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弦!”

    “落落!”

    沈蔓歌和叶睿心里同时想着一个人,可是外面的枪声太密集了,让他们根本就行动不得。

    “睿睿,你听我说,现在不能出去。”

    沈蔓歌的眸中有泪,可是眼神却非常坚定。

    “妈咪,可是落落什么都不会,她连最基本的防身能力都没有,虽然我们都去训练过,可是落落身体特殊,是梓安当初托了关系走的过场。

    妈咪,她和爹地在一起一定会被盯上的,我要去救她?

    !”

    叶睿说着就要挣扎出沈蔓歌的怀抱,却被沈蔓歌给紧紧地拽住了。

    “听着,第一,落落是叶南弦的女儿,他会拼了命的护她周全。

    第二,你是南方唯一的孩子,即便是洛洛和梓安有什么事情,也轮不到你去救他们。

    叶睿,你比他们的命都金贵你懂吗?”

    沈蔓歌的话让叶睿整个人都愣住了。

    “妈咪,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

    我说你是叶家的人,是叶南方唯一的儿子,南弦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救得了你父亲,这是他的执念,过不去的执念。

    所以谁都可以出事,唯独你不可以。

    落落也好,梓安也罢,在和你同事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们都是要保护你的。

    你觉得自己寄人篱下,是我们没做好。

    叶家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我不会因为担心落落而让你冒险。

    所以,从现在开始听我的!”

    沈蔓歌的泪水无声的滑落着。

    她也担心,也难过,甚至有些着急,外面的枪声这么密集,叶南弦和叶洛洛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们离得不远,却没有听到落落和叶南弦的声音,这说明了什么?

    要么是他们来不及出声,要么就是他们出了事。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对沈蔓歌来说都是致命的难受。

    可是叶睿还在,她不能让叶睿出现任何的危险。

    叶睿的心里是震撼的,好像突然间被什么东西在心里炸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的疼着。

    “不,不是这样的,妈咪,不是。

    我不该说那些话,我不该那么想,是我混蛋,是我不好。

    我没那么金贵,真的没有。

    在我心里,落落和梓安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不能让他们为我去牺牲什么。

    妈咪,你说过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没有什么金贵不金贵的对不对?

    你让我出去好不好?

    落落的身体不好,这么多的枪声,她会害怕的!”

    叶睿哭了,哭的不能自已。

    他不要!    他宁愿自己出事,也不要落落和梓安为了他出事。

    这一刻,他才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家人。

    叶南方和楚梦溪是他的父母,可是他们只给了他生命,教给他怎么做人的是叶南弦和沈蔓歌,让他知道亲情可贵的是叶梓安,让他被需要被依靠的是叶洛洛。

    他们都是他的家人啊!    逝者已逝,他计较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父亲和母亲没办法再活过来,可是他的爹地妈咪还在,他的兄弟姐妹还在,他到底在纠结什么?

    他到底在做什么?

    叶睿哭喊着,拼命地往外跑,却被沈蔓歌直接一记手刀给劈晕了。

    “对不起,睿睿,我不能让你出去。”

    沈蔓歌泪眼婆娑的将叶睿藏到了柜子里。

    她刚才看过了,这里的柜子都是防弹材料做的,或许在建造这里的时候,叶南弦就想到了这些意外,所以才会如此。

    将叶睿藏好之后,沈蔓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迷你手枪。

    来这边的时候她就预防着危险,所以这东西一直随身带着,如今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枪声像雨点似的密集,沈蔓歌就地一滚就滚出了厨房,在看到外面的景色时微微一愣。

    叶南弦在窗户前射击着,吸引了很大的火力,也可以说那些人没准就是冲着叶南弦来的,这都是沈蔓歌视线可以猜测到的。

    唯一让她没猜到的是叶洛洛!    只见她趴在了客厅的柜子上,找了一个很好地狙击点,手里拿着改装后的狙击枪,目视前方的扣动扳机。

    沈蔓歌完全被震惊住了。

    这还是她印象中只知道吃喝的叶洛洛吗?

    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标准利落,她的神情是那么的肃穆严肃,她的眼神是她从没见过的冷酷。

    沈蔓歌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使劲的突然的揉了揉眼睛之后见叶洛洛依然不慌不忙的出击,就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苍鹰,让人心生胆寒。

    这一刻,沈蔓歌的脑海里猛然蹦出了叶洛洛之前的事情。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自己的女儿。

    一直以为最需要保护的人,却给了她这么大的惊吓和惊喜。

    沈蔓歌快速的收敛住心神,在确定叶洛洛和叶南弦不需要自己过去帮忙的情况下,她连忙的回到了厨房,打开了后面的窗户跳了出去。

    因为寻找的隐蔽物遮挡,沈蔓歌看到很多雇佣兵朝这边而来,他们手里都有重武器。

    雇佣兵?

