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 > 第六百四十九章:难题
    好在,其他的电视台也都不笨,都看出了危机。

    他们的电视台,过渡的追求效益,狂拉广告。

    以至于,根本没人安心做节目。

    他们的节目,仍然是老旧的节目。

    而一个节目之中,恨不得插播一多半的广告。

    甚至于两个节目之间,能插播半小时以上的广告。

    这样一来,他们的电视台,根本就没得人看。

    因此,他们也开始重视起了节目的效果。

    争取努力的控制广告时间。

    因为广告时间太长的话,会严重的流失观众。

    而收视率跟不上的话,恐怕以后找他们电视台打广告的广告商,就会越来越少了。

    现在那些已经用钱砸下一年广告的广告商,有一些,都想撤回他们的广告了。

    因为他们发现,这些广告,根本就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这些钱,基本上算是打了水漂了。

    但是,这些电视台,是绝对不可能给退广告费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退的。

    吃进嘴里里的肥肉,哪里有再吐出来的道理?

    接下来,其他的九家电视台,纷纷推出各种的选秀节目。

    这些,自然是跟着剑南道电视台学习的。

    只不过,因为前面,人家剑南道电视台早已经播出过了。

    并且剑南道做的十分出彩,远远不是他们粗制滥造的节目可比的。

    因此,他们的节目推出之后,虽然能够拉回一部分观众,但是回流的观众,仍然不是太多。

    好多观众,宁愿看剑南道电视台的回放,都不愿意看他们的原创。

    而最近,剑南道电视台,又推出了一档轰动整个大唐的节目。

    名字叫做大唐好歌曲。

    顾名思义,这个节目,就是用歌曲,用曲调来进行选秀。

    现在节目还没开播,单单是一个海选的环节,就已经让观众为之期待不已了。

    这个节目,绝对是年度最佳节目啊!

    因为歌曲类选秀节目,在大唐所有电视台中,还是首次出现。

    引起轰动是自然的。

    而这类节目,光是海选,就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因为他们需要在整个大唐范围内,挑选出真正唱歌好的选手出来。

    这个是需要时间的。

    但是剑南道电视台相信,他们推出了大唐好歌曲节目之后,其他的电视台,必定是会进行跟风的。

    甚至就凭他们不要脸的程度,说不定,有可能会提到他们节目之前开播。

    虽然他们的节目,一定是粗制滥造的,但是可能引流一大部分的观众。

    会对他们节目的收视率,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而这个,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所以,剑南道电视台一合计,干脆对海选的过程,进行录播。

    然后公开在电视台播出。

    当然了,录播的选手,都是一些中规中矩的。

    或者是很差的,或者是在晋级边缘的那种。

    真正的,让人感觉到惊艳的选手,让人能够从产生巨大的反差的选手,他们是绝对不会再这个环节,在观众面前亮相的。

    就单单一个海选的播出,就让无数的观众,大呼过瘾。

    现在,他们更期待这个节目的开播了。

    其他的电视台,看到这个节目居然如此红火,他们都开始眼红起来。

    不过,想让他们跟风搞一个这样的节目,他们还真的搞不起来。

    因为人家剑南道电视台,已经将声势搞起来了。

    他们想要在搞的话,只能在后面跟风而已。

    并且,在剑南道电视台如此声威之下,他们只怕是想搞都搞不起来。

    这个节目,当然是由李愔再背后指点。

    在整个大唐,论起对这些节目的掌控,也唯有李愔能够做得到了。

    到现在为止,李愔还担任着剑南道节度使的职务。

    对剑南道电视台,自然是重点关注,重点扶持的。

    而剑南道电视台,也是整个大唐所有电视台中,发展最好,节目质量最好的电视台,没有之一。

    当然,其实李愔关注的重点,并不在电视台上面。

    李愔关注的重点,自然是放在了黄金州上面。

    等到明年,他就会派遣先锋军,前往打探黄金州的情况。

    然后,大军会开拔,会在哪里,建立一个王国。

    所以,所有的行动,都是在为黄金州的建设而开道的。

    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就绪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知不觉中,时间再次来到了一年年底。

