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二到深处自然萌 > 第93章你很想当我侄女吗?
    “铃铃铃……”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上课铃声,让围观的人纷纷散去。

    叶乘风不去看苏陆明那张讨厌的脸,继而看向叶珈蓝:“还不过来。”

    “哦!”叶珈蓝乖巧的背着背包走到了叶乘风的身边。

    苏陆明落单,不免加快了脚步也跟了上去。

    “说,是不是我爸让你来的?”

    叶乘风和叶珈蓝并排走着,许是考虑到叶珈蓝嗯,腿短,叶乘风走的并不是很快。

    所以他们的对话,让走在一侧的苏陆明很清楚的就可以听到。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想来。”

    听到这里,苏陆明自己又脑补了一出戏,原来他们都见过家长了,该不会已经订婚了吧?

    想到这里,他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女生,默默地在心里叹息,一个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在回教室的路上,两个俊美的少年,中间夹着一个带着口罩的少女,虽然口罩遮住了少女一半的容貌,可是那双清澈欲滴般的双眸却出奇的漂亮,乌黑的秀发扎成高高的马尾,走起路来在脑后一摇一晃的荡漾开来。

    “哎,你们走慢点,腿长了不起啊。”

    叶珈蓝腿短,走的十分的吃力,一开始还觉得好玩,可是渐渐地就会感觉体力不支,完全跟不上两个大长腿的节奏。

    于是,她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双手叉腰,目光哀怨的看着叶乘风还有一旁面无表情的苏陆明。

    叶乘风戏谑的看了叶珈蓝一眼:“哎,天生的没办法,谁让奶奶生你的时候,不多补充点营养。”

    叶珈蓝语噎,语气严肃道:“臭小子,我的身高在女生里面算是高的了,和你们男生当然没法比,这不是补充营养,不补充营养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啊。”

    “呦?你汉字学的不错吗,居然还懂得常识。”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苏陆明,伸出手指指了指叶珈蓝和叶乘风,似乎有什么从脑中一闪而过,然而太快,他没有抓住。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说了吗?她是我女朋友啊,你说是吧……”说话的时候,下巴还故意朝叶珈蓝努了努。

    “谁是你女朋友,没大没小的,我是你姑姑,姑姑懂不懂?”

    这下轮到苏陆明震惊了,只见他一脸惊讶的看着叶珈蓝,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你,是叶乘风的姑姑?怎么可能,你看起来比叶乘风还小,怎么可能是他姑姑。”

    叶珈蓝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在一旁看戏的叶乘风:“你不相信的话,问他喽。”

    苏陆明转身,机械般的望着叶乘风:“她真的是你姑姑?”

    叶乘风摊了摊手:“嗯呢,如你所见,她确实是我姑姑,嫡亲嫡亲的那种。”

    “可是你们……”

    不等苏陆明把话说完,就被叶乘风直接打断了:“等下,苏陆明你什么时候那么关心我的事情了?你该不会是弯的吧?”

    话音落,苏陆明瞬间气的涨红了脸,而偏偏有个二萌少女,不知道什么是弯的,开始拉着叶乘风追问:“什么弯的?哪里弯了?”

    苏陆明气急:“谁关心你的事情了,要不是若曦让我看着你,你以为我有那么美国时间管你?”

    若曦是苏陆明的表妹,喜欢叶乘风,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最重要的是叶乘风也并不讨厌她。

    “若曦是谁?好啊叶乘风你交女朋友了是不是,长得漂亮吗,能先让我看看么?”

    叶乘风被这两个人弄得是一个头两个大,他拧眉不耐道:“叶珈蓝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叶珈蓝愣了下,仔细想了想:“我当然是来给你开家长会的啊,哦对了家长会,快走,要迟到了。”

    说话的时候,叶珈蓝还专门看了看手表,都要三点了。

    京大校门口,从对面超市走来的季安,熟稔的跟学校门卫大叔打了声招呼,就光明正大的走了进去。

    这里是他久违了许久的大学!

