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沈蔓歌叶南弦) > 第1259章 争取,还是放弃?
    “我上哪儿找证据去?”

    陈莹莹简直欲哭无泪。

    叶南弦却冷笑着说:“没证据就死,你选一样。”

    “我……我能离开这里找证据吗?”

    陈莹莹小心翼翼的看着叶南弦,心里忐忑着。

    没想到叶南弦点了点头,淡淡的说:“三天时间,三天要是没找到证据,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别怀疑我的能力。”

    陈莹莹再次想哭了。

    她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尊杀神了。

    “我现在这个身体,你觉得三天之内能好利索吗?

    别说找证据了,我……”    “湛翊手下的都不是酒囊饭袋,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他的人?”

    叶南弦都这样说了,陈莹莹还能说什么呢?

    她带着一身伤被赶出了张家寨。

    叶洛洛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陈莹莹狼狈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我的好吃的还能吃上吗?

    怎么感觉这女的有点不靠谱呢?”

    说完她摇了摇头走进了房间。

    叶南弦从床单上取了一丝血迹,拿出来之后交给了叶睿。

    “查查看这个DNA有没有登记在案,能不能查到她的身份。”

    叶睿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从祠堂出来之后,叶南弦好像并不在乎他当时所说的话,更是不遗余力的把一切事情都交给了他。

    叶睿不知道该说自己高兴还是不高兴,心里十分复杂。

    他是喜欢叶南弦的,也知道叶南弦对自己很好,可是父母的事情也确实给了他一些冲击力。

    以前隐藏的很好,祠堂的迷香之后,这一切被揭露开来,叶睿以为以叶南弦的为人会把自己发配的远远地,更不会让他接触核心的东西,但是却没想到叶南弦反其道而行,这让他愈发的纠结起来。

    “怎么了?

    有问题?”

    看到叶睿纠结的眸子,叶南弦淡淡的询问者。

    “没问题,不过DNA检测需要三天时间,最早也要一天半的时间,我这里没仪器。”

    叶睿将心底的纠结放下,对上叶南弦坦然的目光以事论事的说道。

    叶南弦沉思了一下说:“需要什么仪器,给我列个清单,我一会让人去准备,一个小时之后拉回来。”

    “哦。”

    叶睿[如云阁小说网 www.ruyunge.top]点了点头。

    叶南弦说完转身就走。

    “爹地!”

    叶睿却叫住了他。

    “恩?”

    叶南弦看着叶睿,微微挑眉。

    “没事儿。”

    叶睿连忙别过脸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住叶南弦,不过就是那么一瞬间,看着叶南弦落寞孤寂的背影,叶睿有些难过罢了。

    叶南弦却突然笑了,低声说:“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给你爹地上香。”

    这句话顿时让叶睿的眸子有些湿润。

    “恩。”

    两个人的谈话到此为止。

    叶南弦走出了叶睿的房间,看到沈蔓歌在走廊上看着他,不由得快步走了过去。

    “怎么出来了?

    不是让你休息一下吗?”

    “你和睿睿到底怎么了?”

    沈蔓歌是敏感的,虽然两个人谁都没说什么,可是她就是感觉到两个人好像有些问题。

    叶南弦笑了笑,揽住了沈蔓歌的肩膀,柔声说道:“没事儿,睿睿心里有疙瘩,慢慢解开就好了。

    日久见人心,那小子其实心里有数。”

    “心里有疙瘩?

    什么疙瘩?

    我怎么不知道?”

    沈蔓歌连忙紧张起来。

    叶南弦揉了揉她的头说:“没什么,你别管了,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的,恩?”

    “什么男人?

    睿睿才五岁。”

    “那也是男人,他是南方的儿子。”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深沉。

    “又想起南方了?

    这里离他牺牲的地方不太远,要不要抽个时间去看看?”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叶南弦顿时笑着说:“真是心有灵犀啊,我刚才也是这样对叶睿说的。

    明天我会带着他去南方的墓前扫墓。

    你和洛洛可以在这里等我们。”

    “我们跟着一起去吧。

    毕竟是你弟弟,而且我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儿。”

    沈蔓歌觉得还是不要和叶南弦分开的好。

    这边的危机重重,谁知道分开之后他们又会发生什么事儿?