    这到底是谁想要置叶南弦于死地?

    沈蔓歌也来不及想太多,直接抬手朝着他们开始打黑枪。

    她没打一枪就换个地方,让对方很难在第一时间找到她的位置。

    叶洛洛从瞭望镜看到了沈蔓歌的身影,低声说:“爹地,妈咪出去了。”

    叶南弦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

    “你自己有没有问题?”

    叶洛洛顿时手抖了一下。

    “爹地,你开玩笑吧?

    我还是个孩子!你让我一个人面对那么多雇佣兵?

    你确定是我亲爹吗?”

    “别闹,你妈咪身体不好,我得过去帮她。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张家寨是做什么的、湛阳那臭小子既然能够让你给他送消息出来,就肯定会有留守的人在这里。

    比如那个陈莹莹,恩?”

    叶南弦一边射击一边说着,顿时让叶洛洛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在我面前,你们还嫩点,就你们现在玩的,都是我和你湛伯伯当年玩剩下的。

    联系那个陈莹莹,让她带人来支援。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解决这事儿,完了之后我就去支援你妈咪。”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叶洛洛很是挫败。

    她以为自己伪装的够好的了,没想到还是被爹地给发现了,不但发现了,还把她的所有底细都给抖出来了。

    简直太讨厌了!    叶洛洛嘟嘟着嘴巴,却也没有在说什么,拿出手机给陈莹莹打电话。

    “你丫的要是想赖掉要请我吃的那些东西,我敢保证就是做了鬼我也会天天来你梦里虐你的。”

    叶洛洛天使般的声音说着恶魔般的威胁,让陈莹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个叶洛洛是小主子的人,不能得罪,然后才低声说:“我已经带着人到了,一分钟到达战场。”

    “真逊。

    要是我真的是个柔弱的大小姐,你现在都能进来给我收尸了。

    湛阳哥哥那么靠谱的人,怎么这次给我介绍了一个这么不靠谱的手下?”

    叶洛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那鄙视的语气差点把陈莹莹给气背过气去。

    她还是伤患好不好?

    要不是叶南弦的人把她打成这样,她能来晚了吗?

    她可是身负重伤的!    这对父母简直一样的黑心黑肺。

    陈莹莹告诉自己,以后见到他们一定绕路走,简直太可怕了。

    那个叶南弦,明明是要放她离开去搬救兵,却还威胁她说找什么自证清白的证据,把她搞的就剩下一口气了,现在还得过来救他们爷俩的命。

    她陈莹莹怎么就那么命苦的摊上这么一对狐狸父女了?

    最可恶的是,自己伤心伤肺的不说,还得伤财!    这都什么时候了?

    那个叶洛洛居然还惦记着吃的!    苍天呀,她真的要疯了。

    陈莹莹的眸子有些发红,恶狠狠地说:“今天不把这些雇佣兵都给我留下,你们也不用干了!”

    “是!”

    手下二十多人清一色的服装,清一色的回答。

    “进入战场。”

    陈莹莹一声令下,二十多人快速的参与进去。

    因为有了他们的参与,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叶南弦二话没说,直接跳出窗户朝着沈蔓歌的方向绕了过去。

    叶洛洛看到自己被爹地就这样无情的给抛弃了,不由得哽咽着说:“早知道我就做个乖乖女不好吗?

    天天吃吃喝喝不香吗?

    干嘛要暴露自己的实力?

    以后爹地再也不会宠着我了。

    呜呜,我好可怜。”

    说着说着她就觉得自己真的够可怜的,然后拿着狙击枪朝着前面的那些雇佣兵射。

    了过去。

    “让你们破坏了我的天使形象!我打得你腿残!”

    话音刚落,子弹就穿透了雇佣兵的左腿,那人顿时哀嚎着倒地。

    叶洛洛又瞄中了另一个,低声说:“让你破坏我吃货的形象,我让你以后拿不动筷子,看你怎么吃。”

    说着,子弹穿透了对方的手掌。

    叶洛洛毕竟是个孩子,开出的子弹都不伤人命。

    这给陈莹莹他们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毕竟雇佣兵没死,随时都会补枪的。

    “陈队长,这狙击手是对方派来的吧?”

    有组员确实有些郁闷了,开口抱怨着。

    陈莹莹也有些火大。

    “我哪里知道?

    赶紧结束战斗,打扫战场!丫的!这个狙击手是谁?

    老娘一会非要扒了他的皮!”

    这话在几分钟之后被彻底打脸。

    因为叶洛洛擦着狙击枪,很是无辜的说:“人家还是个宝宝,五岁的女孩子,杀人这么残忍的事儿怎么适合我做呢?

    我能帮你们把他们打伤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个谁,你要不要请我吃点好吃的犒劳犒劳我?”

    陈莹莹的嘴角直接抽了。

    她想回家!    她想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