    下午三点,正值学生上课的时间,偶尔有那么几个学生从身边说说笑笑的经过。

    身穿校服的学弟学妹和身穿西装打着领带脚踩皮鞋的季安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

    他没有刻意的去走学校中的大道,而是顺着记忆里的那条林荫小路去了学校的后操场。

    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树枝遮住了夏日的烈阳,走在林荫下还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琼花香气。

    距离操场越来越近,季安灵敏的听到了从操场上传来的打篮球的声音,伴随着少年特有的呼声还有女生呐喊加油的声音。

    看来是有班级在操场打篮球。

    季安闻声走去,刚进入操场就看到站在篮球场边的那一抹纤细的身影。

    原来她也在这里!

    还记得他在这里上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程暖还在隔壁念高中,因为季娆的关系,她们会时不时的来学校找他。

    而每次她们来的时候,他都会在操场上打球。

    那个时候,他是校园篮球队的主力,每次在场上打球的时候,周围都围满了各个学校慕名而来的女生。

    许是年少轻狂,他每次都是最卖力的,而且只要有他在的球赛,就从来没有输过。

    “嘭嘭嘭……”

    篮球打在操场地面上的撞击声,很有节奏的跟上了他的心跳,让人听起来热血沸腾。

    他远远抬眸,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

    而就在这时,一颗篮球径直朝操场边缘扔来,眼看着就要砸到程暖,季安心头一凛。

    逆天的大长腿瞬间来到了程暖的身边,来不及喊她躲开,直接上前伸出手掌把人拉进了怀里,并飞快的一个转身,用自己伟岸的后背挡下篮球的一击。

    “唔……”

    虽然只是一个篮球,但是在力的作用下,还是重重的砸了他一下。

    季安闷声呼痛,吓坏了怀里的程暖。

    下意识的把季安推开,紧张的拉着他的胳膊:“很痛吗?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季安抿唇一笑:“我没事,倒是你,看到篮球,怎么都不知道躲,还和以前一样傻。”

    “我……”

    程暖能说自己是因为失神,压根就没有发现那颗朝自己砸来的篮球吗?

    “对了,你怎么在这?”

    被程暖追问,季安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了句:“顺路来学校办点事,倒是你怎么会来这里?”

    程暖耳根一红:“我,我是送珈蓝来的,那个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程暖转身就要离开,结果身后传来季安一如以前般低沉的嗓音:“暖暖,我们谈谈吧!”

    程暖的身子蓦地一僵,他要谈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程暖想要逃避,然而季安却丝毫不给她机会。

    上前,拉着程暖的手,在她震惊的双眸中,牵着她走出了校园。

    程暖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乖乖的跟着他,并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穿过林荫小路,一路走出了学校。

    季安拉着她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麻辣烫店,店面不大,却收拾的很干净,老板娘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请问二位吃点什么?”

    这家麻辣烫开了差不多十年了,他在这上大学的时候,这家店就开着,许是时间太久,老板娘没有认出他。

    “咦?这不是暖暖吗?好久没有见你来吃过麻辣烫了。”

    刚刚老板娘在抹桌子,所以并没有看清楚来人的模样,这不桌子擦好,一抬头就看到了他们店里的常客。

    只是这男子,看着有些眼熟,却有些记不清了。

    老板娘爽朗的声音,让程暖下意识的回了神,看着自己身处的地方,又看了看依旧牵着自己手的季安。

    她仿佛触电般,挣脱了季安的手,并且下意识的朝一边坐了坐。

    “阮阿姨,好久不见了。”

    麻辣烫店的老板姓阮,叫阮如玉,熟识后,程暖就一直喊她阮阿姨。

    “是啊,有阵子没见了了,这位是你男朋友?”

    阮阿姨打趣的对着程暖抛了一个媚眼,并竖起了大拇指,意思大概是说眼光不错。

    程暖的脸瞬间就红了,急忙解释道:“阮阿姨你弄错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是我的小叔叔。”

    对,这样解释应该没错,她是季娆的好闺蜜,而季安是季娆的小叔叔,换而言之就是她的小叔叔。

    “哦,原来是亲戚,呐菜单,看看你们想吃什么,今天阮阿姨请客。”

    从坐下后,季安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听到程暖说自己是她小叔叔的时候,眸光暗淡了下。

    “阮阿姨太客气了,要不您先忙,我们选好了,我再喊您?”