    又到了腊月,长安城的百姓,在刚刚进入腊月的时候,就早早地贴上了春联。

    这个习俗,还是当初李愔引起的热潮。

    过年的时候,蜀王府里,更加的热闹起来。

    现在小萝卜头一大堆,整天吵吵嚷嚷的,热闹极了。

    过完年之后,威海卫那边,哪些学习开巨轮的船员,终于学会。

    并且,他们成功试航,也适应了巨轮巨快无比的速度。

    然后,李愔直接来到威海卫,给了船员们一张航海地图。

    这张地图,自然不是李愔自己绘制的。

    而是从败家子系统里面购买出来,正确率绝对能够保证。

    有了这张航海图,他们就可以安全的抵达黄金州。

    这一次,李愔给他们的任务,就是顺利抵达黄金州。

    摸清楚当地的情况,并且尽可能的,不要和当地的土著发生冲突。

    黄金州那个地方,一直没有发展出高度发达的文明。

    到后来被西方航海家发现了这片富饶的大陆,然后,这里就被西方所殖民。

    哪简直就是一部当地土著的血泪史。

    而李愔,不准备奴役当地的土著。

    这些土著,在李愔看来,其实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他的建设计划,需要当地土著的参与。

    现在,李愔已经视他们为自己的子民了。

    不过,李愔也知道,其实当地的土著,还是相当凶悍的。

    西方的侵略者,一度被他们给打到胆寒。

    最终,他们还是凭借着火器火枪的犀利,才成功的奴役了他们。

    所以,李愔才吩咐他们,尽可能的和当地的土著,打好关系。

    一切都吩咐好之后,第一批三千人的考察队伍,终于出发了。

    而上官婉儿自告奋勇,也要跟着前往不可。

    李愔再三阻拦,但是上官婉儿执意要去,最终李愔也只好放行。

    ……

    此时,四姓六旺等世家之人,对中华商行还有蜀王的一举一动,都在密切关注。

    因为这十几年来,大唐的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就凭他们世家的底蕴,都有种跟不上发展节奏的感觉。

    如果他们不能牢牢地跟上的话,恐怕,早晚会被时代的马车所淘汰。

    这十几年的时间,他们在努力的适应。

    但是不得不说,他们世家的影响力,正在逐步的降低。

    以前的时候,他们世家手里所掌握的重要资源,几乎能达到整个大唐的四成。

    这个数量,绝对可以动摇一个帝国的根基了。

    但是现在呢?

    他们手里的资源,并没有减少。

    但是整个大唐的资源,大大的丰富起来。

    他们手中的资源份额,现在已经被稀释到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地步。

    虽然,依旧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影响,只会越来越低。

    还有他们在朝廷中的官员,也在逐渐的被削弱。

    现在的科举,重心已经越来越向新学方面倾斜。

    数学和自然等学科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大。

    而随着义务教育的开展,现在平民子弟出头的机会越来越大。

    并且现在的科举考试,已经实施糊名制和命人抄写试卷的制度。

    在制度上,最大限度的限制了作弊。

    尽管,依然还有作弊的事情发生。

    但是已经提高了作弊的代价,减少了作弊的可能。

    现在在中下层的官员之中,寒门子弟已经占据了大半的位置。

    高层固然依旧被世家是把持,但是现在皇上喜欢提携寒门官员,正在弱化世家的力量。

    这样一来,从朝堂到民间,世家的影响力,将会越来越低。

    而皇权,越来越巩固。

    这让这些世家之人,都为之惊恐不已,但是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他们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是皇上的对手了。

    现在皇上并没有动他们的意思,他们,就更加不敢有所动作了。

    现在,他们随时都在关注着朝廷的一举一动。

    他们更关注的,就是蜀王的一举一动了。

    蜀王获取的功绩越大,他们心里,就越是惶恐。

    不过,前段时间,皇上和蜀王之间,似乎起了龌龊,让他们心里十分兴奋。

    最好是皇上和蜀王之间闹翻,然后他们窝里斗,那么他们世家,说不定还能够从中得利。

    皇上居然将蜀王的封地,封赏到海外去了。

    据说是远在海外几万里之外的一个地方,名字叫做黄金州。

    难道叫黄金州,上面就遍地是黄金吗?别闹了!

