懑,和对唐瑾睿压在头顶上的不服气,全都说了出来。

    齐海扬会不知道这些事情传出去,对唐瑾睿的名声会造成影响吗?

    不,齐海扬当然知道!齐海扬太清楚了!

    可是知道又如何?唐瑾睿这么一个身份卑贱的人压在他的头上就是天大的错误!

    今日在见到唐瑾睿后,齐海扬心里的想法是愈发的清晰。

    唐瑾睿这样的人是完全不配成为他的对手,更不配压在他的头顶上!

    如果不是已经进了皇宫,齐海扬真想好生讽刺讽刺唐瑾睿!让他知道天高地厚,让他知道京城不是唐瑾睿这样的乡下泥腿子可以踏足的!

    齐海扬望着金碧辉煌,威武大气的皇宫,眼底升起浓浓的野心,今日的殿试,他定不会让唐瑾睿再压在他的头上!不可能!

    唐瑾睿是第三,齐海扬是第四。因此齐海扬在唐瑾睿身后,这对齐海扬来说就是奇耻大辱,像是有无数的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不能当众跟唐瑾睿吵,于是齐海扬就用杀人的目光一直盯着唐瑾睿的后背,只恨不得他能用眼神刺穿唐瑾睿。

    唐瑾睿一开始还别扭,到后来就淡定了。齐海扬爱看就看吧,反正再怎么看,他也少不了一块肉。

    来到大殿内,很快众人就分别来到自己的位置,而试卷也发了下来。

    在看到试题的一刹那,唐瑾睿的眼孔狠狠一缩。

    试题比较长,可是读完以后,就可以只归纳为一句,那就是以后该待大凉如何。

    唐瑾睿思索片刻。该如何对待大凉,这个问题唐瑾睿一直在想,只是没想到如今殿试这般清清楚楚地问出来。

    唐瑾睿将心中的想法整理了一番,便动笔写起来。

    一旦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唐瑾睿就写得有些忘我。

    直到殿试结束的一刻前,唐瑾睿才写完了自己的文章。

    殿试结束后,这一次,顾明卿没有等在外面等唐瑾睿

    在离开皇宫后,齐海扬来到唐瑾睿身边,高扬起下巴,“这一次,你不会再好运地压在我头上了。”

    齐海扬不信,唐瑾睿会不知道他的身份。

    面对齐海扬的挑衅,唐瑾睿并没有放在心上。

    苏劲松正好来到唐瑾睿身边,正巧听到这句话,要不是顾忌着在皇宫外面跟人吵架影响不好,苏劲松真想骂齐海扬一个狗血淋头!什么东西!

    苏劲松冷笑道,“有的人就是输不起!输了就输了,有什么不能认的,非要给自己找一堆的借口,寒碜不寒碜?比女人还女人!一点男子汉气概也没,真是叫人看不起!”

    齐海扬猛地睁大眼睛,“你说什么?”

    苏劲松嬉皮笑脸,眼底却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说什么?我在说实话啊。怎么,你难道听不得实话?可偏生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说实话了。”

    “你——”

    唐瑾睿拉住还想跟齐海扬吵的苏劲松,“苏兄,咱们走吧。”

    苏劲松也知道在这里跟齐海扬吵起来不是一件明智的事,于是听了唐瑾睿的劝,跟着唐瑾睿离开了。

    临走前,还特地给了苏劲松一挑衅,再加一鄙夷的眼神,可把齐海扬给气了个半死!

    苏劲松跟着唐瑾睿回了院子,就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唐兄,你看到齐海扬那难看的脸色了不?真是笑死我了?看齐海扬想生气却只能忍着的样子,我觉得可过瘾了!真是叫人高兴啊!总算是出了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