    程暖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季安那面瘫般的俊颜,心里突突突的。可是阮阿姨在这,她也没有办法问,只得先让阮阿姨离开再说。

    “哦,那行,你们慢慢聊,对了冰箱里有自制的酸梅汤,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呦,自己去拿,也不是外人,我就不招呼你们了。”

    “嗯呢,谢谢阮阿姨。”

    等阮阿姨离开后,程暖猛地松了一口气,想都没有想就站了起来,坐在了季安的对面。

    实在是坐在他身边太压抑了,而且她不太习惯和男人坐一起。

    “程暖!”

    听到这冷冰冰的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程暖忍不住在心里哀嚎,完蛋了,她把季安惹毛了。

    认识多年,她深知季安的秉性,若是平常他会喊自己暖暖,而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的喊她。

    “啊哈,那个小……”叔叔二字还未说出口,就被季安一个厉眸给打断了。

    “你好像很喜欢喊我叔叔?”

    “啊?因为你是季娆的叔叔,所以……”

    “所以我不是你叔叔,除非你比较喜欢做我侄女!”

    程暖语噎,双目瞪的混圆,脸上不动声色的露出了一丝献媚的笑,心里却早已把季安从上到下骂了个遍。

    鬼才喜欢做他侄女。

    “怎么不讲话?”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你不生气。”

    程暖小声的嘟囔了句,就起身去冰箱里拿酸梅汤了,她承认自己怂了,怕季安再说出一些她不想听到的话。

    拿了一杯酸梅汤,她想了想,又帮季安拿了一瓶矿泉水。

    回到位置上的时候,季安似乎在跟谁聊天,修长的手指在4.2的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

    而且他居然还在笑!

    程暖心里酸酸的,把矿泉水猛地放在了季安的面前,语气愤愤道:“你的水,小叔叔!”

    像是故意气他一般,喊完小叔叔后,还耀武扬威的对着抬起头,脸色不好的季安扬起了高傲的下巴。

    也许是她的小表情,都笑了季安,他凝眸看了她许久,在程暖被看的有些坐立难安的时候。

    季安勾唇,露出了一丝戏谑的微笑:“既然你执意要喊我小叔叔,那我不建议和你来一场叔侄恋。”

    在季安说话的时候,程暖刚好吸了一口酸梅汤,话音落,程暖的大脑似乎乱了几拍。

    一颗心像是受了惊吓般,惊恐的看着季安,嘴里的酸梅汤被她直接喷了出来,好巧不巧正好吐了季安一脸。

    “咳咳……对不起,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

    季安面无表情的从纸盒里抽出纸巾,擦拭掉被程暖喷了一脸的酸梅汁。

    “那个,你,我……”程暖紧张的话都说不顺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程暖,好好考虑我和你说的话,我很认真,并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可是,你我……”他们压根八竿子打不着。

    “你什么,还是我什么?”

    季安开始逼问,他比程暖大六岁,他大学的时候,程暖才高中,他守护着她长大,从季娆的嘴里得知程暖考上了京城戏剧学院,他不顾家里人反对,毅然去了国外重修了导演系。

    就是为了日后能够和程暖待在一个领域了,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他想用自己的实力护她在这个冗杂的娱乐圈里一世无忧。

    季安的眼神,让程暖感觉到紧张,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即将要跳出胸膛的心脏了。

    怎么办?谁来救救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诚意感动了上天,阮阿姨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走了出来。

    “看你们聊得很嗨,还没有点餐,呐先吃点西瓜,想好吃什么了,就和阮阿姨讲,别客气知道吗?”

    看着站在身边的阮阿姨,程暖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阮阮阿姨,我想好了,我要吃麻辣烫,最辣的那种。”

    不等阮阿姨回话,季安直接否决了程暖的念头。

    “两份微辣的就好。”

    “哎,好!”

    阮阿姨的视线在程暖和季安脸上望了望,然后转身走了。

    待阮阿姨的身影消失,季安看着程暖责怪道:“要那么辣的,胃不想要了?不记得你上高中那一年的事情了吗?”

    “我……”好嘛!你是老大,你说的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