    他们以为,蜀王一定受不了这委屈,说不定,就会直接反了他的兄长。

    但是事情的走向,并没有按照他们设想的那般发展。

    对于皇上的安排,蜀王竟然欣然接受,这大大的出乎了哪些世家之人的预料之外。

    于是,这段时间,他们都在密切的关注着蜀王的一举一动。

    这一次,蜀王派遣了三千人的军队开拔出海,再一次撩动了世家之人的心弦。

    世家之人,再一次相聚,共同探讨这件事情。

    “这一次蜀王派遣了三艘战舰,是要去黄金州吗?”

    “蜀王的战舰,十分巨大,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工厂一样。那艘巨轮,至少十几米高,几百米长,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更让人震惊的,还是这艘战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居然比汽车再陆地上的行驶速度,也不差多少!”

    “咳咳!跑题了跑题了,这并不是我们这次要关注的重点,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是,这一次,蜀王是派遣人去黄金州的吗?”

    世家之人,对于蜀王的造船技术,当然是垂涎三尺。

    如果他们能够掌握这样的造船技术的话,他们就可以开启航海,他们的商业,将会更加的繁荣昌盛。

    但是,人家蜀王的技术,实在是太尖端了。

    并且保密措施极为严格,他们根本就混不进去。

    其实,就算被他们的人混进去,估计他们都搞不明白其中的原理。

    别的不说,就说那火车头吧。

    人家蜀王已经造出来十多年的时间了。

    世家之人,也在招揽和培养自己的科研团队。

    他们的科研团队,可做出过不少的科研项目,为他们攫取了好多财富。

    但是他们的科研团队,至今也制造不出火车头来。

    甚至于,世家之人,都派人暗中接触过火车头。

    当然不是为了搞破坏,而是为了弄明白里面的原理和构造。

    原理他们勉强是能够看的明白的,但是他们还是制造不出来。

    人家十多年前就生产出来的东西,摆在他们面前,他们都制造不出来。

    双方的科技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对于蜀王拿出来的东西,他们尽管十分垂涎,但是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这个,他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及其严格,我们的人,根本就混不进去啊。”

    “我们也暗中派了好多船只,试图远远的跟踪他们。”

    “但是最后,被人家越甩越远,很快就看不到了。”

    双方的速度差距,简直就是步行和坐车的速度,差距有点大,怎么可能被他们追的上。

    “这可怎么办?对于黄金州的动向,我们一无所知,这对我们十分不利啊!”

    “唉!难道我们世家,注定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没落吗?”

    崔家的崔知机,现在已经褪去青涩,成为白面微须的中年人。

    现在,他已经在逐渐的接手家族事物,并且能够独当一面。

    下一任的族长,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恐怕将会由他来接任。

    崔知机微微一笑说道:“诸位毋须惊慌,这一次他们派遣出海的人手之中,就有我们的人。”

    听到崔知机的话,其他的世家之人,不由的都是大喜过望。

    “真是真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哪真是太好了!”

    “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知道蜀王的真正动向了。”

    “你们觉得,海外真的有一个黄金州?这个黄金州,地方真的有我大唐这么大?土地还比大唐更加的肥沃?”

    “切,这怎么可能?估计,这都是皇上和蜀王的鬼话罢了,他们的话,也能够相信的吗?”

    “是真是假,等到这一次他们回来,我们也就知道了!”

    这一次世家的聚会,并没有商议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他们知道,这一次的先锋队里面,他们竟然安插进去了人手,他们也就放心了。

    ……

    两个月后,李愔派遣到黄金州的先遣队伍终于返回。

    这一次,领队的人乃是秦怀玉。

    秦怀玉做事,李愔是极为放心的。

    回来之后,秦怀玉第一时间,前来向李愔汇报情况。

    两个月的时间,在大海上往返的时间,就需要一个多月。

    他们用来了解情况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这一次,和秦怀玉一起来的,还有上官婉儿。

    李愔看到,海上航行,海风将两人的皮肤,都吹的有些粗糙。

    秦怀玉也就罢了,上官婉儿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儿,实在是让人心生怜惜。

    “殿下,这一次我们探查的情况,有些不容乐观。”

    李愔点点头,对秦怀玉说道:“怀玉,别着急,慢慢说,到底碰到了什么困难。”

    秦怀玉不由说道:“殿下,黄金州哪地方,幅员辽阔。虽然和大唐比,孰大孰小,属下看不出来,但是也是极大的。”

    “哪里的土地,的确极为肥沃,庄稼收成,并不比大唐少。”

    “哪里的土地,也比较平整,以平原居多。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但是,哪里的居民,并不太好相与。他们极为排外。”

    “并且因为语言不通的缘故,有好几次,我们都险些和他们发生冲突。”

    “我们试图用我们带去的货物和他们进行交易,但是事实证明,并不太成功。”

    “看到好东西,他们并不是想着交易,而是直接动手抢夺。”

    “如果我们要在哪里建设里一个国家的话,恐怕是必然会和他们发生冲突的!”