    还不如都在一起,真要出什么事儿还能有个照应。

    “好。”

    两个人说话间就回了房间。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梓潼生了,生了个儿子,七斤八两,可把苏南高兴坏了。”

    沈蔓歌连忙告诉叶南弦这件喜事儿。

    要不是白梓潼给她发消息报喜,她还不会出来寻找叶南弦,也不会发现叶南弦和叶睿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

    叶南弦顿了一下,然后欣慰的说:“苏南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是啊,他们有孩子了,也算是圆满了。”

    沈蔓歌想起自己的身体,又想起叶南弦已经结扎,不由得难受了一下。

    她其实真的很想让叶南弦体验一回做父亲的感觉的。

    毕竟梓安和落落他们当年被误会分离,叶南弦根本没有看到他们出生和成长的四年。

    这将是叶南弦一辈子的遗憾了。

    感受到沈蔓歌心情的低落,叶南弦自然也是知道怎么回事的。

    要说不遗憾是假的,但是只要能够为沈蔓歌的身体好,他遗憾又怎么样呢?

    时光不能倒流,他总不能为了让自己不遗憾而让沈蔓歌冒着生命危险再次怀孕吧。

    “好了,老婆,我发现你来这里变漂亮了。”

    叶南弦突如其来的赞美让沈蔓歌有些微楞,随即脸色慢慢的红了起来。

    “老夫老妻了,你胡说什么呢?”

    “没有胡说,真的漂亮了,不信进屋我好好瞧瞧。”

    叶南弦调笑着,猛地打横抱起了沈蔓歌,直接走进了卧室。

    沈蔓歌还想挣扎,却被叶南弦强健的体魄给压制住了,随即霸道而又柔情的吻扑面而来。

    她晕晕乎乎的就被叶南弦给脱了衣服,然后就有些不能自己了。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沈蔓歌还没醒,叶南弦已经睁开了眼。

    看着沈蔓歌恬静的睡颜,叶南弦觉得相当满足。

    他这辈子没什么追求,唯一希望的就是每天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沈蔓歌这么恬静的样子就好。

    叶南弦在沈蔓歌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去厨房做了点吃的,叶睿走出了房间,遇到叶南弦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说道:“爹地,早。”

    “早。

    等我把早饭做好,出去和我跑两圈。”

    叶南弦这不是商量的口吻,好在叶睿也习惯了。

    他点了点头,回房间刷牙洗脸换了一套运动服。

    叶南弦做完早餐之后也冲了个澡,然后换了一套衣服,出来的时候叶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走吧。”

    叶南弦率先抬腿。

    叶睿连忙根上。

    没多久叶睿就觉得有些吃力了,而再看叶南弦的时候,他呼吸正常,一点没有疲惫的样子。

    叶睿微微皱眉,却没说什么,而是咬紧牙关紧跟着,头上的汗水却越来越多。

    叶南弦看着叶睿这个样子,突然说道:“你爹地小时候也像你一样,跟在我屁股后面跑,每次都是累的够呛,跑一会就不跑了。

    当时我记得教官很严厉,可是他宁愿受罚也不在继续。

    当时我父亲以为他资质不行,渐渐地也就不为难他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不想和我争。”

    叶睿静静的听着。

    他以为自己会很难过,甚至有些生气,但是并没有。

    他的心很平静,明明是在听自己亲生父亲的事情,但是却好像再听陌生人的故事一般,引不起他任何的心里涟漪。

    怎么会这样呢?

    叶睿不知道。

    叶南弦见他没说话,随即停了下来,将脖子上的毛巾给了他,低声问道:“现在给你和叶梓安公平竞争的机会,你会不会也想你爹地一样还没争取就放弃?”

    叶睿整个人都愣住了。

    “什么意思?”

    叶睿疑惑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笑着说:“现在我的处境只是暂时的,势必会沉冤得雪的。

    张家寨的事情一解决,你和叶梓安都将是叶家最出色的孩子。

    我知道你想要学医,对经商没兴趣,但是如果可以给你机会考军医呢?

    叶睿,你该知道的,军校毕业和参军入伍是两个概念。

    一般来讲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只会给一个保送的名额。

    所以你是想放弃?

    还是想争取?”

    叶睿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他觉得叶南弦在难为他。

    他才五岁!    现在考虑这些是不是有点早了?

    而且就算只有一个名额,还有好多年呢,一切都有可能的。

    “爹地,你在为难我。”

    叶睿的眸子有些不满。

    叶南弦却认真的看着他说:“我没有为难你,我记得你说过的话,你说你现在感觉是寄人篱下,既然是寄人篱下,就该早点为自己的前途打算不是吗?

    所以叶睿,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回答我,争取?

    还是放弃?”

    叶睿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放弃吗?

    他并不想。

    他知道,张音虽然被称为赛阎王,可是她的一生有太多的坎坷,所学的医学并没有完全的服务于大众。

    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不希望只做个平民医生,他想去考军校,想要成为军医,更像成为一名军官,也算是圆了亲生父亲的梦想了。

    可是让他和叶梓安竞争的话,叶睿又犹豫了。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闪现出叶梓安为了他曾经所付出的一切,如果他抢了这个名额,梓安怎么办?

    他可是叶睿这辈子都不想放弃和翻脸的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