    “但是,一旦当地的居民,不能为我们所用的话,我们所需要的人手,哪就太多了。”

    听到秦怀玉的叙述,李愔不由点了点头。

    不错,黄金州幅员辽阔,从大唐能带过去多少人?

    十万?还是几十万?

    就算几十万人,撒在诺大的一片土地上,也极为渺小。

    至于几百万上千万万人口的迁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期的粮食,就根本供应不上。

    再者说,现在的大唐,才有多少人口?

    怎么可能一下子迁徙那么多人过去?

    要想在哪里稳固建国,就必须要利用好当地的居民。

    而当地的居民,听上去似乎十分野蛮。

    其实这种情况,是可以想象的。

    他们是外来者,双方语言不通,当地居民对他们抱有敌意,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关键的,还是语言问题。

    李愔不由向秦怀玉问道:“能不能找到懂得双方语言的人?有没有和他们交流的可能性?”

    秦怀玉苦笑着摇头说道:“属下也想过这个办法,但是并没有找到。”

    “当地居民的工具还很原始,他们都是以部落的形式生活,他们,似乎从来都没离开过那片土地。”

    “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而外人,似乎也是第一次到他们的土地上去。”

    “因此,双方都找不到懂得对方语言的人,想要找个翻译进行交流和沟通,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这时候,上官婉儿忽然说道:“大哥哥,我倒是记住了几句他们的话。”

    “这几句话,是他们经常用到的,应该是日常经常交流的语言。只可惜,我只是记了下来,并不知道这几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听到上官婉儿的话,李愔眼睛不由一亮。

    上官婉儿果然十分聪慧。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居然能够记住当地居民的话。

    而对于自己根本不了解含义的发音,只能靠死记硬背来记下来,并且很容易就会遗忘。

    而上官婉儿到现在都敢说自己能说出来,这足以证明,这一路上,她都在不断的温习这些话。

    她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能够帮助的到自己。

    这让李愔十分感动。

    李愔不由对上官婉儿说道:“婉儿,你把你记下来的话说出来,我试试能不能听的懂。”

    “好的,大哥哥。”

    旁边,秦怀玉在心里摇了摇头。

    殿下纵然天纵奇才,但是他根本就没去过黄金州,怎么可能懂得当地的语言呢?

    秦怀玉心里,根本就没抱有什么希望。

    上官婉儿说出了几句很是拗口的话。

    听完之后,李愔脸上,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上官婉儿惊喜地问道:“大哥哥,你能听得懂他们的话吗?”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我大概了解一下,原来,你们犯了他们的禁忌了。”

    这些美洲的原居民,在后世,被统称为印第安人。

    这些原居民,有着许多奇怪的制度。

    比方说,他们的婚姻,只需要双方的父母同意,就可以完婚。

    如果双方感觉不合适,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就可以离婚。

    简直比后世还要宽容。

    他们并不看重贞操,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

    一对十分要好的朋友,他们会交换妻子过夜,认为这是对坚贞友谊的最好见证。

    他们有很多的节日,有着丰富的自然崇拜。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数学十分先进。

    后世被传的神秘莫测的玛雅人,其实就是印第安人的一支。

    而后世的哥伦布,曾经这样形容过印第安人。

    说他们正直、朴实、刚毅、勇敢、感情丰富、温柔、谦和、诚信、忠厚老实,慷慨大方,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道德最高尚的民族。

    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又十分固执。

    在后世各大西方列强入侵之后,他们难以驯化,被大肆屠杀。

    哪些男性原住民,成千万的遭到屠戮,几乎灭族。

    后世流传下来的印第安人,基本上都是殖民者和女性印第安人的后代。